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翻攝自帶我去月球臉書專頁

很抱歉,我無法客觀地評價這部電影,因為自從聽到女主角恩佩唱起「走,帶我走,離開空氣汙染的地球……」開始,無以名狀的情緒就在胸口堆積滿溢。或許是因為我今年與主角們同樣38歲,而大螢幕所上演的,同樣也是屬於我的1997。

(以下有劇情)

(以下有劇情)

(以下有劇情)

(以下有劇情)

(以下有劇情)

為了追求完美,我們拋棄了真實的自己

以心理師的角度來看,這幾乎算是一部宣導「心理健康」的電影。女主角恩佩為了一圓星夢,隻身前往日本奮鬥,但在20年後等著她的,卻是失意潦倒的人生,也因此結束了生命。正當男主角正翔萬分後悔自己過度鼓勵恩佩去追逐成功時,在因緣際會下,神秘力量讓他回到1997年,有3天的時間來改寫結局。

在恩佩的原生家庭中,媽媽被困在自己不快樂的婚姻裡。恩佩拚了命想去日本發展,除了想離開這個爭吵的家庭外,更重要的是,她希望自爸媽能以她為榮,似乎只要她成功,就能拯救這家庭。

於是恩佩不給自己任何退路,不斷要正翔告訴她「妳是最棒的」、「妳一定會成功」。但如今飽經世事的正翔明白,正是這樣的「正能量」害慘了恩佩,讓她學不會如何面對失敗。於是正翔努力想傳達給給恩佩,「就算沒成功也沒關係」、「不管別人怎麼說,在我心裡,妳永遠都是最棒的」,最後這些話終於傳達進恩佩的心中,電影也有個快樂的結局。

在現實生活中,也有許多恩佩走進我的會談室來。她們的痛苦,一方面來自於自己無法成為心目中「理想」且「成功」的那個自我,另一方面更為當下的痛苦而感到難堪,無法接受自己竟然陷在這麼多「負面」情緒走不出來,希望我可以幫她們拿走這些負面情緒。

這是雙重的痛苦──因失敗而痛苦,也因無法接受自己的痛苦而痛苦。

回顧她們的成長經驗,許多恩佩來自於管教嚴厲,且不擅於照顧情緒的家庭。在她們的經驗中,關愛都是有條件的,而哭泣、軟弱、與憤怒都是不好的(父母可能說:「做錯事還有臉哭?」)。為了獲得重要他人的認同,她們拚了命努力,同時壓抑那些真實卻不被允許的感受。久而久之,恩佩們所追求的,早已分不清究竟是父母的期待,或是對自我的要求。

於是恩佩們成了完美主義者,而追求完美的代價,則是背棄、甚至憎恨真實的自我;因為在她們心中,父母也不想要如此脆弱的她們。我的工作就是嘗試幫助恩佩們看到、聽到、感覺到真實的自我,進而能接納,甚至是疼惜內心深處那個害怕被拋棄,且哭泣不止的孩子。

這並不容易,所以我跟恩佩們日復一日地努力著。

重新認識,張雨生

如同《我的少女時代》,這部電影也重現了90年代的街景(尤其是西門町),像是電子雞、「格鬥天王」街機、「蓋酷家族」的大頭貼,以及兇得要命的教官,一塊塊地拼湊出我們青春。

儘管很掃興,但我必須老實說電影與現實還是有很大的差異。當年多數高三生(包含我在內)的生活,完全不像主角們如此多采多姿。那時聯考錄取率僅5成多,我的高中生活被小考、月考、模擬考填滿,這一切全都為了考進好大學。更重要的,張雨生當時並不紅,不太會是高中生崇拜的偶像。

張雨生在我9歲時以〈天天想你〉出道,由於高學歷以及老實的外型,唱片公司將他包裝成乖寶寶型的學生歌手。高亢的嗓音、清新的形象,配上鼓舞人心的廣告歌曲〈我的未來不是夢〉,讓他紅遍大街小巷,也是我這個小學生心目中的偶像,或許因為他跟我一樣,都屬於「好學生」,後來電影《七匹狼》的演出,更他的人氣帶向巔峰。

