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Unsplash

一般人對一心多用的人有什麼看法,你或許不陌生:我們是懶鬼,我們致命的缺陷就是無法承諾做好一件事。

從阿拉伯語到韓語,幾乎每種語言都有「樣樣通卻樣樣鬆」的說法。西班牙語「Quien mucho abarca poco aprieta」的意思是「人一旦擁抱太多,就會掌握得不好」。在立陶宛語中,「Devyni amatai, dešimtas badas」這句話的意思類似「當你投入九個行業,那麼,你的第十個行業就會是挨餓」。這句越南俗語「Môt ngh`ê cho chín, còn ho'n chín ngh`ê」一針見血,說中世人對我們的批判:「在一份工作表現優異,勝過在九份工作表現平庸。」

但是,多重潛能者在工作上真的表現普通嗎?我們知識貧乏、財務困難,真的是因為多重潛能嗎?讓我們深入探討「樣樣通樣樣鬆」的論點,看看這種說法實際上如何站得住腳。

做很多事代表事事平庸?

從數學的角度來說,這個論點似乎有點道理:如果甲投入一萬小時學習一項手藝,而乙則各花250小時學習4種不同的手藝,那麼,不管是哪項手藝,乙的技藝肯定都沒那麼「純熟」(比方說,比較平庸),對嗎?

技能是唯一重要的特質,這正是此論點的理論基礎。但我想表達的觀點是,創意、獨創性與熱情同樣重要。一個接受數十年音樂訓練的人,和一個剛玩音樂幾年的人相比,前者一定會寫出更美妙(或甚至更有利可圖的)歌曲嗎?一位經驗豐富的高中老師,一定會比剛投入教職幾年的老師更有效率,而且對教學工作充滿熱忱與熱情嗎?

不論是哪一個例子,答案都是否定的,或者該說,答案是不一定。專業素養很重要,但在評估我們未來成功與否、能不能快樂工作或對社會有沒有貢獻,這並非唯一要素。

世界級的表現與平庸的表現之間,有一個中間地帶。雖然多重潛能者有些興趣是一時興起的,但我們通常在一些領域具有高度純熟的技藝。我們甚至可能是專家!對於多重潛能者,最精確的描述或許是:「通曉許多事,精通一些事。」儘管這種說法沒那麼簡潔有力。也就是說,只要足夠精通特定領域,將那項技能與創意、熱情結合起來,就可能創造傑出的成就。雖然專家擅長單一領域,但多重潛能者卻能結合不同領域,交叉運用。這讓我們能夠深入了解不同領域之間的關係,化為屬於我們獨特的專業能力。

多重潛能者的超能力

接下來,提出一個有趣的問題:多重潛能者如何善用我們的優勢?如果你正好是我所知的多重潛能者,你肯定已經花了太長的時間擔心自己是否有命中注定的使命。

那種煽動性詞彙只會讓自己失去信心與力量,現在是時候把那些話放在一邊,轉而考慮其他可能性:或許多重潛能者只是受到誤解了,我們其實是行動派和有影響力的人。也或許我們有自己的優勢:我們的超能力!讓我們來看看多重潛能者表現最優異的五件事,認識一些善用自身超能力的人。

超能力一:融合各種點子

我們具有優秀的合成能力,能夠即興發揮,隨手結合兩個以上的概念,化為新點子。「推格迷你玻璃花房」(Twig Terrariums)是一間位於布魯克林的花店,擅長創造生動的盆景。想像一只玻璃廣口瓶、花瓶、玻璃球或燒杯,裡面安置了苔蘚、多肉植物、花卉……以及手繪的小雕像。每一個作品都在述說不同的故事:一對坐在長椅上的老夫婦,一個正在牧牛的牛仔,一個殭屍作亂的世界末日,一個舉起一瓶酒、大比中指的龐克搖滾樂手。

