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把整座石灰石山丘切開挖空的幾千坪臨時工作坊,就位於即將完工開幕的毗濕奴神鷹雕像前方,地上擺滿了神鷹銅像翅膀和尾翼,都是從數百公里外的萬隆運過來的。263公尺高的海拔讓海風毫無阻擋,激起到處飛揚的塵土,烈日下安靜認真的工匠、敲打金屬發出的聲響、切割和焊接的火光和特殊氣味,還有卡車來回出入的警示聲,在正中午的太陽底下格外顯得清晰。

工作坊入口處的臨時小辦公室,就是我和紐曼.努亞塔(Nyoman Nuarta)、他的夫人辛西亞(Cynthia)與乾兒子古斯岱(Gusde)一起吃完午飯聊天的地方。

「摸一下這翅膀,等一下就要吊上去安裝了,安裝之前摸一下會帶來好運!」

來自峇里島的紐曼先生,也是打造這尊神鷹銅像的藝術家,在我們在進入辦公室之前這樣告訴我。他在印尼全境總共設計建造了55件大型戶外金屬藝術品,例如雅加達蘇卡諾國際機場正前方的神鷹門(Gerbang Garuda)、泗水海軍軍港近31公尺高的銅像Jalesveva Jayamahe、泗水市中心的賽牛雕塑……作品種類多元,遍及印尼各主要城市。

整個峇里島就在我們腳下

在峇里島,這座約60公頃的神鷹文化園區,其實全部都是沒有表土的石灰岩地質。1989年,紐曼先生買下整個山丘開始整理,不過開發過程並不順利。他協調了軍警單位使用炸藥與運輸,附近村民則提出不少抗議質疑,更有環保法規的疑慮。1997年金融風暴後,紐曼先生把園區出售給財團。

過了30年、歷經6位總統和金融風暴,這座世界前三名的雕像即將在2018年8月舉行開幕典禮。因為參加的賓客太多,不得不分成兩次舉辦,印尼總統佐科威也會蒞臨參加。這座高達121公尺的神像使用了3,000噸金屬,64公尺的寬度和一架波音777客機差不多,再加上站在山丘上的高度,幾十公里外的人都可以看得到,成為今年峇里島和印尼最大的藝術界盛事。

紐曼先生一行人帶我進入尚未開放參觀的毗濕奴神像內部,站在可以容納數千人的神像底下,人顯得異常渺小。順著神像的眼睛看出去,整個峇里島就在我們腳下。

而我好奇的是,為何紐曼先生要花近一半的生命來打造這座巨大銅像?他的作品大部分都是充滿對社會和國家關懷的現代藝術,為何這次選的是古老宗教的毗濕奴和神鷹?為何選在峇里島?而最重要的是,是什麼力量,能夠讓他的夢想持續燃燒30年?

紐曼先生的現代藝術雕塑。

來自峇里島,他曾被認為是不懂潮流的「鄉下人」

「我買的地方不是農業用地!」他用他一貫溫柔平靜的語調說出第一句話。神鷹是對自然的承諾,也是毗濕奴的坐騎。峇里島人天天向毗濕奴禱告,但是卻天天破壞環境,把塑膠垃圾丟進海洋,讓魚類吃下塑膠製品,讓印尼成為全球海洋污染的兇手。紐曼先生表示,他自己很喜歡峇里島Subak的傳統農民灌溉系統,討厭一次把所有生命都滅絕的DDT藥劑。對他來說,峇里島最吸引人的就是和自然環境共生的文化,而不是污染環境的文化。

「我從小就喜歡看梯田,我養的雞鴨牛羊也從來不賣。你知道嗎?我萬隆家裡現在養了16隻鹿、3頭羊和40條狗。我也不喜歡使用木頭,因為不喜歡砍樹。我家裡種了3,000棵樹。若生活中或工作不得已要用木頭,就種樹來平衡環境和自己的罪惡感。」

紐曼說,自己是峇里島人,從小在峇里鄉下長大,那裡的人相信,只有受到祝福的人才會成為藝術家,是一種高尚的職業。他的外祖父也是藝術家。母親非常支持他的天份,甚至告訴家裡的人,要「讓他的靈魂自由飛翔」。然而1970年代他到萬隆理工學院(ITB)唸書,才發現外面的文化完全不同,醫生律師才受重視,一般人還會叫女兒別嫁給搞藝術的或寫文章的。這點倒是跟華人文化很像。

在萬隆,紐曼發現了雕塑藝術,可是當時卻沒人喜歡他的風格,認為他是鄉下人,不符合潮流,畢業後也無法進入學院任教。不過風水輪流轉,現在卻是別人跟隨他了!學校甚至頒發傑出貢獻獎給他。不過轉念想想,要是當時留在學校而沒有進入業界,現在可能也不會出現這些作品了吧!