之後他因為當兵中斷演藝事業,退伍後發行由他一手包辦詞曲的〈帶我去月球〉,我也買了錄音帶,裡面有很多創新元素,但國中生的我除了主打歌之外,其餘的並不欣賞,因為「這不像我認識的張雨生」。好在在後來發行的《大海》中,唱著抒情歌、熟悉的張雨生又回來了。然而,90年代中期是香港四大天王的天下,跟其他盲從的國中生一樣,我不再關注張雨生。

直到他離開的20年後,我才從不同的角度去認識那個和你我一樣,在事業上打拚的張雨生,原來他從來就不是人們以為的乖寶寶。他對音樂異常堅持,尤其喜歡搖滾樂,不滿足當一個被包裝的偶像魁儡。他是幸運的,因為當年飛碟唱片的老闆彭國華也支持他,於是他才有經費去做那些非主流、極有可能賣不好的音樂;但他也懂得妥協,在失敗後也能順著市場需求,唱著由別人寫的、慢板的芭樂歌,這是何以後來他的專輯風格如此迥異的原因。

如今最讓樂迷津津熱道的,是94年發行的《卡拉OK,live!  台北,我》。張雨生將所有才華傾囊灌注在這張專輯。滿是意象的歌詞中,古典文學的底蘊散發著光芒;而狂盪的distrotion電吉他獨奏,嘶吼著對搖滾與金屬樂的熱愛。

張雨生在鏡頭前不太擅長說話,正當港星唱著〈吻別〉、〈忘情水〉等露骨情歌時,他的歌如其人,總是要用點心才能聽見,隱諱地訴說對於流浪動物及精障者的關懷、神的信仰、創作者的心路歷程,甚至也包含了對早逝妹妹的哀悼。換句話說,這是掏心掏肺的坦誠之作,他把最好、最真的張雨生毫無保留地攤在世人面前,換來的卻是慘淡的銷量,可以想見對他的打擊有多大。

然而他並沒有就此放棄,仍不停努力在理想與市場間找尋平衡,後來張惠妹的出現,讓他充分展現了身為製作人的才能,正當兩人一同綻放出最閃耀的光芒時,張雨生這顆星卻先熄滅了。

如果這世界還沒有準備好接受你

當聽到正翔告訴恩佩,「不成功不代表沒有才華,或許是這個世界還沒有準備好接受妳,或許是妳不知道如何去面對失敗。」我明白了,這的確是部張雨生紀念電影,如同當年的台灣也還沒有準備好接受他的音樂。

如果世界還沒有準備好接受你,你會怎麼做?是放棄自我,向現實妥協?還是唾棄這個世界,然後自怨自哀?張雨生選擇從不放棄,努力讓世界接受自己。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家境並不好,所以他需要賺錢幫忙家裡;我也知道,他並沒有就此追名逐利,始終是那個對音樂誠實的metal kid。〈帶我去月球〉的歌詞,早已訴說出他的心聲:「看看我的瞳孔,還燃不燃燒燄火;看看我的笑容,是不是還保有自我」。

最後我要謝謝這部電影,讓我能與張雨生再見。

正翔與恩佩好不容易趕上了演唱會,舞台的光照亮他們期待的臉龐,鏡頭穿過重重人海,曾經熟悉的清亮嗓音開始唱著,張雨生的身影終於又清晰地浮上眼前。忍了20年份的眼淚,不聽話地奪眶而出,我握著拳頭顫抖著,分不清我所懷念,並正在say goodbye的,是已逝的張雨生,還是18歲的自己。

瀏覽次數:1876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以助人工作為終生志業的臨床心理師,學歷為諮商心理學博士,曾於醫院身心科服務,目前於社區及大學從事個別諮商工作。希望從電影與時事中分享身為一位心理治療師的觀點。經營Facebook粉絲團「心理師的心裡話──方格正的工作隨筆」,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來逛逛。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