這間花店是由蜜雪兒.殷舍拉諾(Michelle Inciarrano)和凱蒂.馬斯洛(Katy Maslow)創立,她們結合自己對科學、植物學、說故事、藝術和設計方面的興趣,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植栽作品。在蜜雪兒的化學教授幫助下(當時她是主修科學的學生,都是暢談橫向技能應用),她們從蜜雪兒的廚房櫃子裡找出一個調味罐,成功做出一個生態系統。從此,她們開始試驗各種玻璃球,最後催生了「推格迷你玻璃花房」。

融合各種點子可以帶來完全原創的成果,然後經過延伸擴展,就可以化為完全原創的解決方案,搞定迫在眉睫的社會問題。根據美國猶他州的報告,從2004年到2013年間,該州長期無家可歸的人數下降了91%。這種明顯的降幅得歸因於一種名為「優先安置」(Housing First)的模式──臨床心理學家山姆.史貝瑞斯(Sam Tsemberis) 透過他的「安置之道」(Pathways to Housing)計畫發展出這種模式。長期無家可歸的人無須符合任何前提條件,就可以獲得住房。這或許聽起來不是革命創舉,但(奇怪的是)這種做法卻違抗了大眾普遍的傳統看法。猶他州過去對付流浪漢的方式是要求長期無家可歸的人先戒酒戒毒,恢復清醒之後才有資格申請住房。史貝瑞斯的方法則是先提供遮蔽的屋頂給人們,然後才進行社會服務。

在這個故事中,最有趣的是,史貝瑞斯從未接受過安置流浪漢的社工培訓,他只是一位心理學家。1990年代早期,他曾為一個組織效力,當時他們針對精神病患者擴大服務範圍。結果,他密切接觸無家可歸的人,了解在街頭生存的艱難。他發現自己一次又一次治療同樣的人,顯然既有的方法並不奏效。於是,他以自己身為心理學家的訓練與經驗為基礎,發展出這套「優先安置」的模式。他從這個前提開始著手:倘若不能先緩解街頭生活帶來的極度壓力與不穩定,就很難解決成癮與精神疾病的問題。

正如卡林.拉克哈尼(Karim Lakhani)和拉斯.伯.傑佩森(Lars Bo Jeppesen) 在《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中解釋的:「參與解決問題的人愈多元,問題就愈容易解決。因為人們面對和自己專長不太相關的領域時,往往會用自己擅長的方案來解決問題。」由於多重潛能者有太多觀點可以借鑑,所以我們處於最有利的地位,能夠想出別具創意的解決方案。我們自己就集「解決問題的多重人才」於一身了。

超能力二:快速學習

多重潛能者之所以能夠迅速掌握許多概念與技能,有三大原因:

1. 我們了解新手的感受(例如在黑暗中摸索)。我們知道自己之前已經克服了棘手的新手階段,這意謂著當我們再度面臨新手階段時,就不會那麼氣餒了。對於已經精通的每個領域,我們相信自己有能力吸收理解新事物。而這種自信又反過來加速學習,讓我們更可能進行有創造力的冒險,走出舒適區。

2. 我們對自己著迷的事充滿熱情(有時甚至痴迷)。這股熱情驅使我們盡全力在短時間內吸收各種新知。眾所皆知,我們會花上數小時埋頭研究、快速閱讀書籍,全心投入新活動中。

3. 在追求新興趣時,我們很少從頭開始,因為許多技能都可以跨領域通用。比方說,你的數學知識或許可以幫助你更快掌握音樂理論。而那些寫詩的時光,則讓你專心致志處理詞彙之間的關係,或許讓你更容易學習如何編碼。

快速學習棒透了,尤其是在職場。電視廣告製作人湯姆.豐恩-蒙特福(Tom Vaughan-Mountford)為了替自己效命的公司建立新網站,自己能夠學會WordPress 和Google AdWords廣告。他具有迅速學會新技能的能力,而這意謂著他的公司不必聘請外部研發人員,可以省下數千美元。除了能力之外,願意嘗試新事物的特質也讓多重潛能者在職場大受歡迎。諮詢顧問杰畢.富尼爾(JB Fournier)在他的上一份工作中發現情況確實如此:

