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加達街頭。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時隔七年,雅加達再度遭受恐怖攻擊。在舉世震驚、各國領袖紛紛予以譴責之際,印尼國內卻顯現出一股詭譎的氣氛;畢竟,這次恐攻與以往印尼所發生的類似事件,有著許多迥異之處,使得當地輿論難以驟下定論。

首先,這次恐攻的地點,並不是選在號稱「印尼天龍國」、有著大批「高級外國人」聚集的雅加達南區,包括蘇迪曼(Sudirman)與古寧岸(Kuningan)等跨國企業進駐、高級酒吧林立的新興商業區,而是在逐漸沒落、印尼中產階級流連於此的雅京中區。恐攻現場的這家星巴克,是雅加達少數24小時營業的咖啡廳,很多印尼中產階級文青於周末夜晚,在此徹夜喝咖啡閒聊;一旁的莎莉娜(Sarinah)百貨公司,以販售印尼傳統工藝品聞名;對面的椰城戲院(Djakarta Theatre),肇建於印尼獨立建國之初,堪稱雅京的文化遺產;至於媒體所宣稱的聯合國代表處,則遠在唐林大道(Jalan Thamrin)對街的建築物後方。換言之,這次恐攻的地點,並不同以往恐怖份子所宣稱、「西方人與異教徒逕行傷風敗俗之舉」的場所,反而是代表印尼本國文化的象徵地。


此次印尼恐攻地點在莎莉娜百貨公司附近的星巴克(圖 / 獨立評論@天下)

其次,過去的巴里島夜店街與雅加達澳洲大使館爆炸案,皆憑藉著設計精良的汽車炸彈與訓練有素的恐怖份子,靠著極低的人力成本,卻能造成極大規模的傷亡。相較之下,此次恐怖攻擊出動的人數很多,造成的傷亡卻極少。五名恐怖份子斃命,卻也只殺死印尼人與加拿大人各一的兩名平民;被圍捕的其中兩名嫌犯,竟然跑到空曠的停車場,於小客車後方躲藏,最終還滑稽地自行引爆炸彈,寫下了「恐怖份子不殺無辜平民,只殺恐怖份子」的歷史新頁。散兵游勇、亂槍打鳥式的攻擊,讓目睹圍觀的群眾,一開始誤以為是一般的警匪槍戰,不少人還跟路邊小販點餐,準備一邊大快朵頤、一邊欣賞這些屁孩如何好好被警方修理一番。

相比之下,印尼過去由伊斯蘭祈禱團(Jemaah Islamiyah)主導的恐怖攻擊,不論是從思想教育或戰術訓練的層次來看,都帶有更多的專業化與菁英化色彩。早從九零年代末期,印尼本土的恐怖組織,就在鄉間以類似幫派吸收中輟生的手法,招募出生貧寒卻天資聰穎、崇尚英雄主義且堅信「參加聖戰酷到不行」的叛逆青少年。接著再以習經院(pesantren)為掩護,閉門進行雙軌制的職前訓練,讓這些儲備聖戰士只需專注於兩大領域的學習:一方面,恐怖組織以被扭曲的、斷章取義的伊斯蘭教義,幫這些孩子們洗腦,灌輸仇視西方與異教徒的思想;另一方面﹐則是主攻化學、物理與數學(特別是三角函數)等學科訓練,讓這些聰明的孩子可以製造出最精良的炸彈,並鑽研如何讓炸彈碎片的投射角度與範圍,能夠殺死最多的無辜路人。

