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忽視兒童本性這種重要活力的教育,往往是「學術的」、「抽象的」。如果教科書被用作唯一的教材,那麼對於老師來說,這項工作就會變得更加困難,因為除了教授所有的東西之外,他還必須不斷壓制並切斷孩子的活力。

就兒童而言,教學成為一個缺乏意義和目的的外部表達。事實知識如果不在小孩的生活中有其意義和重要性,這些事實知識往往是荒蕪而死寂的,它們只是學生在學校時需要探究和學習的象形文字。只有孩子從學校中學到和現實生活中相同的事實後,這些對他來說才有意義。

對於任何一個科目的專家來說,學科知識都是分類的和有秩序的,但在它被放進孩子的教科書之前,必須簡化並且大大減少為一個個的單位。教材發人深省的特質變得模糊,組織功能也消失。這並不意味著教科書必須消失,而是其功能改變了。它成為學生節約時間和錯誤的指南,教師和書本不再是唯一的指導者;手,眼睛,耳朵,其實是整個身體,成為訊息的來源,而教師和教科書分別成為起始者和測試者。沒有書或地圖可以替代個人的經驗;它們不能取代實際的旅程。計算物體墜落的數學公式,無法代替從樹上扔石頭或把蘋果搖下來。

當然,做中學並不意味著用手工工業或手工來替代教科書的學習;然而同時也意味著,盡可能讓學生在有機會的時候從事手工工作,對於保持孩子的注意力和興趣有很大的幫助。

一起來蓋房子吧!

印第安納波利斯(Indianapolis, Indiana)公立學校系統的54小學,正在嘗試進行一些實驗,讓孩子們可以「做中學」。完成州立課程所要求的工作外,教師們不斷尋找新的方法來防止學習變成教科書事實的鑽取,或者為考試作準備。

在五年級時,課堂活動以孩子正在建造的平房為主軸。班上的男孩在動手訓練時間內做了平房,但是在他們開始之前,每個學生都設計了一套房子規模的計劃,並且在他們的算術課程中,計算出他們需要的木材數量和成本。他們完成了房屋測量所相關的大量問題,比如查看每個房間的地板和牆面以及空間等。

孩子很快就為他們的房子發明了一個家庭,並決定讓這個房子住在一個農場裡。算術的學習則是基於整個農場的需要。首先,這個計畫是為了耕種而設計,並且根據孩子自己收集的資訊按比例繪製的,依據他們農場的需要自己發現問題;例如玉米田的大小,需要多少蒲式耳的種子;他們可以期待多大的作物,以及多少利潤。孩子們表現出極大的興趣和創造力。他們修建了圍牆、水泥人行道、一堵磚牆,為家庭行銷、賣黃油、牛奶和雞蛋,並且購買了火災保險。當他們在為房子貼壁紙時,需要貼壁紙的區域與購買、剪裁和貼壁紙,足以為他們提供測量所需的必要練習。

英語課程的學習也是一樣,以平房建築和裡面的住家生活為主題。拼音課程來自於與建築物相關的詞彙。完成平房的計劃,房屋和家具的描述,或住在其中的家庭的生活,為閱讀與寫作課程提供了無盡的素材。當作者在全班同學面前大聲朗讀自己的作品時,對作品的評論就成為修辭方面的學習,即使是文法的學習也變得更有趣,因為這些句子都和農場有關。

藝術課也是配合孩子在建築物和家具的實際工作。學生非常在乎他們的房子應該很漂亮,所以內部和外部的配色方案就有許多色彩和色調方面的問題。後來他們發現了很多設計的機會,為房子做壁紙,選擇和裝飾窗簾及室內裝潢等。每個學生都完成自己的設計,然後全班決定他們想使用哪一個。學生還為浴室的地板和牆壁設計製作了粘土磚,規劃並布置了花園,女孩則為房子裡的娃娃設計和製作衣服。整個班級都非常喜歡他們的繪畫課,因為他們畫出彼此扮演的家庭成員在農場中所展現出來不同職業的姿態。這個年級的作品,主要是孩子們把自己製作的農場生活戲劇化了。

不僅是孩子幾乎所有的功課,都圍繞著對學生有內在意義和價值的活動,進行「做中學」,而且大部分工作來自孩子們自己的主動性。他們設計自己的數字問題,提出了房子下一步的工作,批評彼此的作品,並創造了自己的戲劇。

