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周書羽攝。

兩周前,台灣媒體報導了印尼即將停止輸出「印傭」的新聞,在輿論引起軒然大波。外界普遍認為此舉將對蔡英文政府提出、林萬億主導的社會安全長照政策,帶來負面影響。此外,筆者進一步擔憂的,則是印尼一旦停止輸出勞動力、台灣不再替印尼創造就業機會,日後台灣向印尼商討天然氣採購時,手中的談判籌碼大減,很可能衝擊到核四封存後的整體能源供應。有鑑於此,勞動部立刻表示:「會積極與印尼溝通協調」。然而,我們的政府單位在關起門來,做出所謂的因應對策之前,產官學界應該先了解印尼官方與民間,對印尼移工議題的觀點與當前的立場。

▋壓抑已久的不滿

長期以來,遠征海外的印尼移民工,在該國享有「外匯英雄」(pahlawan devisa)的美譽。這些印尼婦女多數已婚並育有子女;她們拋家棄子、孤身在外打拚,藉以支應家庭的生活開支、子女的教育經費。然而,印尼民眾眼中的民族英雄,卻在某些國家沒有獲得應有的尊重。特別是在中東國家,由於制度上欠缺民主法治,再加上宗教極端勢力的抬頭,女權普遍低落。

以沙烏地阿拉伯為例,沒有雇主的允許,印尼家事幫傭不准離開家門,雇主毆打、強暴印傭的事件屢見不鮮;然而,該國的法庭判決,卻總是偏袒沙烏地籍雇主,甚至反過來譴責印尼籍女性受害者「裝扮輕浮,誘人遐想」。有鑒於此,印尼民間社會對政府多有責難,認為執政當局沒有善加照顧這些勞苦功高、替印尼經濟創造巨額收益的巾幗英雄。

到了去年,印尼的遠親近鄰、勞工輸入大國的馬來西亞,一則「現在就炒了你家印傭」的吸塵器廣告,更讓印尼社會因為英雄受辱而累積已久的不滿情緒,瞬間爆發。面對沸騰的民怨,印尼政府決定正式於2015年,發布勞動部第260號法令,明確列出了19個不再對其輸出家事幫傭的中東國家。至於中東地區以外,則依個別國家對待印尼移工的情況,「彈性調整」。

此外,印尼政府也透過多方管道,強調日後將從低技術性的家庭幫傭,轉為輸出附加價值較高、包括居家看護士在內的各種技術性人才。怎料,由於印尼文翻譯上的失準,再加上台媒到處亂抄新聞的惡習,以訛傳訛、最終變成了「印尼停止輸入外勞到台灣」;逼得中央社駐印尼的記者,必須當面詢問印尼當局的主管官員,釐清事件的來龍去脈。

▋是家事幫傭還是看護工?

其實,台灣社會每天「印傭」、「印傭」喊個不停,習慣成自然,讓我們忘記了依照台灣法令規定,目前在台灣的絕大多數印尼女性移工,根本不是印尼政府需要減少輸出的「家事幫傭」(penata laksana rumah tangga; PLRT),而是職司照顧失能老人或殘障人士,具有一定技能水平的長照看護士(perawat lansia)。不健忘的讀者,可能還記得藝人李蒨蓉帶外籍看護士參觀阿帕契直升機;宋達民、洪百榕夫婦,公然讓看護士在公園提重物、伺候小孩;李李仁甚至偽造巴氏量表、以看護老母親的名義,讓看護士從事包括伺候陶晶瑩在內的非法勞務。最終這些鎂光燈下的上流人士,都因違反就業服務法,讓專業看護士從事非看護性質的雜務,因而遭受到被罰款、甚至被起訴的命運。

既然印尼停止輸出的是家事幫傭,不是像台灣所引進的居家看護士,且目前只針對人權紀錄欠佳的特定中東國家,那麼台灣實在沒必要窮緊張;畢竟,移工輸出對印尼來說,是政治議題,更是面子問題。如果我們能夠「以人為本」,尊重這些印尼人看護士,明確界定她們專業人士的工作性質,幫印尼政府舒緩國內的政治壓力,則印尼政府勢必不會減少輸台看護士的配額。反之,如果我們繼續踐踏人性尊嚴,放任仲介的剝削,讓看護士去伺候家中的小屁孩大少爺,成為印尼官民眼中踐踏巾幗英雄的加害者,久而久之,印尼政府必定祭出負向調整政策,停止對台輸入看護士,屆時勢必重創台灣的長照與能源供應。

