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Unsplash

2000年6月18日,英格蘭多佛港海關,58位中國非法移民悶死在大貨車的貨櫃。慘烈的景象震撼歐洲,斗大黑體的標題佔據了各大英國報紙的頭版。輿論引述調查單位的說法,推論死者是如何地掙扎、窒息,絕望地走向地獄。

54位男性與4位女性被發現陳屍在一個18米長、密閉的貨櫃裡,伴隨屍體的是一箱箱掩人耳目的番茄。這輛荷蘭籍的貨車從比利時的澤布魯日港上渡船,越過英吉利海峽,抵達英國的多佛港,被海關攔檢。開啟貨櫃門時,一股悶熱臭味襲鼻,僅存兩位男性躺靠在門邊喘息,掙扎渴望著空氣。被這煉獄景象嚇到的海關官員稍後接受心理輔導,協助他們面對這迎面撲來的夢魘。

60位移民估計躲在貨櫃中有18小時,每個人只能蜷屈在一張報紙大的空間。那幾天異常地熱,長時間日頭直照,造成了脫水;貨車司機怕海關人員聽到貨櫃裡的聲響,關上了通氣孔,造成窒息。這是他們每個人付給人口販運集團20萬人民幣後,得到的待遇。

是誰創造了非法移民的市場?

這60位移民來自福建,是中國大陸出走海外移工潮的一部分。英國境管資料統計,2000年時,每月申請庇護的中國移民有500名,是過去的2倍。在此同時,工黨政府也正緊縮英國的移民政策,一方面加速遣返的程序,同時提高庇護的門檻,95%的中國移民被拒絕居留。一連串措施驅使中國移民不再搭飛機、搭船入境,改採偷渡,成功的比率還比較高。英國的非法華人移民人數在歐洲國家中最高,非法移民提供的廉價勞動力,增強了英國經濟的競爭力。

是誰創造了非法移民的市場?同為英國人眼中的「華人」,我等留英學生們在網路上或私下交換看法:長得跟我們一樣黃皮膚黑頭髮,他們怎麼會如此命運乖舛?面對英國朋友,有的台灣學生急著解釋:「台灣人不是中國人。」長期的反共教育,讓台灣學生可以理直氣壯地譴責中國政府,對貧窮落後的共產中國表示不屑,強調中國人非我族類。有的台灣學生較人道心腸,面對英國人的關心有點尷尬。就好像電視上播出台灣國會打架時,英國人問說:「到底怎麼了?」台灣學生總有點手足無措。

其實何須尷尬?國會打架總比英國常常打仗侵略好多了。多佛慘劇也是,紡織、食品加工等英國資本,非法雇用移民勞工,結合人蛇集團,騙他們英國黃金遍地,是應許之地,然後拉下鐵門,給予低於資本工資的工作條件,膳宿像集中營。是誰創造了非法移民的市場?又是誰該羞恥?

他們,其實不是「窮」人

撇開道德譴責,看看一些數字與事實。慘死的移民恰好不是窮人。為了偷渡,他們必須籌資至少2萬英鎊,付給中國與歐洲的人蛇集團。這個數字代表他們的信用能力。也就是說,他們過去生活的儲蓄加上他們在中國大陸的借貸能力,再加上他們未來的工作能力,他們每人至少有2萬鎊的身價,而這個數字是被偷渡集團決定的,也就是一個經過計算、貼近現實的市場價值。

在英國,7%的失業人口加上6%信用有問題的人,是連貸款資格都沒有的。按照市場規則,信貸能力愈高的人愈富有,因此實際上,這些偷渡客比13%的英國人還有錢。別忘了,英國是個近2萬美元的高平均所得國家,所以,放在世界市場尺度上,這些死者並不窮,在英華人無須為了有這些「窮」同胞而覺得尷尬。

另個事實也該澄清。台灣眾媒體報導,說什麼英國的福利制度好,所以吸引非法移民。事實恰相反,如果偷渡是為了享受社會福利制度,一定得先申請庇護、取得身份,而在尋求庇護階段,你享受不到什麼英國的福利制度。尋求庇護者,有的被限制居所,不能自由活動;有的政府不給現金,只有食物券,生活情況只會比他們在自己國家還糟糕。就算取得身份了,好手好腳沒家累的,申請社會福利根本過不了。所以,移民不是為了享受福利而來。

講白了,偷渡是要來賺錢的。花了大把銀子偷渡而來,光靠社會福利救助,如何攢錢與還錢?偷渡者是勞動者,非被救助者,他們是英國經濟發展的貢獻者。

流動到有資本的地方

那,為何這種現象在中國的改革開放之前少發生,而在1990年代全球化的熱潮下頻頻出現?什麼因素形成了移民勞工市場的存在?

