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立法院即將於4月15日進行行政院版《教師法》修正案的審查。筆者必須提醒立法院審查委員們,如果這個法案修正案順利通過,則必將造成大學教師,特別是私立大學教師勞動權益和學術自主性空前的重大傷害。

尤其是新增「違反限期升等」與「違反教師評鑑」的解雇條款,作為各大學強制資遣「未限期升等」與「未通過評鑑」教師的法律依據,將成為大學扼殺教師學術自由、鎮壓校園民主的殺手鐧。這個預測決非理論上的推論,而是根據過去已經發生過無數優秀教師受迫害的斑斑血淚案例,所形成的事實性判斷。

看你不順眼?只要打壓你升等,就可以順利解聘你

筆者曾依據真人實事,以「教師工作權誰來保障」為題撰寫專欄,揭露開南大學如何以「未限期升等」的理由打壓多位在校內仗義執言的異議老師,導致他們被剝奪長達10年以上的工作權,從而也讓學生相應失去受這些老師春風化雨的權益。

事實上,包括最高行政法院105年度判字第150號、105年度判字第210號、105年度判字第280號、105年度判字第384號、105年度判字第550號、106年度判字第246號等判例,我們都可以看到教育部和特定大學如何共謀以不正當程序和心態來不續聘教師的惡行劣跡。所幸,以上案例都因為最高行政法院依據《教師法》第14條,要求提出教師有「違反聘約、情節重大」的證據,才可以不續聘,不得單以教師「未限期升等」解聘,而應回歸「不適任教師」的綜合審查。換言之,原有的條文具有保護教師不受單一因素無限上綱、或作為打壓把柄而被剝奪工作權益的效果。

以開南大學的張國聖老師為例,他因為多次在校內勇於批判、仗義執言因而遭到校方高層妒恨,當他在96年度提升等時,著作經外審學者專家審查,符合學校升等辦法所定的及格標準,卻遭到院教評會以「校方自組委員給出的研究評分不及格」為由,否決了外審通過的升等案。

張老師依法提起申訴救濟,獲得的結果是:開南的否決違反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462號解釋所定「禁止非專業否定專業判斷原則」,而予以撤銷,並命令該校「應重為適法之決議」。該校3次以「提升學術」為由,重複否決張老師的升等案,張老師也分別提起訴願救濟,結果都相同。這期間,他獲全校教師推舉,以最高票當選為99學年度校教評會代表,享有一學年度的法定任期。校方卻在該學年選定包括他在內的4位資深教師,僅發給為期半年的聘書,並在第一學期結束前,以「未於6年內完成升等」為由,對4位教師一舉施以「不續聘」,藉此剝奪張老師的教師代表議事權。

現在的《教師法》,還能給予被壓迫的老師保障

他們的不續聘案於系、院兩級教評會審議時,不僅未依法通知當事人出席,更在系教評會全數反對該案之情形下,直接由校長主持的校教評會通過,於100年報請教育部核准。而在未核准前,校方即逕自禁止他們開課、指導研究生、輔導學生、停止發放薪資,更停止了健保與公保權益。

令人驚愕的是,教育部在行政懸宕近2年後,突然以一紙公文核准該校所報上的不續聘案,為侵奪憲法保障的工作權和教師法保障的教師工作權惡行背書。筆者懷疑,教育部此舉根本就是在宣示,各大學可以肆無忌憚地自行決定不續聘不喜歡的教師。此番《教師法》修正更是教育部為虎作倀、陷教師於不義之企圖的自我揭露。

所幸,經過多年的法院訴訟,最高行政法院終於在105年度判字第150號、210號、280號、384號和550號判決張國聖和其他老師勝訴。換言之,大學和教育部單單以「違反限期升等」條款為由、核准不續聘,是違法的行為!

現在,相關受害教師都已返回大學任教,回補既有薪俸。如當年被校方和教育部黑掉的張國聖教授升等案,也終於在今年獲得通過,年資並將回溯到11年前。這個遲來的喜訊雖然代表正義伸張,但教師的尊嚴、學生受教權所受到的傷害卻無法癒合。更糟糕的是,曾經參與過集體打壓無辜教師惡行的相關決策者、在各級教評會上投下不續聘同意票的委員們,卻不需要負起作為加害人的任何法律和道義責任。

未限期升等與未通過評鑑,到底是怎麼回事?

