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這個暑假份外忙碌,帶逢甲大學碩士班學生們走了一趟為期12天的澳門、深圳與香港之旅,三個都是富有移民文化的城市。海外移地教學的旅行目的很簡單:增加學生的國際移動力與世界觀,特別是鄰近我們周圍的城市。

這一趟粵港澳大灣區學習之旅定位為社會創新創業的走訪與調查,包含了3本介紹城市專書的事前研讀、3個城市的親身深度探索、4所大學的學生互動與教師授課,與超過20家當地社會企業與機構的參訪與研究。

是香港人、澳門人還是「灣區人」?

深圳、香港、澳門這三個城市是粵港澳大灣區的重要代表。粵港澳大灣區是由圍繞珠江三角洲的城市所組成,包括香港、澳門、廣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東莞、肇慶、惠州和江門等城市群組成。它是繼美國紐約都會區、美國舊金山灣區和日本東京都市圈之後的世界第四大灣區。2015年,灣區城市群的GDP總量達1.34萬億美元,總人口6,618萬人,人均GDP為20,255美元。

在2017年尾至2018年始被提倡的身份認同概念「大灣區人」,是粵港澳大灣區內、尤其是香港居民「未來的新身份」。該概念的提倡者是一些中國內地或親中人士,他們認為隨著粵港澳大灣區進一步融合,區內的人們自然會產生「灣區人」認同,認為屆時「人們不再以城市本位去思考,而是用最科學、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去選擇就業、置業和生活的地區」。

我個人覺得這個概念對台灣下一代的年輕人有十分重要的意涵,對台灣高教的未來發展也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所以我們決定親自去走訪一趟「大灣區」,瞭解「灣區人」概念是否有可能形成?

來一場「海外獨立研究師生旅行」

早在2017年8月,逢甲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招收第一屆新生入學時,我們就開始啟動一個小小的教育創新實驗──啟發更多由下而上的青年力量,讓年輕人在有限風險控制之下,走一條大膽的英雄冒險之旅。因此,每年舉辦一次「海外獨立研究師生旅行」,這個想法便從我的腦海中跳出來。一個獨立完全放手、讓學生親手規劃與決定所有細節的海外專案,可以同時學習安排行程住宿、設定研究問題、規劃研究田野、學習調查方法,更有實際動手做的跨國交涉機會。

雖然說「行萬里路,勝過讀萬卷書」,但在如今到處充斥過量資訊的地球村世界,事先的準備功課若做得深,將有助旅行途中更深層的觀察與反思。所以在前往3個城市之前,我們先要求學生分組討論3本述說各自個城市過去與現在的專書。這三本書都和城市/移民/認同有關,分別是:

《隱形澳門:被忽視的城市與文化》,2018,李展鵬著,遠足文化。
《香港模式:從現在式到過去式》,2015,呂大樂著,中華出版。
《深圳人》,2017,薛憶溈著,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藉由事前閱讀這三本書,帶我們先行理解澳門、香港、深圳三地的過去與今日,有助於我們踏上這一場社企的跨文化旅行,與對粵港澳大灣區未來的想像。

李展鵬的《隱形澳門》。

首發城市:澳門

我們的首站是澳門。從《隱形澳門:被忽視的城市與文化》一書中,作者李展鵬帶領同學認識澳門人的內心糾葛:我是誰?我來自那裡?我要去向何處?地方認同是此行澳門的探索主題。回歸中國後的澳門人如何看待自己的新身份?老一代與新一代有何不同?留在澳門拚搏的人、遠赴海外發展者與從外地移居者之間有何差異?

在澳門短暫停留的4天行程中,我們請到澳門理工大學的文化創意產業教學暨研究中心客座教授于國華博士來當帶路人。長期研究兩岸四地的于博士是澳門政府從台灣請來的華人文化創意專家,進行為期2年的研究。在澳門期間,于老師除了帶同學去大三巴與澳門博物館,瞭解澳門的過去與現在之外,也安排了創意光點Creative Spot Macao的參觀課程,讓同學親身瞭解澳門的文創產業現狀;並邀請澳門旅日當代藝術家劉善恆,親自為我們解說他的作品,更有創意光點老板James、投資人Johnny Wong,和公創所同學分享做為一位澳門人的身份認同與地方感。

在澳門文創中心聽相關介紹。作者提供。

富地方感的創意城鄉:以文創拉動,或以觀光推動?

在第三天的澳門參訪,因著臨時下了一場大雨而很「文創」。當天我們參訪了澳門文創綜合服務中心,花了近三個小時理解在台灣十分習以為常的文化創意產業的創新與創業。此外,于老師也介紹澳門旅遊學院的實際體驗與經驗,讓同學品嚐澳門創意美食與理解大學實習餐廳的實作。

為何澳門政府要推動文化創意產業?這是同學們在訪談過程中的一個大疑問。全球GDP排名第三的澳門,2017年人均所得7.9萬美元,這個城市的發展很清楚是從促進經濟與保障就業出發。因此「賭場觀光」成為一種手段,但也為此付上了社會代價。而有錢之後的澳門人,卻缺少了一種底層的價值信仰與心靈寄託。相對於香港回歸中國後人民意識覺醒所引發的抗爭行動,澳門人對自己的身份與認同雖然也出現了疑義,但因為葡萄牙政府治理的消極風格,讓澳門人在面對回歸事實只能無奈地接受,選擇順從與配合。所以澳門政府極力希望用「文化」來滋養這個賭場之城的荒漠心靈。但卻如同參訪當天出現的雷雨一般,這場人造文化雨來得又急又快。

學生此行也參觀了不少文創小物。作者提供。

這一場企圖以由上而下的「經濟力」,打造由下而上「文化力」的城市創新會如何發展?結果會如何?一場和澳門當局產業經營者的訪談和對話下來,答案仍舊是一片迷濛,看來只能摸著石頭過河。還好,澳門有的是錢,尚有資源來進行這一場社會實驗……

看澳門,思台灣,有種「禮失求諸野」的落差。澳門像是一個有錢的富一代,極力尋找他人的認同;而台灣則像是一個不被理睬的過氣男,奮力想要證明自已的存在感。台灣是先是推動了近20年的地方總體營造,進而推動國際觀光;澳門則是先有國際觀光,再反過頭發展地方文創。不同的發展脈絡,但隠約回歸相同的社會價值主張──富地方感的創意城鄉。擁有豐沛文化力和旺盛社會力的台灣,在面臨資源日漸流失的經濟處境,如何走出屬我們自己風格的路,將是今天這群學生很快即將要面對的真實處境。

瀏覽次數:254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逢甲大學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什麼是入世?什麼是出世?經世濟民是久遠的事?

什麼是學術?什麼是學者?學術關乎社會什麼事?

入世學者,跨越人文與科學,鏈結理論與實務;

學者入世,用文字記錄時代,以行踐參與歷史。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