用一尊銅像表達虔誠

如今的科技讓藝術變得更親民,紐曼也利用科技,申請了比例放大不失真的專利,還有特殊的銅綠外表化學處理技術。不過他相信,他的創作是來自內心。

「我的創作來源從來就不是來自外界。你會被種族,環境和自己的想法影響,但藝術家不是和個性共存的,在藝術創作的世界裡,你必須完全隔離自己的個性。你必須表現出內心最深層的根源(Origin)──那是最原創、最古老的東西,也是沒有限制和無邊無際的,無論你的態度或道德標準如何,都一直在你心中。這不是從現實生活中可以得到的。我會去看世界藝術的潮流,但不追隨。我無法去拷貝別人的東西。」

「我是一個雕塑藝術家,我的作品無論在2公里或5公里之外,都得要能夠讓人看出是什麼。我需要不斷的練習,練習把夢想視覺化。對我來說,整個天空就是我的畫布。」

在印度教中,毗濕奴是保護神,坐騎神鷹伽魯達(Garuda)一般都是以向右看的形象出現,但在這次的作品裡,紐曼先生卻特別設計成向左看,因為他認為左邊的壞人也應該受到神的眷顧。對他來說,這尊雕像就是他崇敬神的表現。他說:

「我相信神。這毗濕奴神鷹銅像就是我禱告、奉獻的方式。這30年來我都在做準備。神不需要人提供的東西,但我是凡人,我有這個天份,我要用銅像向神表現我的感激。你讀的經文可能是別人寫的,但我的經文是我自己做的。這就是讓我的夢想持續了30年的原因!」

在爭議中為當地帶來實際效益

這座神像計畫起始於經濟發展的蘇哈托時代。當時身為荷蘭後裔的觀光部長Joop Ave認為一個大型地標可以代表一個城市,所以積極推動建立代表峇里島的大型地標。原本預定的位置是在機場,但紐曼先生建議南遷10公里到現址,既不會影響飛航安全,也可以放大到讓全峇里島都看得到。

神鷹文化園區在紐曼先生選定開發之前,是一座廢棄的採石場。峇里島南端是石灰岩地質,採石場的目的就是提供建材給北端的酒店和渡假村當作地基。當時廢棄的採石場在經過長時間的炸山開採之後,已經是滿目瘡痍的破舊景象。體質靈敏的紐曼先生感受到貧瘠土地發出的虛弱能量哀嚎,也因此決定改善這地方。

神鷹廣場建立在一大片廢棄的採石場上。

由於這裡佔地有62公頃之廣,他知道這樣的開發案一定會被嚴格審查。除了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許可,在峇里島上還需要得到神明的允許和祝福才行。他帶著全家人到島上最神聖的印度教神廟祈福,住在旁邊的火山山脊上,面對陡峭的溝渠,最後得償所願,蘇哈托總統也指示當時的副總統全權負責協助這個開發案。

出人意料的是,最大的反對力量卻來自峇里島當地居民。在那之前,雅加達開發商透過手段,買下了俯瞰神廟的地皮,而且取得了所有的執照和許可。民眾累積了不少憤怒,指責紐曼先生背棄自己出生地的文化,成為雅加達的魔鬼代言人。

1999年,毗濕奴銅像的頭部完成、運到峇里島,當地居民抗議聲浪不斷,指控他要興建遊樂園區,巨大的銅像也會破壞島上的靈性平衡。有人認為那是雅加達政治力干涉峇里島的象徵和浪費預算,也有人反對讓全島都看到這個外觀普通的神像。最重要的是,民眾反對這樣的宗教象徵意義,認為那只是要和里約熱內盧30米高的基督雕像一較長短。

紐曼先生自己也遭遇到不少挑戰。1997年,他萬隆的工作坊遭遇火災,再加上金融危機,他協調員工減薪繼續工作,自己則是變賣家產和作品來度過案難關。在2006年,印尼政府要求歸還前朝所有貸款和利息,讓他被迫出售園區所有權,也損失了約11億台幣的金錢。

面對各種指控,他相信最主要的好處還是改善當地經濟。他不斷與當地民眾溝通,盡可能改善鄰近村莊的情況。當地是峇里島最貧窮的區域之一,沒有表土的區域連儲水都有問題,更不可能發展農業。他將部分利潤作為薪水、提倡峇里島文化活動,採購和再投資都針對峇里島當地。這個開發案已經提供數百個當地人工作,目前每天有2,000參觀人次,大多是峇里島當地人,未來開幕之後預計會達到每天6,000人次,也將成為未來峇里島的國際文化新地標。

訪問結束,我上車離開前,紐曼先生拿著兩份列印出來的設計簡報塞到我手裡,告訴我這些都是他的夢想。他預計在巴淡島興建一座機場和渡假村,那裡將會有一棟高121公尺的老鷹建築,而機場航廈就在大雕像裡面。打造一個雕塑的機場是他從小的夢想。他說:我們要讓我們的夢想活下去。

瀏覽次數:312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出生台灣、美國和加拿大求學,現居印尼經商,並於泗水大學擔任講師。

熱情和理性的分析評論,工程師背景的人文基礎。

台灣成長, 從生活,工作和學校來融入所在地,盡一己之力促進台灣和印尼雙向了解,並希望台灣印尼能夠互惠互利,共創高峰。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