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石鄉兒童在逢甲大學的「一日大學生」體驗。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教育部近來推動大學社會責任(University Social Responsibility, USR),儼然成為高等教育的新解方。過去一年間,筆者觀察到全國各大專院校一窩蜂地提出各種社區參與和社會實踐計畫,極力爭取教育部的經費補助。一時之間,USR成為台灣高教未來發展的新藍海和新航線,各校莫不躍躍欲試。

教育部此種由上而下的政策指導與資源誘導,雖然立意良好,但是在現今面臨少子化的高教寒冬之際,各大學所推出的USR方案,究竟是社會的解方良藥,還是高教的慢性毒丸,值得社會大眾與各界一同來深思。畢竟,大學教育最後產出的,是身負台灣競爭力的下一代年輕人,不可輕忽兒戲。

大學與教授的角色轉變

大學存在本來就是為了回應社會需求與國家發展的需要。「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追求至善乃是大學存在的終極目標,而大學藉由知識力量與科學技術解決社會問題、推動國家發展,則是達成此一目標的策略與方法之一。

在如今這個「世界是平的」全球經濟體與萬物相聯的大數據時代,大學的角色逐漸從過去「傳道、授業、解惑」的教師供給端思維,往「以人為中心」的需求端調整。隨著線上課程與數位平台的興起,大學在現今社會的角色與功能將不只著重於傳統的師生的垂直關係,更朝向多元利害關係人的平行關係發展。

例如:近年來,教育部和科技部為強化大專校院與區域連結合作,培育對在地發展能創造價值的大學,正全面引導學校師生組成計畫團隊,主動和社區、社會、產業結合,將知識傳遞給社會大眾,帶動所在地區繁榮與發展。此種讓大學走出學術象牙塔,使大眾可以更親近專業知識,促進社區、產業發展和社會進步的行動,是大學未來的新想像。

然而,在舊價值體系快速崩解,新力量尚未崛起的典範轉移之際,現今大學應如何推動USR?從事USR的教師又應如何融入社會之中?我想在USR這條路上,大部份的大學與教師目前都仍在摸索中前進。

面對全球化與科技化二股世界力量的夾擊,台灣今日的大學如何帶領學生駕馭明日不確定的未來?以下謹用筆者近來在逢甲大學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推動的「設計未來學程」,野人獻曝,與讀者一同想像大學如何融入社會,實踐大學社會責任。

未來如何教?

「未來」可以藉由學習來預測或教學嗎?這是我們要克服的最大前提與疑問。從學理而言,未來學(Futurology)是綜合研究人類重大領域未來趨勢、可能圖像、面臨挑戰、採取對策等內容的新學科。從研究的角度,未來學是一項難度很高的研究,因為我們很難集中研究一項尚未發生的事件。但是從教學的角度,如何帶領學生想像與預測未來,卻可能是有跡可循的。那就是先對已發生的事件進行歸納與總結,就一定能在某種程度上預測未來,正如瞭解染色體中的DNA分子,便可以預測生命的特徵一樣。

只是,因為每個人的知識和眼界所限,我們對未來所作出的推測未必中肯,而這往往也是預言與事實之間偏差的原因。要準確地預測未來,一方面要保持自身的中立,另一方面也要擴寬眼界,努力與最新的科技發展及社會趨勢動向保持緊密的接觸。

故在學程籌備之初,我們首先盤點並預測台灣未來的人口趨勢與經濟社會變化,大膽提出20年後台灣社會將面臨的三大挑戰:高齡社會、凋零城鄉、稀缺資源(包含經濟發展、環境永續與國際政治)。這三大趨勢是現今20歲左右大學生未來無可迴避的事實,也是沉重但卻隱形的壓力。

但這一切都要回到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Student-centered teaching and learning)。在台灣,每年進入大學就讀的大一學生,都經歷了超過12年以上的正規教育體制。雖然每位同學的求學與生命風景各不相同,但其學習模式與慣性卻可能極為相似。然而以現今科技進步與人口結構改變的速度,面對全球AI科技與台灣老化人口大浪的來襲,今日的大學生是否深層地「認識自我」,是他們能否「預見未來」的關鍵。為了讓同學擺脫過往以教科書背誦與考試為主的學習慣性,「設計未來學程」的教學不在於上課,而在於實作過程的「參與」、「失敗」和「韌性」(Resilience),並鼓勵學生跳脫框架思考(Thinking outside the box)來學習。整體課程的設計十分強調「讀中學」、「做中學」、「玩中學」、「對話中學」、「分享中學」、「競賽中學」、「失敗中學」等原則。這些原則的實踐,需要個別學生的努力,也需要團隊合作的協力。

