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學生的英文課本。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在金正恩掌權以後,首先改革的就是學制。北韓在最高人民會議中明訂了教育制度的調整,將過去11年間的義務教育期間延長1年,改訂為12年:小學入學前1年、小學5年、初級暨中級中學則是各3年。

學制改革的意圖涵蓋了政治上的形象傳遞與教育正常化兩項目標。前者用意,在於讓形象為關心教育及兒童的金日成與金正恩的形象產生連結,營造出兩人的一致性。北韓在解放後一直都將義務教育擴大視為金日成的主要功績,金正恩導入12年制的義務教育,顯然是有意建立起延續傳統的形象,同時藉此獲取北韓人民們的支持。

同時,北韓也想要以初等教育期間之延長,將目前低落的教育水準往上提升。2000年代以後小學學程新加入「英語」、「電腦」等科目,結果成了增加學習壓力的理由之一。這幾個新設科目都是順應時代要求的重要科目,尤其在銜接高等教育與生產現場的後期中等教育階段,更是備受重視。

大學生也要接受軍事化管理

北韓的幼稚園為2年期,並區分為低階班與高階班。在1972年以後,每一位滿5歲的幼童都能接受高階班一年的義務教育,至於在就讀幼稚園前的階段,則是集中由托兒所來照護,因此人人都從小就熟悉團體生活,並透過思想教育被植入社會主義的思想基礎。

滿6歲之兒童則進入小學,政府會針對學齡兒童進行普查,並發送入學通知書,若不把學齡兒童送往學校,將會受到法律懲處,因此小學的就學率超過98%。

在授課科目方面,國語學科的授課內容為金日成的偶像化、革命傳統與革命精神涵養、對黨與祖國之忠誠、激發反美情緒及鼓吹鬥爭意識、鼓吹反日思想、鼓吹社會主義與愛國主義、宣戰等內容;數學部分是以計算為主的實用數學,且問題題型皆引用自政治、經濟與軍事。

中等教育機關方面,隨時代之不同,各有相異與變化之處。從最初的初級中學4年、高級中學2年到1967年的5年制中學與2年高校,1980年再轉變為中等班3年、高等班3年,到了2002年九月隨著學期制的實施將學校名稱再度更改為「中學」,並延續至今。

到1989年,北韓全國一共成立了270多所大學。其中金日成綜合大學為北韓最高學府,堅守黨的唯一思想體制,並強化階級意識,唯有忠實地為黨、為革命奉獻,才能具備入學資格。顯然,北韓的大學並非單純為了學術研究而設立,黨的政策對大學有重要影響,甚至明訂大學不得違背黨的政策。

此外,大學生的日程與軍隊相去無幾,幾乎沒有個人生活的餘裕,過著徹底的團體生活。學生們從早上8點開始,就要先進行30分鐘的讀報會,主要內容為政治思想教育,談論議題多為讚揚金日成與金正日、鼓吹革命性、積極性、人民性。北韓大學生們有90%以上都過著宿舍生活,宿舍的每一層樓都有一名總長,負責挑選黨性優者與黨性劣者、成績優秀者與成績低劣者,然後混合配置房間,每間房為4至6名學生。

軍事活動也是學生們不可避免的一項歷程。金日成綜合大學裡,有50多名軍事講座教官,學生每年都要接受280小時的軍事理論課程與履行軍事技術科目,且每學期末也得接受10天的野外軍事訓練,在畢業之前,更需要接受為期一個月的槍枝使用訓練。

英語成為必修科目

金正恩對於教育表現得格外關心,在他十幾歲的青少年時期,曾留學瑞士日內瓦國際學校,當時的留學經驗帶給金正恩很大的影響,促使他積極發掘並重用年輕人才。金正恩的目標乃經濟強國與科學技術強國,其實也就是人才強國,那麼他是如何貫徹意志,透過教育革命來建設人才強國呢?

製作小組取得了一段平壤學校內教學景象的影片,內容很有意思,因為從影片裡我們可看出學生們正努力學習英文,而學生們一週要接受兩小時的英語教育課程,培養讀與說的能力。

正在學習英文的平壤某學校。

努力學習的不只是學生。能成為英語教師者,基本上需要具有海外留學的經驗,為了提升學生們的英語實力,所有教師也必須通過嚴格的審查與選拔。不知從何時開始,英語已成了北韓的必修科目,國家也不吝惜在教育上投注資源,只要一有需求,就會給予全力的支援。考慮到過去菁英階層的第一外語是俄語,不難發現金正恩主導下的教育政策走的是順應時勢潮流的實用路線。

既然如此,那麼其他外語教育又是如何呢?北韓的教育政策中,亦涵蓋了中文,這是因為中文是北韓對外政策中經常使用的重要外語。在國家的獎勵之下,如今學習中文的風潮也較以往為盛。

事實上,英語教育並非始於金正恩時代,從1970年以後開始,小學的學習課程中便已出現英語學科,大學亦然,第一外語為英語,第二外語可自由選擇中文或日語、俄語等不同語言。雖然外國語大學為了培養其專業性,相關學術研究範疇較其他學校更加深入,但金日成綜合大學或其他商業大學、輕工大學等,第二外語則非必修,只列為選修科目。無論如何,英語學習熱潮確實更勝以往。

那麼,金正恩為何對英語教育投入如此大的心力呢?其實1999年代的北韓,正是面臨所謂「苦難行軍」的時代,也是在那時轉為低生育率的國家;根據預估,大約再過20年,北韓將會進入勞動力不足的狀況。

然而往後將不再以便宜勞動力為優勢,而是改為培養高產值人才當作主力的知識經濟時代,所以人才教育的必要性成為非常重要的一環。北韓當局認為必須強化英語教育,以跨入知識經濟時代。

透過這一連串過程,我們不難揣測出金正恩的想法。他不惜喊出非核化宣言,也要讓自己的國家成為經濟強國,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就必須先從社會底層開始圖謀變化。


好書推薦:

書名:解密金正恩:南韓的第一手北韓觀察報告
作者:柳宗勳、KBS「誰能撼動北韓」製作單位
譯者:馬毓玲
出版:時報出版
出版時間:2018/12

【深度觀點不漏接!點我訂閱獨立評論每週精選電子報】

瀏覽次數:604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