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TripAdvisor

「學習型城市」應該是個有力的概念,但很容易被庸俗化的解釋,以為是說生活環境中擁有豐沛的學習資源,讓人高高興興、容易學習。因此,在「學習型城市成果展」中只看到熱熱鬧鬧的學習成果展演發表,便不足為奇。

其實,真正的「學習型城市」首先該解放學習的觀念、形式與內容,在生活之中、人群聚集處,由生活的議題帶來問題意識,作為學習的切入點。學習設計者在生活表層的需求、真實的問題以及人民的能力開展之間,設計方案與行動,透過學習網絡,讓人在社群的支持中發展自己,並解決集體的困境。

如果我們看不到生活脈絡中的學習,便無法瞭解學習如何由個人到社群間發生,多元社群的多樣化學習行動,又如何一點一滴改變城市的生活、文化、社會、經濟與政治。學習型城市的力量源自「社群共學」的方法,先讓人民有機會翻轉自身的處境,在生活中當主人,再當城市的主人。

從臭水溝變身親水景點

過去4年,教育部在全國浩大推動「學習型城市」,但4年下來,卻強烈地感受到結果是如此空洞虛弱。因為太強調「與國際連結」,以至於當縣市政府不願投入的時候,便無力解決思想與行動上的僵局,很多活動形同空轉。另一方面將原本應該全力以赴的生活連結路徑抽象化思考,結果也失去了在細瑣處與人民站在一起豐富行動策略的機會。

日本有非常多河川改造帶動城鄉發展的長期經驗,可以做為「學習型城鄉」的範例。以全促會即將出版的「三島市源兵衛川改造案例」而言,25年前的源兵衛川是條臭水溝,一度要被加蓋處理掉。居民想要重新恢復這條河川的活力,但是沒有一個居民是河川整治的專家,當然更沒有人一開始便知道該怎麼做。

於是,三島市民自發組成調查團、河川清潔隊、梅花藻復育志工,進行義務環境教育、生活美學創造、小型座談、河川導覽……等等活動,透過各式各樣的調查、講演與學習,共同摸索守護河川的方法。25年下來,他們真真實實成為源兵衛川的主人。源兵衛川流域有60幾處據點被居民認養,敏感生態物種及其棲地都有專人維護保育。環境教育、文化創造與習俗慶典豐富了整個城市與河川的關係,其實質內容正,也是生活中不間斷的跨代學習,讓整個城市成為一個親水、懂水、以河川為驕傲的永續城市。

25年歷程讓三島市的水景變得非常有魅力,看著這條悠悠流過城鎮中心的源兵衛川,想必會讓很多人有所啟發與感動。因此這個12萬人的城市如今一年有700萬遊客,其中有400萬是回流客。各地的人造訪三島市,就是為了親近這條短短的源兵衛川。而學習型城市總是不斷長出新經驗,去年我們重訪三島市時,他們宣告正要啟動另一個規模更大的「御殿川再生計畫」,居民已經自發進行了2年的河川調查。

點亮100個鄉鎮區市

源兵衛川的案例由河川再造到地域再生,再到地方上的元氣再造。人與環境的精神文化在過程中同時經歷改變,呈現生氣勃勃的特質。學習型城市的政策目標便是該引領、發展城市生活中這種生氣勃勃的力量。如果可以像三島市民那樣務實前進、不尚虛工,以25年時間點亮一整個城市的熱情與信心,而人民的社會網絡可以一直累積成長,這該多有力量!

未來的學習型城市政策需要重新檢討,訂定一個比較接地氣的目標。我建議,學習型城市重新更名為「學習型城鄉」,將施作重心放在比較小的鄉鎮區市行政層級,因為各式學習社群的力量輻輳在規模比較小的生活圈,會更容易感受到其中引動的變化。不妨以「點亮100個鄉鎮區市」為願景,以發展在地學習型社群網絡為策略主軸,在方法論上對民眾的活力與在地脈絡有更深切的體認。

在這個時間點提出學習型城鄉的轉型,對於社大有特別的意義。今年是社大20週年,我們思考著跨入下一個20年的社大2.0,也正包含了「城鄉是一整個學校」的反省。在過去4年間我們看到以大學引領的網絡平台,也看到區公所引領的組織,但那麼多社大參與其中,只有少數縣市短暫建立了以社大為主要引領機制的平台。就算設立了社大平台組織,也沒有決策權與話語權,組織能量非常脆弱。期待在下一階段,全國87所社區大學能在學習論述、在地組織等面向,發揮更深刻的影響力。

(作者為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秘書長。)

瀏覽次數:814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全促會」是一個支持各社區大學扎根田野、催生公民社會的成人解放教育倡議組織,「社大好野」專欄將致力詮釋社大的實踐經驗,從社大的觀點爬梳社會的發展。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