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有一個身為媽媽的朋友,她因為在同一個學期當中,讓小學的孩子兩次請長假出國──一次是去歐洲上滑雪課,另一次到印尼峇里島的海邊度假──讓孩子的父親非常不悅,兩個人的管教方式出現了很大的歧見。

「孩子在學期中,就是應該要學習跟大家一樣,乖乖上學。」這位父親說。

可是母親也有她的道理:「出國旅行也很重要,可以學習在學校學不到的東西。」

你會支持哪一方?

為了解決這個爭端,我們用哲學諮商的方式來思考這個問題:究竟學期中讓孩子請假出國旅行,是好事還是壞事?

上學和滑雪可以學到的不同事情

首先,我請這位母親誠實地想,上學的目的是什麼?

她說上學的目的有5個:

1.得到「知識」。
2.透過規律作息學習「紀律」。
3.學習「禮儀」。
4.透過跟同伴相處學習「社會化」。
5.讓父母「省事」。

除了第5個的好處,是以家長為主體之外,這位母親想到上學的其他好處,都是以孩子為主體的。

「那麼去歐洲上滑雪課,又有什麼好處呢?」我問。

這位母親一共想出了9個好處,其中有5個是在學校也可以學習到的,像是「同伴」相處、鍛鍊「體力」、跟外國教練對話可以使用「外語」、滑雪滑得比媽媽更好,因此建立起「自信心」,還有嘗試滑雪板以後知道「萬事起頭難」的道理。

另外有4個,則是在學校學習不到的。包括見到更多來自世界各地、各式各樣的人,培養「國際觀」,學習滑雪板以後才「確認自己比較喜歡滑雪」,獨生子的他在團體生活中學習到如何「照顧」比他幼小的孩子,還有在學習滑雪的過程中也學習「獨立自主」,自己做決定,並且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作為一個媽媽,你認為值不值得為了這4個只有滑雪課才能學到的好處,而跟學校請一個多禮拜的假呢?」

這位母親仔細想了想以後,答案是「值得」。

帶孩子去上滑雪課,家長顯然並沒有得到「省事」的好處,反而比平常上學更加麻煩,所以這個滑雪課,很明顯地是以孩子的學習為主體。

去峇里島和去滑雪,有什麼不一樣?

接著我們又用同樣的方式,來分析去峇里島度假的好處,這位媽媽也同樣想到了9個。包括學習跟「同伴」相處,能夠實際練習使用「外語」,欣賞「美景」,享受「美食」,參觀當地烏布藝術村得到「美感教育」,學習「餐桌禮儀」,學會「度假」,同時有更多的時間「跟媽媽相處」,還有因為要自己搭飛機去跟媽媽在峇里島的機場會合,因此可以學會「獨立自主」。

我問這位支持旅行也是一種教育手段的母親:「這9點好處中,孩子有沒有得到上學的5種目的?」

母親想了一想以後說,一個都沒有。

「這樣的度假,跟寒暑假的時候也可以去進行的度假,有什麼不一樣嗎?」

這位母親一想再想,也承認說度假就是度假,沒有什麼不同。

「所以學期中去峇里島度假,其實剝奪了孩子上學的學習機會。這樣值得嗎?」

讓孩子跟大人一起去峇里島度假,以大人自己為主體,孩子只是配合大人而已。因此如果為了這樣的度假,而向學校請一個多禮拜的假,是「不值得」的。

同樣是學期中請假出國,但一個是值得做的事、另一個卻是不值得做的事。所以並非所有學期中請假出國的價值,都是一樣的。

一個家長要做出正確的決定,就必須對於「為什麼要上學」這個問題有很清楚的思考。

如何思考「上學」這件事?

我的法國哲學老師奧斯卡伯尼菲,在法國出版了一套「小小哲學家」的系列,這四本兒童哲學繪本當中,其中有一本叫做「為什麼我要上學?」用說故事的方式,幫助父母跟孩子,一起去思考上學真正的意義。

書裡面的主角是一個愛問問題的孩子,在學校的一天中,問每一個他在學校所看到的人或物「為什麼要上學」這個問題。從老師到校鐘,樓梯到色筆,同學到椅子,皮球,布娃娃,大樹……。

書裡面有幾個值得大人關注的面向。比如說,有些在學校的老師,總是只對課程進度感到興趣,至於孩子的腦子裡在想什麼,他們並不想知道。如果孩子不斷發問的話,就會影響上課進度,讓老師生氣。表面上,上學「趕進度」好像有道理,但再想想,學校的主體,究竟應該是「老師」還是「學生」?也就是說,學校是為了誰而存在的?

我們是為了讓老師教他想要教的,所以才讓孩子去學校,還是為了孩子能夠思考他們想要知道的事物,才有學校跟老師?

