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一直不知道如何解決的人生難題嗎?獨立評論邀請到師事法國奧斯卡.伯尼菲哲學諮商的褚士瑩開設哲學諮商專欄。哲學諮商(Philosophical Counseling或稱為Philosophical Practices)並非心理諮商,而是一個1980年代開始新興的應用哲學學派,以忠於蘇格拉底傳統的方法,探討個人,社會,心理層次的問題,更多哲學諮商細節可以參考維基百科。歡迎讀者將自己的問題用300字左右描述,寄到opinion.cw@gmail.com,並在標題註明「哲學諮商室」,我們將會抽出讀者的問題回答。現在就來舉手發問吧!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叫Eva,今年16歲,我有些疑惑想問,我想知道為什麼有些有錢人,並沒有沉溺在物質享受呢?」

我看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首先要判斷這個問題的屬性。

我問自己:「這是不是一個有標準答案的問題?」

通常,一個有標準答案的問題,就表示這是「知識領域」的問題。因為英國的首都是不是在倫敦,屬於「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的知識,有正確答案,因此答案不是對就是錯。

另一種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通常問題當中會出現「為什麼」這三個字。因為想知道原因,可以對著問題思考,所以是「思考領域」的問題。

知道Eva提出來的問題,屬於「思考問題」,接下來我有兩個立即的選擇。

選擇之一,是用我的觀點來回答他。但是我必須讓Eva知道,我的答案只是我個人主觀的觀點,而不是正確答案,因為思考問題不會有標準答案。

選擇之二,是我用哲學諮商的方法來引導他,讓Eva試著自己回答自己的問題。這麼做比較麻煩,但是屬於「教Eva釣魚」而不是「給Eva魚吃」。

「我的法國哲學老師奧斯卡.伯尼菲會選哪一個呢?」我問自己。

別急著google,先好好「享受」問題吧!

奧斯卡時常提醒我們,作為一個大人、家長、教育者,常常為了表示自己盡責,或是符合社會的期待,一聽到問題就想要立刻回答,一遇到問題就想要立刻解決,

「但你有沒有想過,一個美好的問題,可以慢慢玩味、思索,是一件多麼棒的事。為什麼要急著消除它呢?」

在任何問題都可以上網問Google大神的時代,看到問題本身有趣的本質,去慢慢玩味、思索一個問題,何嘗不是一種奢侈!

學習去「享受」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聽起來好像很自虐,但仔細想想,其實是很有道理的,提醒我們可以慢下來,抱著春天賞花,或是到羅浮宮欣賞畫作的心態,用理性去探索問題豐富的紋理跟層次,慢慢學會「喜歡」問題,就像學會欣賞藝術品一樣,而不再總是把問題當作討厭的絆腳石,而是沿途充滿趣味的風景。

既然人生在世,總會遭逢各式各樣的問題,至死方休,與其總是被自己或是別人的問題惱怒,為什麼不學著去愛上問題、欣賞問題呢?

我好像可以慢慢看出,奧斯卡老師的用心。

釐清問題:「有錢」跟「沉溺物質享受」一樣嗎?

於是,我選擇了第二條路,使用哲學諮商的方法來引導Eva試著自己回答自己的問題。

「你可以想一想,會沉溺在物質享受這件事,跟有沒有錢比較有關係?還是跟個性比較有關係?」

我這麼做,是邀請Eva去思考「錢」跟「物質享受」之間,有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並且做出選擇。

如果有因果關係的話,那麼人只要有錢,就必然會沉溺在物質享受中。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就表示這兩件事沒有因果關係,Eva只是被自己的觀察誤導了,卻不知道錯在哪裡。

「我覺得是個性,可是有點難理解。」Eva回答。

通常,隨著生活經驗的豐富,我們對問題會產生直覺,「嗯,應該是這樣子的吧?」或是「應該不對喔!」卻不一定能清楚解釋為什麼。

16歲的Eva,對事情多少有些不錯的直覺,但是說不出為什麼,就像大多數青少年一樣。

所以我可以扮演的角色,不是幫Eva回答,而是幫助他進行「釐清」的工作,就像種植的時候,敲鬆表面堅硬的土壤,讓種子可以生根,「深化」到土壤底下去探索問題的本質。

我的「釐清」是這樣的:

「既然是個性,所以喜歡物質享受的人,不管有沒有錢,都會沉浸在物質享受中,反之,不喜歡物質享受的人,不管有沒有錢,都不會沉浸在物質享受中,這樣可以理解嗎?」

因為是「釐清」,我沒有加入任何自己的主觀意見,只是用清楚的邏輯,幫助Eva思考的細根,知道如何往下去找到水源。

你習慣接受答案,還是更進一步思考?

「懂了!」Eva有些開心地說,「那要怎麼做才不會變成『物質享受的奴隸』呢?」

Eva的回覆,讓我看到他在傳統教育方式下,太習慣當一個事事問「大人」的「好孩子」,所以並沒有想著別人的說法,是不是有不對、或是不合理的地方,換句話說,他輕易接受我的解釋,直接當成「答案」,所以就沒有去「深化」的必要了。

如果要「深化」的話,Eva可能就會在生活當中,找到活生生的反例,比如說一個沒錢的時候不喜歡物質享受的人,一旦有錢以後,卻變得追求物質享受了,而進一步問:「難道人的個性不會改變嗎?」這類的問題,也就是所謂的「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

而且他還不知道要如何去享受問題,才會一旦知道「為什麼」(why),接著就立即想要趕快「如何」(how)解決問題,因為問題在Eva的心目中,只是花園當中需要趕快拔除的雜草。

看來我要用一點技巧,來刺激Eva這個頭腦懶惰成性的乖寶寶,開始思考。

尋找適合自己的方法:如何不變成「物質享受的奴隸」?