類似張國聖等開南大學教師的受壓迫案例層不出窮,最高行政法院也一再地定奪教師勝訴。最近的一個案例是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的「違反限期升等」不續聘案,在他向教育部訴願不成之後提請行政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結果再一次宣告教師勝訴,原處分撤銷,台大必須讓李明璁重新選定代表著作,校方也必須重聘審查委員。

李明璁的案例說明,不僅私立大學充斥著無良校方會利用「違反限期升等」為由來打壓異己,就連國立大學中的最高學府也不遑多讓。

當大學以「未限期升等」的手段來羅織罪名消滅優良教師時,原《教師法》第14條尚能發揮守護教師權益的最後一道防線。但如今教育部似乎存著挾怨報復的心態,企圖利用《教師法》修訂的時機來暗渡陳倉,偷偷夾帶了「未限期升等」與「未通過評鑑」得以資遣的法條,實在是居心叵測、圖謀不軌。

關於教師評鑑的部分,筆者長期以來在公共領域多次為文針砭,指出大學校方經常企圖透過「教師評鑑」的懲處機制,令基層大專教師淪為被高度支配的勞動力,將招生成果、行政表現、配合程度、產學績效、一級期刊論文數等,都納入評鑑指標,並進一步藉懲處機制,排除不配合或試圖反抗的教師。而在這樣的環境下,大專教師的學術自由與工作尊嚴蕩然無存,更對於深刻長遠的研究與教學發展毫無助益。而就行政權力支配這一點而言,對青年學者來說更容易被犧牲。

讓「抵制評鑑惡法」也有生存空間

筆者親見親聞現行「集點式教師評鑑制度」對大學教師學術自由和校園民主的傷害,認為順從這套體制也會傷害筆者在教學、研究、輔導和服務諸多方面的動機純正性。亦即,如果將「通過評鑑分數」作為最高目標,非常有可能會在教學上選擇花俏媚俗、討學生喜歡卻沒有啟發性意義的教學行為。在研究上可能傾向套用既有模型或理論,快速生產沒有創意的期刊論文,用以衝高研究點數。在輔導服務上,則可能以虛情假意、貌合神離的姿態應付學生和社會大眾,從而完成形式上符合要求但內在漠不關心集點行為。

此外,筆者也深知:一套扭曲的教師評鑑制度不但對「學術作為一種志業」有著深重的傷害,更明確看到其所衍生出的隱性功能,亦即這套制度造成的權力關係版塊移動。結果是,行政凌駕教學,行政主管專制獨裁,並在教師懍於權威、噤若寒蟬的沉默中,運用權力來積累個人最大利益。

基於以上觀察,筆者決定於4年前徹底杯葛所服務學校的集點式教師評鑑制度。至今筆者已連續4年教師評鑑不及格,預估在1年半後,筆者將因連續6年不及格而承受學校不續聘的惡果。當然,筆者深信自己距離不適任教師的標準非常遙遠,只是因為不配合申報點數而導致不及格。如果學校教評會果真以單一因素將筆者不續聘時,筆者將尋求法律途徑予以救濟。依據原《教師法》第14條精神,筆者有機會在一番痛苦的法律訴訟折磨後,伸張正義且保住教職。

然而,依據新修正的《教師法》,不但從過往不續聘審議要求教評會「三分之二以上同意」的重大議案審議標準,改為只需「二分之一以上同意」即可的「資遣案」,而導致校內救濟教師的手段盡失,更會讓法院無從依原《教師法》第14條精神,來認定筆者是否有「違反聘約、情節重大」、是否因為其他不適任因素而構成學校不續聘理由。也就是說,如果依據教育部《教師法》的修正條文,筆者尋求法律救濟的途徑將被封死。

這帶來的結果將是:筆者的公民不服從運動功敗垂成。儘管在教學、研究、輔導和服務上,筆者曾有一定的口碑和貢獻,但卻將僅僅因為「不主動申報積分」的良心堅持,而成為新修《教師法》的刀下冤魂。

為了捍衛自己的工作權,為了學術自由理念的堅持,筆者要提高分貝大聲喊出,教育部的《教師法》修正案是個惡法。懇請立法委員們,擦亮眼睛、明察秋毫,盡好把關的責任,勿成為打壓大學教師學術自由的共犯!

瀏覽次數:210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周平畢業於素以社會批判享盛名的紐約新社會研究院。在南華大學應用社會系任教。曾擔任國際長和系主任。現為台灣高教工會副理事長。雖然念的是社會學博士,但不願墨守成規,總喜歡撈過界,對佛學、量子物理和天文學有高度興趣。除長時間投入二胡、大提琴、葫蘆絲和把烏的練習與演奏外,也常在報端為文批判不公不義的社會現象,特別是教育亂象。在學校除了較傳統的社會學外,也開授笑話、動物、瘋癲和音樂等社會學課程。由於英文尚可(謙虛的說法),曾擔任國際長職務,周遊列國、廣結善緣。近年來,透過生命教育演講,在各高中啟發上萬高中生。也透過大規模開放線上課程,與虛擬世界的選課同學結緣。此外,周平其實是個極重度殘障者,日以繼夜地在病苦當中,體驗生命的意義。這一生的座右銘是,生死隨緣、苦中作樂、嘻笑怒罵、不平則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