學校上下課的鐘聲,代表一種權威,就像行為主義心理學的學習理論中「古典制約」經典巴夫洛夫的狗。巴夫洛夫每次都穿著實驗用的白衣進入動物房,把狗罐頭倒進餐盤中,狗面對餐盤中的狗食,就會自然地流口水。這對狗而言是一種「非制約刺激」。可是有一天,巴夫洛夫忘了帶狗食,當他兩手空空穿著實驗白衣進入動物房時,狗卻還是開始流口水。因為狗學到:看見實驗的白衣,代表著會出現狗食。一個原本是中性、無關的刺激,因此變成一種「制約刺激」。如果學生只是學會一聽到學校的上下課鐘聲,就立刻走進教室,那麼跟巴夫洛夫的狗,又有什麼區別呢?

故事裡被人踩來踩去的樓梯,忙著沉浸在自艾自憐的情緒裡,無法回答「為什麼要上學」這個問題,就像生活當中太過注重「感受」的人,通常無法理智地「思考」問題。

至於一心想著週末不上學的時候,就可以去游泳的小男孩,把慰藉(consolation)放在未來,逃避了現在,就像口口聲聲說的「等我退休以後就會去環遊世界」的上班族如出一轍,但這一天很有可能永遠不會到來。我們從大人的角度要想清楚,孩子究竟應該從小學習活在「現下」,還是應該寄託於可能不會發生的「未來」呢?

故事裡那張乖乖待在教室角落的椅子,則代表著認為只要乖巧、安靜就是「好」的價值觀,我們的周邊,不也充滿了許多這樣沒有自己想法的「乖乖牌」嗎?但是一味順從大人的意思,完全不動腦思考,真的是上學的目的嗎?

至於忙碌地用顏色把畫圖紙填滿的色筆,表面上很充實、忙碌,但上學真的是為了用各式各樣的課程跟活動,把一天的時間填滿,不留空白嗎?

皮球說上學就是為了玩,可是上學除了玩之外,更重要的應該是上學要有所學習──無論是知識上的、還是思考上的學習。

布娃娃認為上學是為了交朋友,但我們都知道,跟同伴在一起,當然有快樂的時光,也會有意見不合、甚至吵架的時候,但這沒有什麼不好,因為學校正是讓一個孩子踏出家庭,學習「群我關係」、知道「社會」跟「別人」是什麼的地方。

雖然我們都習慣家裡熟悉的一切,但就像故事裡的叉子說的,只要上學、就會跨出舒適圈,去嘗試各種在家裡嘗試不到的新事物。這讓我回想到當我在幼稚園的時候,每週的最後一天,高老師和楊阿姨都會要我們每個人從家裡帶一樣我們平常最討厭吃的蔬菜到學校,然後那一天,他們兩個就會在學校的廚房,把大家帶來的這些討厭的蔬菜,煮成一大鍋蔬菜粥。說也奇怪,每個人最討厭的食物通通放在一起的時候,卻化身成每個小朋友都覺得超級美味的料理,因此那一天總是我們每個禮拜最期待的一天。我自己也是在那個時候,改變了我從小對於胡蘿蔔的厭惡,誰也料想不到,長大以後的我,最喜歡的甜點,竟然就是胡蘿蔔蛋糕。

還有,故事裡的書本,認為讀書才是上學的目的。平心而論,書本上能夠學到的就只有「知識」,是否除了知識以外的東西,這個世界上其他事物就不值得學習了呢?

而大樹說上學是為了長大。但長大一定比較好嗎?這可能是每個孩子成長過程當中都曾經經歷過的疑問。「長大的好處是什麼?」長大有長大的壞處,但是也有長大的好處,各自是什麼?這是身為大人的我們,可以認真思考,誠實跟孩子討論的事。

在故事的最後,老師又說,上學是為了學會問好的問題,並且學會自己尋找答案。但我們想想,所有的問題,都需要有答案嗎?學會如何「學習」,知道怎麼讓自己清楚問出問題,並且能夠享受尋找答案的過程,就像玩尋寶遊戲一樣,難道不比只是得到「正確答案」的知識,更加有趣嗎?

為什麼我們要上學?我發現自己直到離開學校生活許久之後,才學會如何思考這個問題的答案。但希望透過我們這些大人遲到的自覺,能夠幫助未來的孩子,從踏進學校的第一天起,就知道為什麼要上學。

瀏覽次數:1344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 另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從「學會問對的問題」開始,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赴法國「哲學諮商學院(IPP)」師事奧斯卡.伯尼菲,學習哲學諮商,並且參與緬甸內戰衝突地區克欽邦少數民族自治區IDP難民營的哲學思考教育,終極目標是鼓勵武裝部隊想清楚「為什麼我們要打仗?」這個問題,以推動哲學思考為目標的草根哲學機構。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