當時我受雇於一家大型諮商公司。隨著時間過去,我漸漸成為解決問題的人,每當大家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就會來找我解圍。我的名聲慢慢傳開來,大家都知道,不論遇到什麼事,我肯定會說:「來試試看吧!」我那些同事個個是專才,面對未知猶豫不決,認為不應該嘗試自己從未做過的事,而我的天賦正是無視這種猶豫的心態。

對智識的好奇是多重潛能者的主要特質,因此對學習不感興趣的多重潛能者是相當罕見的。許多人認為,一旦我們達到一定年齡或從學校畢業之後,就停止了學習,但研究顯示,學習不分年齡。然而,在探討認知表現的時候,神經學家提出一種理論,名為「不運用就會失去」:

如果你沒有經常使用某種技能(或大腦的某一部分),那麼,你未來將會更難使用它。倘若你不習慣經常透過自學或正規教育來學習新事物,你的學習能力很可能會有點生疏。但隨著時間和練習,你可以培養自己的學習能力,加快學習速度。

超能力三:適應力

多重潛能者在許多情景與角色下都安之若素。我們識多才廣,可以根據雇主、客戶或顧客的需求提供不同的技能。卡莉(Carli F.)是學校的課程協調專員,她發現自己有時在同一天裡需要轉換許多角色,包括顧問、導師、聯絡人、教師、協調人、作家、後勤主任、行銷人員和技術助理。我們可以做許多事情,在各種活動之間靈活轉換,這種能力讓我們成為不可或缺的人,不容易被取代。

對於本身是自由接案者與自己經營企業的多重潛能者來說,適應力是一大優勢。阿貝.卡竹朵(Abe Cajudo)是網頁設計師、攝影導演與創意顧問。他和一些小公司、藝術家與教育機構合作,完成一系列的工作,包括設計工作、群眾募資、開創線上課程。在阿貝的客戶眼中,有些人認為他就是一位網頁設計師,有些人則認為他是影片製作人。常常有客戶了解他的能力範圍之後,聘請他另展長才,貢獻其他方面的能力。許多客戶都很驚喜地發現他可以協助他們完成案子的另一部分工作。

在快速發展且不穩定的經濟環境下,具備適應力讓我們更能隨機應變。由於同時擁有好幾個收入來源,我們可以避免把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如果愈來愈少人找我們做景觀美化的工作,我們還可以多接點程式編碼的案子。

如果我們擔任導遊的職位沒了,還可以在旅遊業找工作,或向其他我們感興趣或有經驗的業界遞履歷。《快速企業》(Fast Company)雜誌的編輯暨總經理羅伯.薩菲安(Robert Safian)如此解釋「適應力」:在經濟狀況不明朗的情況下,具備「良好的心態,能夠接受不穩定,在重新調整事業、商業模式與商業的既定假設(business assumptions)時,願意忍受這個過程,甚至樂在其中」。在後經濟衰退的時代,適應力不只是一種優勢,更是必備的能力。

超能力四:大局思考

多重潛能者很清楚如何將個人的點子連結到更廣大的世界。我們是大局思考者,喜歡腦力激盪、構思宏圖,思考如何改善現況。道格拉斯.蔡(Douglas Tsoi)發現他的家鄉俄勒岡州波特蘭市需要讓人更負擔得起的教育。他觀察到大家對於低成本教育的需求,加上他本身對學習的熱愛,促使他創立「波特蘭地下研究學院」(Portland Underground Grad School),以大家都能夠負擔的學費, 提供研究所程度的教育。他們提供獎學金給有需要的人,並要求有能力負擔學費的學生捐錢給獎學金基金。

