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日前藝人宥勝在臉書上一連發表了兩篇關於教養孩子的貼文,他的孩子因為不願意遵守睡覺時間的規矩,刻意拖延收玩具的步調,他為了希望教育孩子遵守大人所設的「界線」,便在孩子面前將玩具給撕毀,並要孩子跟玩具道歉。

在網路上已經有相當多的文章撻伐宥勝的行為,並討論在類似的情境下可以採用哪些替代「方法」來管教孩子,本文意不在此,只是想從我的角度──也就是一位(並非兒童心理專長的)心理師,來和大家談談在育兒之旅上可以保持怎樣的「心態」。

大家為何如此憤怒?

宥勝的第一篇貼文引發了大量的憤怒,連我自己在看的時候也有些生氣,並非因為我不認同他的教養方式,我相信父母難為,孩子都有逼瘋爸媽的能力,有時父母在抓狂下採取較嚴厲的管教方法也是可以理解的;或許讓我不舒服的,是這篇文章中的口吻,尤其是最後一句話「不收玩具很簡單,我就直接摧毀給你看」中的絕對宰制態度。

它勾出了許多人被權威不當對待的痛苦,網友們紛紛分享,這些經驗如何對自己及關係造成難以抹滅的傷害。我也想到了自己在小學三年級時參加作文比賽,只因為在老師尚未給予指示前,就在稿紙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就被賞了一個耳光,事後當我看到這位老師甚至還洋洋得意地對我的導師炫耀,他管教學生只要用手掌就夠了時,即便是幼小的心靈也感覺到強大的恨意。

一篇文章會引發出那麼多痛苦與恨意,相信是宥勝始料未及的,而因此成為眾矢之的也就不奇怪了。當時的我們年紀還太小,無法替自己做些什麼,但現在不一樣了,人們在網路上可以、也需要為過去受傷的自己討個公道,這是對威權的報復。

孩子的界線也需要被尊重嗎?

宥勝在第二篇貼文中解釋了前因後果,強調他並非在憤怒下才摧毀玩具,而是「狠心劃下界線,孩子才會有所依歸」。姑且不論「摧毀」這個行為本身是否可能真的不帶怒氣,他的話進而讓我去思考,當父母要孩子尊重界線時,本身是否也試著小心去維護孩子的界線?

孩子雖是父母所生,然而並非其所有物,需要被好好對待,但是管教與傷害之間的這條界線相當模糊,就拿呼巴掌這個行為來說,在幾十年前可能還是被默許的懲罰,但在現今已不合適。在管教的過程中,我們也逐漸替孩子形塑出界線──大人可以怎樣對待我?什麼時候是合理的?而在什麼情境下又代表不對勁?

相較於身體界線,心理層面的界線更為抽象,難以拿捏。我認為父母親難免會讓孩子挫折且感到受傷,但透過摧毀心愛的玩具,讓孩子「心碎」來養成守規矩的目的,所付出代價會是什麼?是否太高了?但不痛不癢的懲罰又是否會寵壞孩子呢?

我並不想撻伐宥勝,因為即便我是心理師,對這些問題也沒有絕對的答案。然而正是因為這一切沒有標準答案,我們才要時時提醒自己,必須謹慎拿捏管教與傷害間的界線。

我們都聽過有些人,陷於痛苦甚至是受虐的關係,卻又不願意離開。或許是因為在他們過去的經驗中,傷害與愛總是綁在一塊兒。諷刺的是,他們的父母之所以不惜用傷害孩子的方式來管教,正是因為不希望孩子日後受傷,沒想到卻讓孩子習慣處在受傷的關係中。

另外,在自媒體的時代裡,許多家長並沒有尊重孩子「未來」隱私權的界線。網路是頭巨獸,可怕的是所有的資訊都能被輕易複製且永久保存。無論是否是公眾人物,在孩子尚未能表達自己的意願之前,家長的「分享」需要小心謹慎,甚至要去設想孩子長大後是否樂見這些資訊被放在網路,對於這件事情我的態度很明確。

父母可以允許自己犯錯嗎?

家庭當然會傷人,父母也時常犯錯,這才是現實世界。我並不期望有任何父母親能做到完美;相反地,期待自己能做個完美的父母,本身反而是個問題(請見我對〈不存在的房間〉的影評)。

精神分析學家溫尼考特(D. W. Winnicott)曾提出「夠好的母親」概念,鼓勵父母親自我接納,不要過於在意外界的眼光,強逼自己要做完美的爸媽,因為這樣只會讓我們把焦點都放在他人與自我身上,而看不到真正的孩子。

夠好的母親並非代表永不犯錯,而是能對自己、甚至孩子承認自己的錯誤。父母在憤怒下不小心傷害了孩子的感受,這是難免的,但事後是否有勇氣承認自己因為讓孩子受傷而感到愧疚,並向孩子道歉,則是關鍵。

若在孩子心中,父母親永遠是對的,那錯的便永遠都是自己,這將對自我價值感造成難以抹滅的傷害。

我們需要的,是了解、尊重與關懷

身為心理治療師,有些人以為我能洞察人心,對如何能「治癒」他人了然於胸,這是天大的誤解!

隨著經驗累積,我越是謹言慎行,知道自己永遠無法真正了解一個人,正是因為如此,才需要懷著謹慎、謙虛且溫柔的心,試著去了解與照顧對方,而就算我再怎麼努力,也都有可能讓來談的當事人感到挫折,甚至是受傷──這是親近關係中的樣貌,而唯有與一個人建立真實的關係,才有機會能幫到對方。

我時常想,或許生活中的親密關係也是同樣,無論是相識再久的家人或者夫妻,我們都必須抱著「未知」的態度與對方相會,沒有人能完全知道另一個人的感受與需求。這一絲的未知不會讓彼此生疏,反而會提醒我們,永遠別忘了,要去了解、尊重、關懷所愛之人。

瀏覽次數:6632

延伸閱讀

以助人工作為終生志業的臨床心理師,學歷為諮商心理學博士,曾於醫院身心科服務,目前於社區及大學從事個別諮商工作。希望從電影與時事中分享身為一位心理治療師的觀點。經營Facebook粉絲團「心理師的心裡話──方格正的工作隨筆」,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來逛逛。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