為了要開設這樣的學程,挑選合適的教師是一大挑戰。因為我們要吸引一群不喜歡只在教室純教書的教師,找到一群不喜歡只為發表而研究的非典型老師,喚醒一群敢帶同學一起做夢的教育先行者。我們希望這一群老師可以帶學生進入場域,探索問題;和同儕一同合作,領引學生思考未來。

所以在教育部大學社會責任計畫(USR)的支持下,我們邀請了橫跨校內5大學院(人社、商學、資電、建設與設築學院)的十幾位老師,結合真實場域與業界講師的力量,打造學生對不可知未來的想像力。此外,我們推動 以問題解決為導向(Problem-based learning, PBL)的跨領域實作教學,並將課程學習目標設定在能帶領學生回應20年後社會與科技變化下所需具備的能力,進而引導學生習得所應具備的科技想像與人文跨界視野。

我們為何設定20年後的世界做為教學情境呢?原因是目前在大學就讀的學生大都約莫20幾歲,20年後他們正值壯年,擔任社會的中流砥柱,那時他們所要面對世界(社會、產業、科技、環境……)的競爭力,才是我們今日在大學要培養的能力與教學重點。

為了達成此一教學目標與教育願景,此一學程的教學方式必須捨棄過去照著教科書進度上課的線性思維。學生就像是從老師的後照鏡中往前開車,他們學到的均是過去的已知知識。但設計未來學程是「用未來想像現在」,故教學情境的設定與如何激發學生想像力,便成為教學的重點。

設計未來的教學實驗

以下,就用我們近來帶領同學所執行的一項真實專案,說明如何執行以問題解決為導向的跨領域實作教學。

今年8月23日台灣南部地區被水災所重創,其中又以嘉義縣最為嚴重。恰巧我們授課教師帶領一群大二學生,一同走進被823水災重創的嘉義東石鄉,探索當地偏鄉社區的需要。

在整個學期中,同學藉由「社會偵探學」、「找錢大作戰」、「地方創生」等三門課程,老師採取動手實作與問題調查的行動研究與場域觀察,以專案模式帶領學生一步一腳印地發現東石偏鄉長者移動不便的就醫需要、隔代教養的家庭結構、土地貧乏導致的人口外移等三大社會問題。為了活化偏鄉、引入資源、啟動希望,其中有一組同學們與東石愛鄰協會合作,共同發起為偏鄉小孩募資、到台中逢甲進行一日大學生體驗的群募專案,用教育解決偏鄉問題。為了讓專案成為真實的行動方案,我們邀請紅龜群眾募資平台創辦人也加入教師群行列,來到課堂中指導同學如何企劃募資專案、如何撰寫募資文案,如何拍攝感動人心的微電影,最後並將同學們的期末報告上架到募資平台,進行真實的網路募款宣傳。

在修課同學們的各方奔走與動員之下,最後成功幫東石鄉孩子們募得超過4萬多元的愛心捐款,這一群大學生並於10月下旬邀請東石鄉小學生來台中旅行,於逢甲體驗一日的大學生活,讓偏鄉小孩可以真實體驗這個世界的美好與廣闊,為東石鄉孩子們在未來求學成長的道路上,埋下小小的盼望種子,期待有一天能實現真正屬於他們自己的大學生活。

東石鄉兒童在逢甲大學的「一日大學生」體驗。作者提供。

陪伴是大學走入社會的關鍵

事實上,20年後的未來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身為教師的我們也不一定知道。但在如今的人工智慧與萬物聯網世代,想像力與同理心才是人類無法被機器人與演算法所取代的軟實力。而身在這個典範移轉世代洪流之下的大學老師,投入更多心力與時間,以真實的情境課程,引領並陪伴同學走進社會現場與問題之中,實作地培養出學生這些難以言傳的跨領域能力、無形思維與人文視野,是教師責無旁貸的責任。

或許,陪伴才是USR真正的價值之所在。

瀏覽次數:401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逢甲大學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什麼是入世?什麼是出世?經世濟民是久遠的事?

什麼是學術?什麼是學者?學術關乎社會什麼事?

入世學者,跨越人文與科學,鏈結理論與實務;

學者入世,用文字記錄時代,以行踐參與歷史。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