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日,國際媒體《印勞之聲》(Suara BMI) 披露了在台印尼看護工,長期遭受雇主性侵的醜事;消息傳出,印尼舉國上下同感悲憤,印尼政府更發出了措辭嚴厲的聲明,重申會全力替遭受性侵的國民伸張正義。繼詐騙集團及毒販之後,台灣人再度以強姦犯的國際形象揚名於東南亞!由於此案已進入司法程序,如果只是跟著鄉民敲著鍵盤來譴責加害者的獸行,似乎於事無補。我們更應該關注的,是此案所暴露出台灣社會在體制上的種種漏洞,以及後續會在台印關係、甚至整個新南向政策上所帶來的負面效益。

▋印尼政府可能的政治反應

首先,印尼政府礙於國內保守派壓力,有可能調整對台政策。從1990年代末期走向民主化以來,印尼的國內政治,一直都是保守派伊斯蘭勢力與世俗派民族主義(nasionalisme)之間的角力戰。近年來,由於屢屢傳出印尼移工在海外(主要是中東國家)遭受虐待、強暴,甚至慘遭殺害的案件,印尼的知識分子普遍將移工輸出政策視之為國恥;人權與婦女團體更不斷對政府施壓,要求停止輸出移工。

面對來自民間社會的壓力,身為世俗派的佐科威(Joko Widodo),從兩年前就任總統開始,一方面對知識份子喊話,以包括台灣在內的東亞國家為例,強調很多國家對印尼移工相對友善,並不需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禁止對所有國家的移工輸出。另一方面,佐科威也斷然在去年(2015年),公布了19個前科累累,屢屢傳出虐待、性侵印勞的國家,並停止對其輸出勞工。

尷尬的是,這19個國家全都是位於中東或北非的穆斯林國家!印尼國內的極端派伊斯蘭勢力,因此大力抨擊佐科威總統是「假穆斯林」、「伊斯蘭教的敵人」。由此可知,為了維持對台灣輸出移工,佐科威總統一直承受著來自政治光譜另一端的強大壓力。

可惜的是,這次台灣雇主性侵醜聞案的爆發,給予極端伊斯蘭勢力見縫插針的機會(腦補一下極端派可能端上檯面的說詞:「你們不是一直說東亞這些異教徒國家對我們的勞工很好,不會虐待或性侵我們的子民嗎? 現在好了,異教徒明目張膽地強姦我們的婦女!憑甚麼只禁止輸出移工到穆斯林國家?台灣也應該禁止輸出印尼移工啦!要不然至少給這些異教徒一點顏色瞧瞧~」)

適逢明年的印尼地方大選,被視為佐科威總統分身、第一位非穆斯林擔任首都市長的鍾萬學(BasukiCahayaPurnama)要爭取連任雅加達市長。佐科威總統與鍾萬學市長這兩位世俗派要角,勢必要對台方做出強勢回應,藉以安撫國內的伊斯蘭宗教團體,並讓宗教極端勢力無法藉機興風作浪。目前台灣最可能被拿來開刀的項目,一個是台灣在印尼東北部的摩洛泰島(Pulau Morotai)開發案,另一個則是位在高雄的五輕(第五輕油裂解廠)整廠遷往印尼的出售案。在可預見的將來,兩案之中可能有一案會夭折,替執政當局在明年的地方大選裡祭旗,藉以堵住排外的、極端伊斯蘭勢力的悠悠之口。

▋別再以為移工「無知」

其次,全世界的強姦犯,不分國籍,都是壞蛋;但是像本案加害者這麼愚蠢無知的壞蛋,倒可能真的是「台灣限定」!

看過《世界是平的》這本書的人都知道:在一個資訊爆炸、網際網路如此發達的時代,想幹壞事而不留下紀錄,可說是比登天還難!印尼是世界第四大的智慧型裝置(smart devices,包括手機與平板電腦)市場,包括移工在內的印尼人,「人手兩機」的現象在所多見;在Facebook與Instagram等媒體社交平台上發文與上傳影片,更是絕大多數的印尼移工,在工作閒暇之虞的主要精神寄託,藉以獲得家鄉資訊,並維繫與世界各地同鄉間的情誼。

然而,很多國人不知道資訊產業在印尼的蓬勃發展,還停留在「印尼的資訊很落後」、「印傭很無知,連打字都不會」的想像中;當然,很多人也不知道美國的CNN與英國的BBC,已經成立了全印尼文的網站與電視頻道;印尼的資訊產業市場,早已成為業界龍頭們的兵家必爭之地!

