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從我的個人經驗與研究看來,最能幫助受創兒童復原的經驗,並非治療本身。若要了解創傷與面對創傷的反應,我們必須考慮到人際關係。

不論受害者是在大地震後倖存下來,或是曾經遭到多次性侵,重要的是,這些經歷如何影響他們與摯愛、本身及這個世界的互動。無論是哪一種災難,最慘痛的影響都是人際關係的瓦解,對於兒童尤其如此。遭到原本應該會愛你的人所傷害、遺棄,無法與他/她建立讓你感到安心、獲得重視與培養同理心的一對一關係,這些都是極具毀滅性的遭遇。因此,從創傷中復原的關鍵也是人際關係──重新建立信任與自信,找回安全感與愛。

遭遇虐待與創傷的兒童,最需要健康的社群以緩解幼年時期面對的痛苦、不幸與失落。任何促進人際關係的事物都能有效地治療他們,像是持續、耐心與反覆的關愛和照顧。由於健全的社群本身通常可以防止人與人之間產生不幸事件(如家暴和其他暴力犯罪),因此,如果我們想讓孩子健康長大,讓他們無論面對什麼樣的創傷經歷都能復原(約有4成的兒童會在長大成人之前經歷至少一次可能造成傷害的事件),就必須建立一個更健康的社會。

需要支援的新手爸媽

科技──即便是原本應該要使人類團結的技術──正逐漸讓人與人的距離愈來愈遙遠。現代社會的結構愈趨精細,在許多生活中,大家庭不再是社交生活的基礎。這帶來的困擾是:如果一對年輕的夫妻知道如何照顧與扶養小孩,那麼小孩也許就能健康地成長;假如他們難以應付、疏於照顧,又沒有其他支持力量幫忙,小孩可能就會往不好的方向發展了。

有無數個世代,人類社會由40至150人不等的大家族所組成,其中大部分的家族裡,成員們住在一起、關係緊密。到了西元16世紀,歐洲的家庭平均包含約20位成員,成員彼此經常往來。但是到了1850年,家庭成員的人數減少到10位,而到了1960年,家庭平均只有5名成員。到了2000年,平均每戶人口不到4名,而且令人訝異的是,26%的美國人過著獨居生活。

有段時間,心理專家告訴我們,即使沒有社交生活也能保持心理健康。但這些觀念牴觸了人類的基本生物需求,因為我們是群居動物。如果沒有相互連結、依賴的人際關係,便無法存活。真相是,除非你愛別人、也有人愛你,否則你無法愛自己,獨自一人過生活,無法建立愛人的能力。

因此,想要避免孩子遭遇創傷、忽視與虐待,有效地幫助受創兒童,我們首先可以改善對待嬰兒與新手父母的方式。我們知道,寶寶需要父母無微不至的呵護,才能正常地發育,而這些新手父母在日常生活中需要家人幫忙照顧孩子,才不至於精疲力竭。靈長類動物學家與演化學者莎拉.布萊弗.赫迪在《母性:為人母的本能及其如何塑造人類》強調大家庭的重要性,她將大家庭中除了父母以外的照顧者稱為「代行親職者」。她提到:「對於容易缺乏照顧的孩子而言,代行親職者──例如祖父母──的看顧,會對他們的發展帶來不可思議的巨大影響。」

此外,在人類的進化過程中,嬰兒沒有自己的房間、甚至沒有自己的床。通常,他們會有大人或比較年長的兄弟姊妹隨時在旁邊看顧,大多時候也會有人抱著。現代社會中,許多嬰兒睡不著或不停哭鬧,可能是因為自人類演化以來,嬰兒如果經常獨自待在房間裡,沒有大人的陪伴,就會瀕臨死亡。寶寶難以獨自入睡是很平常的事。其實,真正令人驚訝的是,許多嬰兒能夠很快適應這種情況,最終,寶寶隨著演化的發展,壓力系統可能愈來愈不會因為獨自入睡而受到刺激,然而,這樣的演化需要極為漫長的時間,並不像多數父母所希望地那麼有效率。

我們需要讓大眾知道嬰兒的需求,建立更有效的解決方法。我們需要培養一個了解嬰幼兒的社會,讓每個有孩子或接觸孩子的人都知道,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需要注意哪些事情。假如寶寶根本不哭,那麼他們的問題並不比經常哭鬧的嬰兒來得輕微。如果成年人對於適齡行為有更深的了解,孩子們在需要的時候就能愈快得到幫助。

