圖片來源:作者繪。

有好一陣子了吧,每天打開臉書我都戰戰兢兢。不是因為我做了什麼事或是得罪了什麼人,而是很怕看見排山倒海而來的教養文或親子文(喂,那這篇不也是嗎)。

這樣講很矛盾。我是媽媽,臉書上許多朋友也是媽媽,心情好的時候,我確實喜歡看到小孩照片,爸媽與小孩的溫馨互動,父母對育兒的反思,或是專家學者醫師提供的新知、建議和小提醒……甚至是爸媽感嘆自己小孩很難教,我都會心有戚戚焉,覺得被療癒到了。

可是,心情不好的時候,這所有的一切都令人煩悶。建議變恐嚇,提醒變指責,常讓我生氣地想:「嚴格也不對,自由也不對,那到底是要怎麼教啊?又不是一愛天下無難事,這麼會的話你們自己來教教看啊!」

當全世界都可以對你的教育方針指指點點

很多人說這年頭爸媽難當,我覺得,網路是原因之一。雖然網路讓爸媽可以搜尋新知和取暖討拍,但它也讓育兒這件事公眾化。公眾化有公眾化的好處,畢竟,我們不是常常在講「舉全村之力養育小孩」嗎?

可是啊,理想歸理想,網路上的全村之力很多時候不是幫爸媽加油打氣,而是向他們丟石頭,酸他們「不會教/不愛不要生」、「沒有人逼你」、「恐龍家長」,或是抬出一堆「我當年、我那個年代、我的情況」,暗示「你怎麼不努力」。也許是怕被罵吧,很多人於是學會在網路上不說真心話,即使心裡阿雜悲苦,或困惑「這樣教小孩真的好嗎?」,也要裝出「謝謝我的小孩來磨練我教會我愛的真諦」或是「我是有原則的虎媽虎爸」,不然,辛苦在網路上建立起來的開放/威嚴形象就會破滅。

有人可能會說:「那就不要看網路、不要在意別人的想法就好啦。」嗯,這種問題,大概就像溫瑞凡說:「我真的希望……可以回到那平凡的一天。」答案一定像謝安真講的:「可是瑞凡,我回不去了。」網路不可逆地改變了我們的生活,當我們已經來到社群網路影響現實人際關係、帶小孩出門要想「會不會被人拍照錄影傳上網,讓全台灣甚至全世界看到」的時代,「不看不在意」,需要的好像不只是率性和「做自己」的勇氣而已。

育兒到底需要哪些後盾?

雖然「養小孩」這件事公眾化、社會化,甚至國家化了(政府不是一直在講少子化是國安問題嗎?),但是國家提供家庭的協助,好像依然停留在「發津貼、親子同遊優惠、叫大家去上課學習如何當父母、嘴上說說」的層次,對育兒現場(戰場)的血肉搏鬥,沒有太大幫助。

那,政府要如何讓生兒育女不那麼難呢?提高薪水、縮短工時是一個不錯的主意。這樣子,大家不用加那麼多班,可以多花點時間陪小孩,不必花錢送小孩去課輔班安親班才藝班,親子互動會比較良好,小孩也可以不必那麼忙。只是,要做到這一點,也需要錢,畢竟,公司是靠營業額在活,不是靠空氣。要怎麼讓公司賺錢,員工又不必賣肝?政府可能要去想企業轉型和國家整體經濟政策方向的問題,另外也要想想社會資源包括教育資源是否平均分配(這樣或許大家可以不必搶著進名校),社會福利是否完善(比如設置足夠的公幼),太複雜又太龐大,還是發津貼和提供優惠比較簡單。

錢雖然重要,但養育小孩好像也不能光靠新台幣。一個小孩要平安健康長大,成為有同理心、懂得與他人互動、會參與社會事務的守法公民,不只需要有安全穩定的家庭環境,也需要有安全穩定的社會環境。

別說教孩子,連帶小孩出門走走都有一堆障礙

在台灣,兒童權利的觀念有待加強,雖然有小孩被殺被虐時大家都會憤怒傷心高喊罪犯沒良心質問社會怎麼了,但是很奇怪,小孩在學校或家裡被體罰,許多人又覺得沒什麼(甚至有時候在網路上可以看到打小孩用什麼工具比較有效的討論串),說哎呀我們還不是被打大的也沒怎樣,雖然已有研究指出,小時候受到暴力對待的人,長大有可能會成為施暴者。

就算小孩很幸運,可以無病無痛地長大,但無病無痛就代表可以出社會了嗎?不一定。要知道如何參與社會、與他人互動,小孩必須從小接觸社會及他人,學習如何維護個人權利和尊重他人(其實不只小孩,父母也需要學習啊!),而不是等到18歲就自然會。

只是,我們的社會好像沒有提供這樣的環境。父母光是推個嬰兒車出門都要排除萬難,閃避眾多人車,走過狹窄不平的人行道(有時候沒有人行道,只好走車道)和高高低低的騎樓,想要坐下來吃個飯喝杯咖啡都很難找到親子友善的空間(很多時候推車推不進去啊),想去公園讓小孩發洩一下精力遇到的不是罐頭遊具,就是一堆人(越好玩的公園人越多)。出門散步就很難了,更別說要帶小孩去辦護照、洽公、買菜、乘坐交通工具了。

有人可能會認為,社會問題那麼多,大家活得那麼辛苦,還要考慮小孩在社會中有沒有空間,會不會太何不食肉糜?「小孩就是要適應社會啊!不能推娃娃車,不會用揹帶或揹巾嗎?」他們可能會這麼想。嗯,確實,小孩總有一天會適應社會(不管適應得好不好),畢竟大家會長大,就像大家有一天會老、會生病、會不良於行。如果,那時候推輪椅出門就像推娃娃車出門一樣困難(老人家無法背出去喔),如果,那時候長照的壓力就像育兒的壓力一樣大(其實現在就很大了,但以後會更大),這些人還會覺得改善公共空間,是一件可有可無的事嗎?

少子化不是靠家庭就可以解決的事

育兒與長照,是一體的兩面。或者該說,育兒牽涉的層面很廣,長照只是其中之一。記者方鳳美在《獨生》一書中,就詳細描寫了中國一胎化政策及其衍生的失獨現象(獨生子女死亡,父母無所依據)、老化及勞動力銳減、長照問題,令人心驚。雖然台灣沒有一胎化政策,但也有少子問題。我們的情況真的比他們好嗎?如果有,那有好多少?政府是否還能繼續抱著「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思維方式,以為只要提供家庭少許支持,家庭就可以一肩挑起社會和國家本來應負的責任?這樣子家庭是不是太辛苦了一點?也難怪,這年頭當爸媽很難,不只是因為怎麼教小孩難,還包括生養小孩這件事本身,就很難。

最近我在網路上讀到一篇文章〈為何這年頭當媽媽越來越難?台大教授訪談無數家庭 談4大矛盾累垮年輕媽媽〉,其中引用台大社會系教授藍佩嘉的話語:「教育孩子並沒有標準腳本,只要能在父母生活狀況、孩子特質裡達到平衡,對一個家庭來說就是『夠好』的腳本。」我很同意她說的,但是,要讓每個家庭達到自己的平衡,家庭所站立的地面要是平的,而提供平等的立足點是政府的責任。從平坦、方便小孩及老人行走的人行道做起,我想這要求不算太過分吧。

瀏覽次數:4992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