建造我們的城市

許多芝加哥的公立學校也正在盡一切可能給自己的教學賦予新的意義;用兒童自己可以處理的教材,並從中自己學習。這項工作主要應用於低年級的歷史和公民,不過,我們很容易想像這些原則如何在地理或其他一些主題中使用。低年級的歷史主要透過沙盤的方式學習,孩子也許正在研究建造房屋的原始方法,並且在他們的沙盤上建立一間茅屋,一間窯洞,一座樹屋,或一間愛斯基摩雪屋。孩子自己做所有的工作;只有在必要時,教師才會提供建議和幫助,以防止真正的錯誤。但是教師會提出學生在建造的房子時可能遇到的相關問題,並期待他們會自己解決。

三年級在研究芝加哥早期歷史的時候,沙盤的使用方式也是一樣的。他們將沙子製作成鄰近地區的一張大略的地圖,然後用樹枝修建第一批拓荒者定居的堡壘和木屋,在寨子外面有一個印第安營地。他們把水放進設計的湖泊和河流,水上漂浮著獨木舟。其他的年級也以同樣的方式,學習這個國家第一批拓荒者的運輸歷史。

高年級學生正在研究他們的城市政府,並製作沙盤來說明城市政府的不同部門,一個教室裡有一個救生站,有不同類型的船隻和生命線;其他教室則有電話、郵差和郵包系統,以及兒童自己特別引以為傲的街道清潔系統,因為他們複製了在校舍附近的一些小巷中實際發現的狀況。除了那些骯髒的小巷,就像學校附近的那些小巷一樣,他們根據老師告訴他們關於其他城市的清潔系統,擬出一個最好的計畫,製作了一個衛生的垃圾清潔設備模型。

在另一個學校裡,四年級以上的所有學生組織成公民團體。他們將學區劃分為較小的區域,一個團體負責一個區域,對每個區域進行調查,製作他們自己的區域地圖,統計街燈、小巷和垃圾桶,以及警察的數量,或者聚焦在他們最感興趣的一件事情上。然後,每個團體都決定他們想為自己負責的區域做什麼事情,並著手完成它;無論是清理破敗的巷子還是改善街道照明。他們使用了成人公民團體會採用的所有方法,寫信給市政府部門,打電話給市政廳,並且實際去清理小巷的環境。學生對這項工作具有高度的興趣和熱情,現在他們正在透過廣告和舉辦鄰里會議,發起一場為學校爭取遊樂場的運動。這些年級的英語作品是以團體的工作為基礎,學生追踪記錄他們所做的工作、製作地圖和寫信。

由孩子營運的校舍

印第安納州因特拉肯(Interlaken, Indiana)男生學校的座右銘是「教男孩生活」,這是「做中學」的另一種說法。學校的建築物由學生建造,包括4、5個大的木製建築,正在繪製的計劃,挖掘和奠定的地基,以及由男孩努力完成的木工和繪畫。電燈和暖氣設備由這些男孩經營,所有的電路和燈泡都由他們維修。一個600英畝的農場,有一個奶製品廠,一個豬舍和養雞場,還有播種和收穫的作物。所有的這些工作幾乎都由學生承擔,大男孩駕駛收割機和綑紮,小男孩則是跟著一起去看這些工作是如何完成的。

房子內部由學生以同樣的方式照顧,每個男孩都得照顧自己的房間,走廊和教室裡的工作則是輪流的方式。這裡還有一個可以游泳和划獨木舟的湖,並有足夠的時間進行傳統的田徑運動。大多數男孩正在準備上大學,但從事這項戶外和動手的工作,並不意味著他們要比那些在都市中的高中男孩,得再多花時間來準備上大學。

學校還從鄰近社區購買了當地報紙,編輯並出版一份四頁的地方和學校新聞的週報。男孩收集新聞,做大部份的寫作、所有的編輯和印刷工作,他們同時也是商業的經理,爭取廣告以及增加訂閱的名單,英語系的教師給予男生所有必要的幫助。學生從事所有這些事情,並不是因為想知道某些可以幫助他們離開學校後社會生活的過程,而是因為他們可以使用工具,可以從一種工作轉向另一種工作,以回應不同類型的問題,在戶外鍛鍊身體,並學會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技能,教育的影響力在於發展主動性、獨立性和體能,總之就是品格與知識。

     

好書推薦:


書名:明日學校:杜威論學校教育
作者:約翰.杜威(John Dewey)
譯者:呂金燮、吳毓瑩
出版:商周出版

瀏覽次數:437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