一方面,改革開放造就了中國驚動世界的經濟奇蹟,成為開發中國家欣羨的典範,但這個成就是奠基在農村的破產上:國營企業被支解、社會安全網崩解,農村青年或到珠海、東莞陪台商睡覺,或者冒險遠渡重洋。他們匯回農村的錢讓老家得以繼續生存,基礎建設得以維持。所以,評議多佛慘案的台灣學生不應不屑中國的窮,反而應該「佩服」中國政府此種犧牲人民以致富的手段。

另一方面,全球化熱潮下跨國資本全球四處流竄。理想的情況下,資本會跑到每個有勞工的地方,但是,資本主義的全球化從來就不是這樣。資本不會跑到窮鄉僻壤先造橋鋪路通水電。因此,資本流動,勞工也不得不流動。資本更刻意地徵召這種人流。資本流動靠電匯,人流靠腳、靠船、靠車、靠偷渡。「全球化」、「自由化」對資本是有差別待遇的。英國的紡織、成衣、食品與農場等中小企業,許多無法像大資本企業一樣,前往印度、菲律賓、香港,他們留在英國。沒有便宜的勞工怎麼辦?人蛇集團就當起外勞仲介公司了。

移民勞工們,不幸的死在路途,未死的,他們的雙手生產了台北街頭四處可見,「MADE IN ENGLAND」的英格蘭西裝毛料。多佛慘案的屍體和你我身上的西裝屬於同一條生產線,差別只在,他們是瑕疵原料。

一趟非法移民的死亡之旅

談英國多佛慘劇,其實是在評論台灣自己。只從台灣民族主義的立場看待此案,只會更僵化我們既有對中國大陸「落後」的刻板印象。更重要的是,台灣沒有多佛慘案嗎?1990年的閩南平漁船慘案,大陸人也是被悶慘死,不同的是,前者是入境,後者是遣返;前者悶死人的是貨運司機,後者是代表台灣官方的國家軍隊。26名福建人被台灣軍警趕入一公尺多高的狹小船艙中,然後封死頂蓋,25人被活活悶死。英國媒體一片譴責歐洲人蛇集團的暴利,那台灣呢?東南亞移民勞工在台灣工作,頭一年半賺的錢都在還債給仲介,台灣政府該如何面對?

2001年的春天,多佛慘案在英國皇家刑事法庭審判,生還者在庭上的證詞確認了偷渡者每人付給人蛇集團的價格是2萬英鎊,從此開始了他們的死亡旅程。他們一小群、一小群地先從福建搭飛機到北京,再持合法的護照從北京飛到南斯拉夫首都貝爾格勒,在貝爾格勒他們被藏匿在一處居所,每個人拿到一本偷來的、經過變造的亞洲護照,大部分是韓國護照,然後被送到匈牙利。接下來被分批載在廂型車裡,經過奧地利、法國,抵達荷蘭,藏匿在鹿特丹郊區的倉庫裡,60人匯集,一起等待機會前往英國。

搭上貨櫃時,鹿特丹的人蛇集團與貨車司機準備了個水桶,當作廁所,也準備了水,但很快就喝完了。當貨車快抵達口岸時,司機關上通氣孔以躲避海關的檢查。貨車駛上渡輪後,司機停妥車子,到餐廳享受了頓晚餐並看了兩部影片,就在此時,貨櫃裡的空氣漸漸耗盡,原本虛弱的偷渡者開始慌張,他們移開一箱箱的番茄,踢門、喊叫,但沒有人聽聞,直到一個個昏迷、死去。

58條人命,貨車司機被判要為每條人命服6年的徒刑,但刑期可以合併執行,並因為共謀犯罪,要服8年徒刑,他總共被判14年;同時在英國的一位華人翻譯,她擔任這60位移民的在英聯絡人,也被判刑6年。

     

好書推薦:


書名:低端的真相:街頭律師眼中的東倫敦華人移工
作者:施威全
出版:秀威資訊
出版時間:2018/08

瀏覽次數:275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