事實上,就連這次率先披露此案的《印勞之聲》,也是一家總部設在美國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新媒體,平常就由兼任公民記者的世界各地印尼移工,自行上傳第一手的報導與影音資料;「自己的新聞自己報」,讓這間新媒體深深獲得世界各地同鄉的支持。

本案的台籍雇主長期性侵印尼籍看護工,卻蠢到沒料到高度使用網際網路的印尼人,會利用平常慣用的科技產品,拍下加害者的獸行並公諸於世。天可憐見,台灣社會對印尼資訊實力的無知,讓台籍雇主疏於防範,讓印勞得以透過科技力量,替自己伸張正義;否則,在缺乏有力證據的情況下,此案很可能被有關單位給「搓圓仔湯」,最終像其他印尼姊妹的冤屈一樣,就此石沉大海。

▋我們還需要仲介嗎?

最後,印尼移工社群所展現出的高度組織與資訊流通能力,讓我們了解到移工仲介已經是一個沒有「存在意義」(raison d'etre)的行業。這個行業的出現,源自於20多年前資訊流通的不發達,必須仰賴傳統口耳相傳的傳播模式,來進行跨國勞動力之間的媒合。如今,雇主跟移工大可透過網際網路與社交網站,自行搜尋人力資源與工作機會;仲介業者這個「尋租者」(rent-seeker)的存在,只顯得多餘。也因此,現今的仲介業者,必須躲在過時政令的保護傘下,憑藉著對市場的壟斷,巧令名目地收取各項費用 (例如帶著移工去搭公車,卻收受上千元的「接送費」)。試問:在台移工大多具有高中學歷(甚至大專畢業者也不乏多見),可以當公民記者,可以當作家,可以自行運用《印勞之聲》這類新媒體來伸張正義;像在美國的外國人那樣,自己上網幫自己找工作,何難之有?又何需勞煩平均教育程度不高的仲介業者們越庖代俎,代為媒介,甚至是幫忙「接送」與「保護」?

至於仲介業者宣稱「可保護外勞,排解勞資雙方糾紛」的說詞,更是與其實際作為大相逕庭。以筆者今年7月份所接受到的申訴為例,一名高雄地區的居家看護工,被雇主強迫到所經營的早餐店打工;被勞工局查獲後,仲介業者不但致電訓斥移工「幹嘛講實話」,還直接扣掉該名移工一個月的薪資,用來支付雇主將付給勞工局的罰款。

此外,很多網路鄉民質疑為何被凌虐、被苛扣薪資的移工,不去撥打政府的「1955」申訴專線;殊不知絕大多數移工下機被仲介業者接走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搜走政府單位在移工救助管道的相關資訊。更何況,如果政府單位已經有能夠說東南亞語言的專人來幫助移工,那由政府直接「保護外勞,排解勞資雙方糾紛」即可,更加證明仲介制度存在的不必要性。總而言之,看著仲介業者過往的劣跡,對照這次強姦案裡仲介業者的消極不作為;彼等為了壟斷市場所做出的強辯之詞,徒令人啼笑皆非!

筆者身為一名印尼裔台灣人,對於姊妹們長期遭受雇主的凌虐與仲介的剝削,在所多聞;苦於人微言輕,真的很難幫得上什麼忙!所幸此次靠著移工姊妹們善用科技力量、自力救濟,才讓相關沉苛再度浮上檯面,獲得廣大鄉民的關注。本案的台籍加害人,已經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無需我們再行跟風獵巫。比較令筆者擔憂的,反而是此次事件,凸顯出國人對於東南亞第一大國的欠缺了解,以及相關法令政策的不合時宜。

更何況,如今我們台灣人在對方的眼中,都是一些詐欺、販毒與強姦犯之流的「人」,同時又不瞭解、不知如何善待東南亞的當地「人」,不禁讓人憂心:我們政府所高唱的新南向政策,到底何時才能做到蔡英文總統當時呼籲的「以人為本」? 希望還在「整理台灣人優勢」的政府官員,能夠早日告訴我們:「人很誠懇」的台灣人,在新南向的時候,到底應該如何面對被我們一路欺負的東南亞人。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