當多重潛能者試著了解世界的不同面向時,我們就會開始洞悉不同的事物之間如何產生關聯、如何互相作用。廣闊的視野讓我們能夠發現系統性問題,而這是專家很可能會錯過的問題,因為他們往往用自己對單一領域的深入了解來看待很多事。此外,我們充分了解「選擇」會對其他領域造成什麼影響,這讓我們能夠提出更富有同理心與更有根據的解決之道。道格拉斯發覺,對許多渴望學習的人來說,美國高等教育的學費是一大阻礙。但他並未停留在接受現況,而是運用他的創意與連結能力,動員組織另一種不同的教育系統──開放而負擔得起、並以社區為基礎的教育系統。

如果能夠像拉遠鏡頭那樣,從廣角整體思考問題,這會是職場上的一大優勢。這種能力讓我們得以同時預見機會與潛在問題,分析資訊,進而保持領先。

超能力五:聯想與翻譯溝通

多重潛能者天生就具有串連的能力,這意謂著我們不僅熱愛在情感上與人連結,也喜歡幫助人互相了解與建立連結。豐富的經驗讓我們能夠和各行各業的人來往,而強烈的好奇心則讓我們擅長傾聽。對一個多重潛能者來說,什麼都比不過和某人分享我們最近著迷的事,尤其是對方正好是這方面的專家,可以幫助我們加深知識。

更進一步來說,連結各形各色人的能力,意謂著我們可以居中翻譯解讀,藉此來幫助對方與別人建立連結。多重潛能者常發現自己在工作上與一些專家交流,而我們運用對方「語言」來交談的能力,也是一種了不起的優勢。茱莉雅.榮翰斯(Julia Junghans)是在劇院工作的技術人員,她發現自己常常成為不同專家之間的溝通橋梁:

我有許多興趣和經驗,一旦有人因為不同的專業背景而無法溝通,這些興趣和經驗就可以幫助我居中協調,讓雙方展開有益的對話。比方說,設計師和技術人員在討論如何製作一齣戲劇作品時,彼此使用的語言完全不同。而我正好左右逢源,兩邊都得心應手,而且我一直在戲劇界以外的領域工作,於是我就成了很好的「譯者」。

芭芭拉.歇爾(Barbara Sher)在她的著作《拒絕選擇!》(Refuse to Choose!)中,將「掃描者」(亦即多重潛能者)比喻成樂團指揮。不論從字面上或從比喻上來看,這個例子都名符其實。指揮(至少)接受過幾樣樂器的基本訓練,所以她知道如何與樂團中的每一分部溝通,幫助他們了解她正在尋求的音調與節奏。她可以指示小提琴家如何運弓,藉此獲得正確的樂音;她也可以在特別棘手的樂章,提示打擊樂器演奏者開始演奏的時機。此外,當樂團開始演奏時,指揮可以幫助不同分部融合為一,讓他們互相「對話」,展現更大的願景。對我們來說,帶領跨專業領域的團隊並居中溝通,是易如反掌的事,所以,一般人常用「搭橋的人」或「輪轂」來形容多重潛能者。

善用你的超能力

雖然多重潛能者大多擅長這五種超能力,但在我們之中,還是有一些人比別人更熟練,也更容易運用這些能力。我有時會收到一些人的電子郵件,他們大半輩子都在(苦苦)追求專精,但他們這麼做不是因為真的對單一領域有興趣,而是他們以為自己應該這麼做。這些電子郵件通常充滿遺憾與沮喪。可是,如果他們開始接受自己多重的特質,而非一味抗拒,他們往往就可以對未來可能的成就重拾希望。寄電子郵件給我的人涵蓋所有年齡層,從20來歲到年過70的人都有。不論何時起步,永遠都不嫌遲。你愈是任由自己探索,串連不同的想法,夢想宏圖, 與他人合作,你的超能力就會愈強大,甚至還會發現自己具備更多超能力。

     

好書推薦:


書名:沒定性是種優勢
作者:艾蜜莉.霍布尼克(Emilie Wapnick)
譯者:朱靜女
出版:天下雜誌出版
出版時間:2018/08

瀏覽次數:391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