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19年是印尼的選舉年。除了熱鬧的競選活動外,不少對印尼民主化程度不太了解的朋友憑著蘇哈托時代的印象,苦口婆心勸我:在印尼生活或做生意,最好跟軍方打好關係,因為軍方隨時可以用武力取得政權,是最靠得住的夥伴。

這個「槍桿子出政權」的觀念,在過去的印尼和少數東南亞國家的確是鐵律,但在今天的印尼,卻不見得如此。

曾經,印尼是一個軍方掌權的國家

台灣民眾可能不知道的是,印尼法律規定:帶槍的軍警是不能投票、參與選舉的。這在台灣民眾眼中看來也許覺得不可思議,不過這個規定有其歷史背景,而且是聚集許多連動因素而帶來的結果。

在印尼剛建國不久的1950年代,印尼國父與當時的總統蘇卡諾依照1945年的憲法規定,賦予所有印尼公民參政權,並沒有限制軍警參與。結果,不少將領利用階級權勢命令下屬支持特定的政治勢力,以便自己獲得利益和升遷,還將軍警派系衝突帶進當時的臨時國會。當時的印尼政壇正因何時才能舉行真正普選而爭吵不休,1952年10月,其中一派軍方將領組織民眾上街抗議,安排全副武裝的部隊包圍總統府,威脅總統解散國會,也就是歷史中的「1952年10月17日事件」。當時的局面接近政變邊緣,給印尼帶來很大的震撼。事件過後,印尼進行了一系列變革,終於在1955年舉行獨立以來的第一次國會選舉。不過,這大概是印尼歷史上軍警唯一一次可以自由投票的紀錄。

1967年繼任的總統蘇哈托出身軍旅,除了直接掌控印尼最大的從業集團黨(Golkar)之外,還可以指派軍警代表,授予他們國會席次,讓軍警直接參與國家政策、影響政治。那時國會除了立法之外,另一項重大功能就是選舉總統。蘇哈托執政期間,軍警在國會佔有75席,恰好是15%,加上261席的從業集團黨,蘇哈托可以保有長年執政的確定性。他上台後,雖然將每個將軍的管轄區域縮小,但提拔了更多將領,造成三軍不同派系間的互相排斥,藉此操縱各個勢力。當時的政府基本上可說由軍方主導,如肅清左翼、黑色五月暴動、併吞東帝汶等事件,背後都有軍方色彩影響。

別讓噩夢重來!軍警只能中立不參政

1998年蘇哈托下台之後,由於軍警長期干政帶來的夢魘,國會召開特別會議,決議逐漸將軍警代表席次取消,軍警在下次選舉不得投票、不得直接進入國會,也不得在國會使用軍警權力。1999年,國會雖仍保有38席軍警代表,不過軍警正式分家,名稱也從印尼武裝部隊(ABRI)改為印尼國軍(TNI)和印尼國警(Polri),同時嚴守中立,不再附庸於任何一個政黨或利益團體之下,也不再有權力參與和影響政治。軍人負責對外保家衛國,警察則負責對內維持國內治安,兩者各司其職,成為專業化的武裝部隊。

不過,2001年,第一屆民選總統、三軍統帥也是宗教領袖的瓦希德(Abdurrahman Wahid,印尼民間暱稱為Gus Dur)任內,也曾發生過一次軍方拒絕服從統帥命令的事件。瓦希德當時因為一連串政治措施引發內部爭議,在他宣布戒嚴後,軍方勢力不但拒絕聽命,還派出4萬名軍人持槍前進到雅加達總統府,進行武裝威脅。後來國會通過彈劾投票,瓦希德終究下台了,但當時驚心動魄的景象,不少人應該都還記憶猶新。

2002年,印尼政府頒布第2號法令,要求國警維持中立,不行使投票權與被選舉權;2004年的第34條法令則要求國軍維持中立,禁止涉入政黨及黨員活動,不允許從商和擔任政黨職位,而且從政治延伸至宗教,種族,性別等。2008年也再次通過相關法令,命令國家武裝部隊嚴守政治中立立場。

這一切都是因為軍警在過去30多年來利用公權力打擊民主活動和貪污腐敗的惡劣形象,讓人們無法信任。蘇哈托能夠鐵腕統治印尼超過30年,挾有武力又與他互相勾結牟利的軍警系統,就是最大的幫凶。如果讓他們參與選舉,會不會再使軍方勢力籠罩全國?會不會又有將領濫用階級職權,用「動員」的方式獲得選票?會不會由於將領個人政治偏好,造成軍權不聽政令的僵持情況出現?因此多數民眾支持軍警繼續維持中立立場,只能參與選舉的秩序維持,不對特定候選人有差別待遇。

時代在變,未來限制會重新開放嗎?

不過,軍警也一樣是公民,因此多年來也有許多要求恢復軍警投票的聲音。支持取消限制的人認為,現在世界民主國家中,有對軍警投票設限的不多(如阿根廷、巴西、烏拉圭、土耳其等),印尼憲法也提倡公平的公民權利,加上現役軍警總數不過近100萬人,只佔了0.55%的總投票人口,就算進入國會,也只佔了3席。而且經過近20年的持續改革,現在的軍警制度早就與從前不同了,年輕成員大都受過民主思想教育,特別是近年來多次天災救援和反恐任務,都讓一般民眾翹起大拇指,軍警的形象逐漸變好,應該不必太過擔心。

而相信軍警應該繼續維持中立的人則認為,印尼軍警過去過度參與政治造成的傷害和影響實在太大,任何有關軍警重新涉入政治的事項都必須小心謹慎,不能貿然開放。而且,國軍國警的現代化尚在進行中,還有許多制度尚未完善,例如軍事法庭和印尼國軍實質操控下的企業,都還需要重整。軍方出身的前總統尤多約諾(Susilo Bambang Yudhoyono)曾在上任後說要在2014年大選恢復軍警投票權,不過至今為止,前述的那些法律依舊有效,2019大選中軍警仍然不可投票。

就我的親身觀察,身邊贊成軍警保持中立不可投票的民眾,的確佔了壓倒性的多數。可能在印尼人心中,30多年軍警獨裁造成的傷痕實在太深,留下的勢力太盤根錯節,即使在今天,仍然可以聽到軍方在偏遠外島上橫行霸道的傳聞。想到要讓軍警投票,不少人想到的不是公民權,而擔心那是獨裁復辟的第一步。今天任何人在印尼街上詢問一個成年人有關蘇哈托時代的感想,即使不是本人受害,也大部分可以講述認識的受害者故事,軍警獨裁對印尼民眾傷害之大,由此可見一斑。

瀏覽次數:3400

延伸閱讀

出生台灣、美國和加拿大求學,現居印尼經商,並於泗水大學擔任講師。

熱情和理性的分析評論,工程師背景的人文基礎。

台灣成長, 從生活,工作和學校來融入所在地,盡一己之力促進台灣和印尼雙向了解,並希望台灣印尼能夠互惠互利,共創高峰。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