另外,社會也必須立即阻止「媽咪戰爭」(1990年代起的重要議題,討論指女性要工作同時又要照料孩子、家庭所產生的各種不平衡,這造成有一群人提倡「全職媽媽」才是好媽媽)的戰火繼續延燒,認清一件事實:如果新手父母可以選擇花更多時間陪伴他們的孩子、擁有社群的支持與享有良好的托育資源,每個人便都能從中獲益。許多歐洲國家──尤其是斯堪地那維亞國家,不但經濟蓬勃發展,托育服務品質高,有薪育嬰假的天數也非常多。我們沒有理由無法推行類似的政策。

讓孩子有時間發展人際關係

為了營造有益孩子身心發展的家庭環境,家長也可以限制孩子接觸媒體與科技的時間,譬如家人共進晚餐時,一律不講電話、不看電視、不用電腦。此外,父母也應以身作則,在與他人的互動中凸顯人際關係、同理心與善意的重要性,不論互動的對象是親戚、鄰居、店員或其他日常生活中接觸到的人。

學校也需要改變。我們的教育體制過於注重認知發展,幾乎完全忽略兒童在情緒與生理上的需求。20年前,小學制定充分的午餐時間與休息時間,規定學童每週都必須上體育課,那時的孩子晚上很少超過1小時還寫不完家庭作業,也能夠記得何時該交作業,並且在期限內獨自完成,至於需要家長協助的大型活動,一年只會出現幾次。

對於幼兒的身心發展,尤其是發育普遍比女孩慢的男孩,這些事情全都有所助益,學校方面知道,兒童只能維持短時間的注意力,需要自由時間去活動、玩耍與學習社交。本書共同作者瑪亞的9歲姪子曾經告訴他的媽媽,他不知道自己的朋友是誰;他在學校的時間被安排得非常緊湊,連好好認識同學的時間都不夠,他沒有休息的時間。這簡直荒謬至極!

我們太急著確保孩子像鄰居家的孩子一樣擁有「充實」生活的同時,其實也在剝奪他們發展人際關係的機會。兒童的大腦需要的不只是單字、課程與規畫良好的活動,還需要關愛、友誼與玩耍和做白日夢的自由。家長們如果能有這個認知,也許就更能夠抵抗社會壓力,開始敦促學校朝更有利於兒童身心發展的方向調整政策。

別讓孩子有機會模仿暴力

除此之外,我們的教育體制與社會普遍忽視人際關係重要性的風氣,正在削弱同理心的發展。如同語言,同理心也是人類的基本能力,可以定義我們的為人;同樣地,同理心也跟語言一樣,需要透過學習來培養。但是,現在有太多幼兒花愈來愈多的時間處在過於按部就班與僵化死板的環境中,幾乎沒有時間去交朋友,以及反覆練習發展同理心所需的能力。更糟的是,他們與父母相處的時間通常也很有限,其餘的時間往往全被功課或是電視、電腦和電玩遊戲佔滿。

大腦的發展具有使用依賴性,不運作就會失去功能。如果我們不給孩子時間去學習如何與人相處、建立人際關係、解決衝突與協調複雜的社會階級,他們大腦中對應這些能力的區域就會發展不良。如同赫迪所指出的:「我們了解同理心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人只有在特定的教養條件下,才能發揮潛力。」因此,假如你未能透過充滿關愛與活力的社會網絡去滿足這些條件,孩子的潛能將會無法展現。

我們知道,生物機制會使我們傾向模仿周遭的人的行為。我們也知道,自己會不斷重複、強化哪些事物,而這些事物最後成為我們的一部分。我們愈常做某件事,運用的系統就愈會與我們的大腦合而為一,如果這些行為與愛、關懷有關,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但若它們與暴力、圍繞在我們與孩子的生活周遭日益增長的威脅有關,便會引發恐懼。

生活在暴力氾濫的環境、經濟處於弱勢、目睹或經歷暴力創傷等經驗,比打電動或看電視等行為還要容易使孩子朝暴力的方向發展。如果想要遏止暴力與犯罪,我們必須縮短貧富差距,幫助遭受家暴與虐待的兒童。雖然大多數的受虐兒童長大後並未成為施虐者,但等到他們當父母之後,虐待或忽視孩子的機率會大幅增加。倘若這些孩子生活在處境不佳的社區、經常接觸暴力,而且缺乏足夠的正面社交互動來抵消這些影響,他們的身心發展就會受到更大的阻礙。


好書推薦:

書名:遍體鱗傷長大的孩子,會自己恢復正常嗎?
作者:布魯斯.D.培理(Bruce D. Perry)、瑪亞.薩拉維茲(Maia Szalavitz)
出版:柿子文化
出版時間:2018/12

瀏覽次數:219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