因此,要符合印尼政府對於輸出技術性人才的相關規範,我們應先檢討:對於這些需要一定技能的看護工,台灣目前是否由適當的機構,給予她們應有的專業培訓?台灣對外籍看護士的引進與培訓,長期以來都是由良莠不齊的仲介業者所把持。這些仲介對看護士所進行的「培訓」,大多就是教導她們說簡單的國、台語(還不包括教她們中文的讀寫,因為大多數仲介業者不認為外勞有能力學會讀中文與打中文字),再加上打掃、買菜、煮飯等等與居家看護無關的雜務。

量少且質劣的培訓,卻對看護移工收取巨額的仲介費用,迫使很多移工在開始工作之前就已負債累累。可悲的是,相較於沒有選票的移工,政府選擇屈從於政商關係複雜、具有選票動員能力的仲介業,始終無法對這個龐大的利益共生集團進行整頓。

值得慶幸的是,接下來出手的,將會是把國民英雌送來台灣、不須面對台灣選票壓力的印尼當局。我國政府大可借力使力,趁機整頓拿錢不辦事的仲介業者;甚至廢除仲介制度,由我國外館與東南亞國家的勞動主管機關合作,直接負責看護移民工的引進作業,將移工仲介產業這個龐大的剝削集團,連根拔除。

▋多一點培訓,讓「印傭」升級吧!

沒有了仲介業者,誰來培訓外籍看護工?日、韓等國的經驗,可以做為台灣的取經對象。由日本政府出資、具備半官方性質的財團法人「海外產業人才育成協會」(Overseas Human Resources and Industry Development Association; HIDA),長期替日本政府培訓來自東南亞國家的中、高階技術人才,包括從軟硬體電子工程師,到看護師與護理人員不等。經過了短期但專業的培訓,原本單純的移民工勞動力,成為了具備看護技能的專業人力,不但讓長者們獲得了更有保障的看護照料服務,工作期滿的看護士返回母國後,更得以成為種子教官,將專業技能與寶貴的實務經驗,傳授給在印尼國內的看護工作者。

看到了日本與印尼的成功合作案例,南韓隨之跟進。於是,當筆者於國立印尼大學(Universitas Indonesia)就讀之際,校方的教材與出版品,就不斷強調印尼與日本、南韓在醫療與護理領域上的成功合作案例,並感謝這兩個東亞國家對印尼的醫療與護理技術提升所做出的貢獻。

近年來,由於少子化的影響,台灣高教入學人數銳減;流弊所及,很多大學與專科逐漸面臨了講師與教授過多、英雄無用武之地的窘境。事實上,台灣的大專院校(或許還包括小英總統要重振的技職體系)在醫療與護理等領域的水平,不但贏過南韓,甚至直追日本。我們大可讓醫療護理相關大專院校的教授、講師與研究生們大舉南進,分別在印尼當地與台灣本地,提供印尼看護士的居家看護課程培訓,直接汰換並取代仲介業者良莠不齊的訓練。印尼政府已經放話:日後要輸出的是附加價值較高的技術性人才。我們由大專院校出面培訓長照看護士,這夠專業了吧!?另外,把我們口中的「印傭」、「外勞」,升級為專業的居家看護士,更是給足了印尼巾幗英雌們面子。

更何況,不用擔心專家學者們不願意做,因為台灣大專院校還享有「搞鬥爭」這項歷史悠久的專業技能。反正新南向辦公室已經擺明:以後成立的新南向智庫,找的會是外國籍的專家學者,本國籍教授們如果不願走出辦公室、走入印尼當地、走近移工社群,日後勢必只有枯坐辦公室、在學術象牙塔裡搞內鬥的份。不如政府出錢畫餅,則大專院校為了搶食新南向與長照政策這兩塊大餅,就會降尊紆貴,將移工仲介與培訓的業務整碗捧去,並出手鬥垮握有選票的仲介業者,進而讓社會工作者不必繼續跟仲介業者纏鬥,將有更多餘力去照顧移工福祉。

可惜的是,目前的新南向政策,尚停留在「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的草擬階段;口號喊完了,牛肉卻遲遲端不出來。問題的關鍵,在於新的主政者尚不了解手中握有的各項資源,沒辦法將衛福(長照政策中的外籍看護角色)、教育(大專院校對看護士的培訓能力)、能源(我國政府在進口印尼天然氣時的談判籌碼)等各領域結合到新南向政策中,做出通盤且整體的規劃。

如果連對國內相關領域都還不了解,就更不用奢求主政者能理解印尼在移工輸出政策上的態度與立場了! 其實,只要我們能給予在台看護工在專業與人格上的應有尊重,在娘家的印尼政府就能更從容地面對輿論責難、紓緩選票壓力,也才能一步一步地端出台灣想咬下去的牛肉。換言之,你要搞懂人家,要先懂得尊重別人;給了印尼官方與民間面子,人家才會給你新南向政策想賺到的裡子!

(作者為新住民二代,燦爛時光書店印尼語教師,美國夏威夷大學社會學博士)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