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願》遊戲畫面。

這裡所說的就是「還願」這款遊戲的製作團隊「赤燭工作室」。

「還願」是以1980年代的台灣為背景,精美的美術設計重現了當年台灣舊式公寓的家庭場景,劇情主軸包括了家庭暴力、情緒勒索、邪教迷信等社會議題,可以說是一款在製作品質、文化深度、劇情內容都堪稱上乘的佳作。

然而「還願」一夕成名卻是因為一張彩蛋照片。在遊戲的某一個畫面中的符咒,被網友發現寫著小熊維尼和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姓名(一說是正式版已刪除此圖片,是「破解版」才有這張圖),被中國網民認為是惡意嘲諷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除了積極刪除及下架與「還願」或「赤燭」有關的連結和文章、評論外,也到遊戲發行通路STEAM的網站上,以大量的負評洗版。

然而這樣大規模的抵制行動,卻反而引起台灣及國外玩家的關注,甚至引來國際媒體報導相關新聞。在熱議的推波助瀾下,進一步推升「還願」的銷售量,在短短的幾天內,依據第三方遊戲情報網站SteamSpy的統計,「還願」的銷售突破百萬套(不過赤燭團隊另外發出聲明,表示為嚴重高估)。如果銷量為真,就赤燭這樣一個小型的遊戲製作團隊而言,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銷售數字。而如果以這個數字來計算遊戲或軟體公司的估值,這家公司可能有10億到30億台幣的估值,儼然已是一家潛在的小型獨角獸企業!

但隨之而來的,卻是「還願」無預警地自STEAM下架。雖然赤燭的官方說法是遊戲需要重新檢測、除錯,但眾人無不理解是因為中國玩家的抵制行為,以及中國代理商及投資人唯晶科技揚言對赤燭提告,故該公司選擇暫避風頭。雖然雙方的投資協議或代理合約不太可能會去規範到像這樣的特殊情形,但赤燭這個觸怒中國玩家及官方的彩蛋,的確對中國的代理商及投資人帶來莫大的商業風險及損失。

日前筆者在以色列參訪新創產業時,最常浮現的問題是:為何以色列有這麼多新創獨角獸,而台灣卻沒有?現在我們陰錯陽差,出現了一支潛在的電玩獨角獸,而赤燭的特殊性,可能就存在它的組織文化及新創血液中。因為軟體設計人才需要能夠自由思考的環境,甚至還需要一些「叛客精神」(Cyberpunk),才能成就好的軟體公司。因此,投資人或合作對象必須能夠理解及接受這點,並且需要去思考、找到可以維持團隊個性,同時能有效控制風險的方法。這是一個值得深思與警惕的案例。

另一個可作為比較的極端案例,則是中國大陸的福建晉華集團和台灣的聯電公司,遭美國司法部起訴,指控共謀竊取美商美光(Micron)的商業機密(一說美光擬對福建晉華撤告,但仍持續控告聯電)。過往台商在思考兩岸事業跨境經營時,主要關心資產安全和稅務問題,但是隨著中國各方面管制事項的增加,以及美中貿易戰的情勢發展,需要更進一步強化風險管理。從實體資產的區隔,擴大到無形的智財權、營業秘密、業務資訊的區隔都是如此。例如文創內容產品針對中國市場有特別專屬的版本、建立防火牆以隔離法律責任、思考以授權合作關係取代傳統的合資關係、積極引入外部法律或政策顧問等等。

另一個值得台灣新創團隊作為教訓的是,新創團隊應該儘早和優秀的法律團隊合作,而且這個時間點越早越好。引入法律團隊的重點並不在於避免失敗或處理失敗時的問題,更重要的是對「如果你不小心成功呢?」這個問題作準備。潛在的法律風險可能潛藏在公司的股權架構、合資協議,到客戶及廠商合約的條款約定、公司財務的安排,如果這時候你沒有一個優秀的法律團隊從旁協助的話,這個偶然或得來不易的成功,很有可能反而會變成一場災難。

瀏覽次數:375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律師、金融仲裁人,現任律師公會全聯會財經法委員會副主委、中華仲裁協會金融委員、中國貿仲委(CIETAC)仲裁員,專長金融、證券、公司法、企業併購、跨國投資及國際商務。曾留學英美,有時被誤認為知識份子,但其實只是個鄉民。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