經年累月的訓練下來,這些年輕的恐怖份子蛻變為高損益比的殺人機器。在巴里島人聲鼎沸的樂吉安(Legian)夜店街,先是製造小規模爆炸,迫使驚慌的酒客逃竄並聚集到店門前的三叉路口,接著再以甕中抓鱉之勢,同時引爆周遭的數枚汽車炸彈,造成兩百零二人喪命(包括八十八名澳洲人)的慘劇。接著,早已提升警戒層級的雅加達澳洲大使館,則由一名恐怖份子單獨駕駛一輛廂型車,以精準的角度衝入大使館並引爆炸彈;殺死十一人的同時,更讓固若金湯的建築物前半部徹底崩塌。這一連串規劃縝密、設計精良的殺人暴行,迫使澳洲與美國插手干預,替印尼組建了「88特勤隊」(Densus 88)的反恐武裝力量,由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與中情局(CIA)等特勤單位直接訓練,並提供各式的先進科技裝備。在跨國通力的合作下,88特勤隊屢建奇功,擊斃多名恐怖主嫌,並透過深入鄉間的情報網,掃蕩了多處以習經院為掩護的賊窟,摧毀掉正在孵化中的殺人機器。也因此,以「本土、定點、長期」為特色,菁英式的恐怖份子養成教育,近年來幾乎被掃蕩殆盡、瀕臨瓦解。

可惜的是,跨國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的崛起,讓垂死邊緣的印尼本地恐怖組織,重獲一線生機;伊斯蘭祈禱團更以「相公厚我」的嘴臉,公開宣布與IS之間的結盟聯姻(其實是屈從、被收編)。自此,印尼的恐怖分支開始改版,更新了成員招募與任務執行的模式。過往1.0版的恐怖份子訓練,太過菁英導向且曠日廢時;警方一次成功的掃蕩,就可能讓多年的心血毀之一旦,投資風險實在太大!如今的2.0版,參照了IS在全球各地的招募方式,透過網路科技,吸引了眾多印尼鄉民與憤青的投入。更糟的是,在印尼這個全球人口第四大國,同時也是世界第三大智慧型裝置的市場,可上網的手機易付卡隨處可得;從印尼十年前跟台灣一樣的十碼手機門號,暴增到近年來的十二碼,可見上網型易付卡在市場上的浮濫。

偏激鄉民透過便宜、方便的網路資訊,浸淫於恐怖組織發送的暴力教條,並從相關網站或網上社群,習得炸彈製作的技能與槍枝購買的管道。接著,只要透過推特(Tweeter)之類的社交軟體,聯繫到身在敘利亞、身為IS要員的印尼恐怖要犯納伊姆(Bahrum Naim),立刻就能被收編為IS分支成員,靜候指令,隨時參與恐攻行動。這種新型的人力資源運用模式,所培育的恐怖份子雖然素質良莠不齊,但是對恐怖組織而言,培訓成本極為低廉,且不受有形空間的限制,不易被特勤單位大舉偵破、一網打盡;再加上透過網路科技而擴大了參與面,「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聖戰士」, 更讓一些原本就對社會高度不滿的鄉民趨之若鶩,親身響應IS「在世界最大的穆斯林國家,建立哈里發國」的壯舉。

恐怖主義與恐怖攻擊已非昔日的菁英取向,而漸漸滲透到人民的生活之中。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這次雅加達的攻擊事件,可能就是2.0版恐怖模式培育下的成果。網上招募的垃圾兵,挑選的不是具有聖戰正當性的異教徒聚集地,而只是就近尋找自己熟悉、保安層級較不嚴密的中產階級聚集地。如果讓疏於防範、沉溺在和樂世界的民眾幻想破滅,成功造成了社會的恐懼與動盪,IS高層就可事後出面收割戰果,鞏固自身恐怖盟主的地位。在可預見的將來,這種低成本、高投資報酬率的經營模式,勢將成為在第三世界發動恐攻的主流SOP;反恐聯盟內的各國,若是還侷限於軍事行動上的打擊,不從網路、媒體與宣傳層面予以破解,勢必難以阻擋2.0版恐攻模式的蔓延。

看看鄰近的東南亞國家,再回頭想想自己:上網成癮、奉行小確幸,貧富差距卻日益惡化、充斥著對時局不滿之鄉民與憤青的台灣,會不會成為下一波的恐攻對象、甚至是恐怖份子的培育溫床?儘管IS已經針對華人世界,推出了中文版本的招生影片,但是相信大多數台灣人的答案,依舊是「不會啦!」、「怎麼可能!?」。畢竟,在恐怖攻擊發生的24小時之前,大多數雅加達人的答案,也是如此。

(作者為印尼新住民子弟,美國夏威夷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

瀏覽次數:133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