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知曉的風和日麗》劇照。 圖片來源:TIDF提供。

繁忙的碼頭伴隨著湛藍的天空,忙碌的機械不停搬著貨櫃,訴說著碼頭社區不為人道知的故事。《無人知曉的風和日麗》這部菲律賓紀錄片於馬尼拉湯都區(Tondo)的Pier拍攝,影片圍繞著工人、迫遷戶及貧窮打轉。

Pier在英文是碼頭之意,指的是在菲律賓呂宋島中部一長條編號從1到15的港口;緊鄰在旁的是能買到各式便宜雜貨的市場Divisoria,許多附近社區的sari-sari(雜貨店)會到Divisoria批貨來賣。因為人多,也提供了各式各樣的就業機會,吸了許多鄉村的人口來此工作,尋覓一份養家活口的收入。

許多在此工作的人不若裝卸工艾迪一般,他們下班後無法跟家人團聚,只能與一大群朋友們在港口附近共租便宜的公寓,久久才能回家一次。有些人更是做著艱辛的「3D」工作──危險、辛苦、骯髒。他們撿拾煤礦、收集垃圾,領著最低的薪資,過著辛苦的日子。

榮景不再卻依然奮力的工會

隨著時間推進,碼頭亦有許多改變。90年代末的碼頭工人,儘管工作辛苦勞累,日薪仍有700、800披索(新台幣1元約為1.75披索),若是願意加班,有時甚至會有近2,000披索的日收入。然而隨著菲律賓對勞動條件的鬆綁,工人的待遇在近十年來急速下滑。隨著其他港口開發導致貨運量下降,再加上許多貨運公司傾向委託仲介公司聘雇員工,他們開始領著不及最低工資的薪水。而那些前來打工的異鄉人,為了省錢只好選擇在片中的貧民社區中租屋。

我曾拜訪於Pier附近的碼頭工人工會(Samahang Manggagawa sa Harbor Centre;SMHC),他們總是提及早期工會的盛景。2000年前後有近千名碼頭工人參與工會,當時對加薪的抗爭轟轟烈烈,緬懷往昔戰事,老工人們的眼睛總是發著光。然而,隨著契約化的氾濫,一波波正職工作者被解雇,再用仲介公司的名義回聘。有些人留了下來,有些人到了其他地方尋覓工作,工會只剩下近百人的會員,活躍的更是少之又少。碼頭更開始聘請了大量保全,組織者越來越難進到工人們的工作場域。

政府對工人運動的打壓一步步升高,卻沒有擊垮這些工會會員。他們每一兩週依舊會趁著空檔在附近的辦公室聚會,不只討論自己的待遇與薪資,也關心附近社區的迫遷及近期的社會議題。勞動部(DOLE)前的抗議少不了他們的身影。去年,他們與剛成立的勞工團體Kilos na Mangagawa一起合作,準備在附近的社區組織更多居民,串聯更大的抗爭,守護原該屬於人們的權利。

迫遷──貧窮社區的殘酷輪迴

影片中,年幼的小Michael唱著「Pepito, Pepito! Sann ka pupunta?」(你要去哪?)似乎問著將被政府逼遷的他們會往哪去。政府以住宅危險等理由,對貧民社區進行迫遷,紀錄片中的這群人將遷移到一兩個小時車程外的布拉干(Bulacan)。然而在迫遷過程中,政府很少對民眾提及他們應有的權利,更沒考慮過民眾安置後要如何謀生,官員只說:「你應該要感謝政府給你安置的機會。」荒謬的顯示出菲律賓政府對貧民的剝削,只一味將昂貴的重建方案半哄半騙兜售給民眾。

所謂的安置計畫,是菲政府在1992年頒布的城市發展與住房條約(The Urban Development and Housing Act; UDHA,下稱住房條約)下所規定。住房條約首章就提到此條例是「為了提供弱勢及無家者一個有負擔得起的體舒適房屋、基本設備及擁有就業機會的重建區」。然而,這個計畫卻被政府當作一樁划算的生意──安置戶們要在30年內分期付清至少40萬披索的費用,才能真正擁有房屋。

重建區往往會設立在土地便宜且離市中心較遠的地區,這意味著當地除了開小雜貨店及當摩托車(Tricycle)司機外,鮮有其餘工作機會。種種困境使得這筆錢對被安置的居民而言更加沉重。為了繳付費用,許多人再次回到大馬尼拉工作,有些人為了省下返家來回的交通費用,再一次住進貧民社區中的廉價套房,幾週才回家一次,好不容易有了個新家,卻又為了家庭而分隔兩地。若是最終付不起費用而失去安置區房屋的所有權,只好再次回到大馬尼拉的貧民窟生活,過著不停被逼遷的日子。

加大的貧富差距、加大的階級仇恨

近年來,儘管菲律賓的經濟不斷飆升,卻不見貧民減少或生活好轉,每年仍舊輸出大量移工,為國家賺取大筆外匯。從2016年至今,菲律賓首富施至誠從60億美金的身價翻了3倍,馬尼拉地區的最低日薪資卻只調升了21披索(約台幣13元)。今年杜特蒂更推出新稅法(TRAIN),大幅提升許多民生物資的價格,薪資實質上不升反降。貧富差距不停擴大,階級仇恨不停的提升,陳情抗議更是不斷增加。

菲律賓的總統歷任來來去去,沒人有辦法解決重分配的問題。總是打著「拚經濟」的發展旗幟、蓋更多的商城及高樓大廈,不停的逼迫貧民遷移。片末,許多人再次回到了原來的社區,準備重新開始在都市的生活。儘管等待著他們的會是一次次強度更高的逼遷,但我相信隨著居民的一次次團結,一定會看到出口的。

(《無人知曉的風和日麗》為第11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亞洲視野競賽入圍作品,放映資訊請見這裡。)

瀏覽次數:206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台灣人,因誤打誤撞進入移工議題,曾學過印尼文、菲律賓文,但其實連最基本的中文都說不好。曾於菲律賓五一工聯實習兩個月,因而希望透過文字爬梳異地朋友的生命經驗,與更多人分享這些故事。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