「賦權」(empowerment)在近年來變成一個被用濫的詞,但實際上並沒有很多人知道該怎麼做,才有辦法讓另外一個人決定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奧斯卡老師最常使用的方法,其實非常有效:

「你如果這麼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那麼請你試著回答,讓我聽聽看?」

因為Eva做為一個青少年,可能總是被「大人」認為想法不成熟,觀點不夠社會化,久而久之,就不相信自己的想法其實有可能是很好的。一旦得到一些適當的鼓勵,說不定就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勇敢地表達出來。

果然,Eva對於「要怎麼做才不會變成『物質享受的奴隸』呢?」這問題是有很多想法的。

「我想『物質享受的奴隸』買的東西不一定真的喜歡,有些應該只是為了滿足感跟虛榮心,有點像暴飲暴食,過後可能後悔,但因為空虛感並沒有因此平復,所以會一再復發,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相反的,會不那麼在乎物質享樂的人,是因為擁有較健康的價值觀,比起物質更喜歡追求精神、情感……等等,我們看到『快樂』的人通常比較屬於這種,如果有人很注重生活品質(衣服、家具、3C產品……),只要不負債,我覺得是ok的,這樣說來,不當個物質的奴隸,某方面難,某方面容易。」

「可是我又發現一件事:要不當物質的奴隸,就需追求其他事,若有一人做的工作並非他真心喜歡,只是為了養家餬口,工作完累得不得了,少有空閒時間(大部分都在補眠),那他可以追求什麼呢?」

「在春秋時代,顏回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也不改其樂,但這樣的人畢竟只是少數。到了現代,為什麼還是那麼多人,工作時無法樂在其中?為了養家餬口而做不喜歡的工作時,只能咬牙撐住,沒有機會快樂嗎?」

Eva雖然有「很多想法」,但是把自己的見解、書上看來的知識、社會上得到的價值觀,通通都混在一起了,所以顯得很混亂。

這解釋了為什麼,他會覺得「問大人」比較「快」,因為他無法區分哪些想法是有相關性的,哪些是不相關的,哪些是他自己的,哪些是承襲大眾的成見。

所以我這時候要做的,是提醒Eva「思考」並不是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而是有嚴謹秩序的。

對自己做近身觀察

「請想清楚,當你在回答要怎麼做才不會變成物質享受的奴隸時,應該為社會上『很多人』回答,還是應該為『自己』回答?」

「為自己。」Eva說。

我反問的問題,讓Eva意識到,無論像暴飲暴食那樣沉溺在物慾中的人也好,為了養家餬口每天累得像狗的人也好,甚至一簞食一瓢飲的顏回也好,都不是這個問題的重點,重點是「Eva」要怎麼做,才不會變成物質享受的奴隸呢?

這樣的提醒很重要,因為很多人的無力感,來自於覺得自己很渺小,沒有改變社會、改變世界的能力,卻忘了想要解決困擾自己很久的問題,其實根本不需要先解決社會觀感,或是全世界的問題。

Eva 重新回答的答案是這樣的:「如果會想買很多衣服,是因為買的衣服有些不是最喜歡的,比如媽媽說要節儉,所以買了比較便宜的,但是沒有那麼喜歡。」

當我們把問題拉到個人的現實生活場景的時候,就可以看到,這跟顏回一簞食一瓢飲居陋室的崇高人格,一點關係都沒有,青少年對物質享受的問題,其實是很實際的。

「那解決方法是什麼?」我問。

「衣服只買最合身、最喜歡的──當然前提是我要有自己的收入。其他東西,在意就買喜歡的,不在意就選個CP值高的吧!」

「想完這些,發現東西就只是東西,錢也只是工具,追求我最有興趣的才是最重要,也才會讓我感到最快樂。」

「這樣想,我應該不會變成物質生活的奴隸,在基本需求滿足的前提下,即使我還是愛錢,但錢的多寡已經沒什麼關係了,因為錢不是最重要的。」

我很開心Eva可以透過思考,再對自己近身觀察,梳理了自己跟金錢應該要有的關係,也很安心地理解到自己應該不會變成物質生活的奴隸。

「思考」要透過不斷練習,養成習慣

做為結論,我提醒Eva:

「你有沒有發現兩件事呢?

第一件事:你有沒有發現,你自己回答了一開始問我的問題?思考就是這樣很棒的工具,當你知道怎麼使用它時,答案不需要問別人,其實你都已經知道了。

第二件事:你有沒有發現『愛錢』,只會讓人變成『金錢的奴隸』,不會變成『物質享受的奴隸』?這是兩件不同的事。」

Eva說他不但有發現,而且很喜歡我們的思考練習,因為和以往想像中的「思考」都不一樣,真是太棒了!

我衷心祝福Eva接受過思考的引導之後,未來能夠使用我們對話學到的思考方法,幫助自已思考問題、回答問題。

因為自己思考過後找到的答案,往往跟自己有關,不用跟社會有關,不用跟媽媽有關,也不用跟顏回有關,因此這個屬於自己的答案,當然比別人能夠給的更特別、更好。

這就是思考的快樂。

瀏覽次數:1991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 另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從「學會問對的問題」開始,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赴法國「哲學諮商學院(IPP)」師事奧斯卡.伯尼菲,學習哲學諮商,並且參與緬甸內戰衝突地區克欽邦少數民族自治區IDP難民營的哲學思考教育,終極目標是鼓勵武裝部隊想清楚「為什麼我們要打仗?」這個問題,以推動哲學思考為目標的草根哲學機構。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