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年來,鮮少有議題像2010年立法的「平價醫療法」(俗稱歐巴馬健保),如此能激起美國人(美國政壇候選人)的情緒。這項法律讓各界爭論不休,也是共和黨用來攻擊歐巴馬政府的主要武器,他們在國會多次發動表決要廢除或修正該法。

不過,雖然法案引起正反雙方激烈角力與裝腔作勢,真正了解法條內容的人少之又少。2012年,最高法院判決維持該法中的重要條文後,皮尤研究中心實施一項民意調查,詢問受訪者同意或反對該判決。不意外的是,調查結果呈兩極化:36%贊成、40%反對、24%沒有意見。皮尤也詢問判決內容為何,只有55%的受訪者答對,15%以為最高法院予以駁回,30%完全不曉得。換句話說,76%的受訪者表達了意見,但只有55%真的知道自己在同意或反對什麼。

「平價醫療法」只是單一例子,真正的問題牽涉更廣。一般人明明見識淺薄,公眾輿論卻非常極端。2014年強烈支持政府軍事介入烏克蘭的美國人,居然最不清楚烏克蘭的地理位置。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農業經濟系所實施了一項調查,詢問消費者基改食品是否應強制標明,約80%的受訪者認為應該標明,但是調查也發現,同樣有80%的受訪者認為,凡是「含DNA」的食物也該立法強制標明──這表示,他們認為所有肉類、蔬菜和穀物都要標明「小心:內含DNA」,但假如含有DNA的食物都不吃,我們恐怕會活不下去。

若主張標示基改食物的那群人,也主張標示含DNA的食物,我們又應該多認真看待他們的意見呢?這確實讓他們顯得不太可信。由此可見,多數人偏好的選項不見得基於正確資訊,再度反映了個人抱持的強烈看法,並非來自對議題的深刻理解,反而往往對議題一竅不通。

志同道合的「加溫」效應

正如哲學大師暨政治行動家伯特蘭.羅素(Bertrand Russel)所言:「激情言論往往缺乏紮實基礎。」美國導演克林.伊斯威特更直言:「極端主義很簡單,光有立場就可以了,不太需要動什麼腦。」

為何許多人對於不懂的事,可以感到如此激憤呢?一般來說,我們毫不清楚自己的無知,常憑一丁點知識就自以為很行,說起話來頭頭是道。而聽眾往往也是外行人,所以相較之下,我們就成了專家,再度提升自身的專業假象。

這正是知識共同體潛藏的危險:我們與聽眾會彼此影響。若群體內成員所知甚少,但擁有相同立場,就容易強化彼此理解的錯覺,讓每個成員以為觀點有理、目標明確,不在意是否缺乏真正的專業背書。每個人都從群體中取暖,因此意見建立在假象之上。群體內成員彼此給予觀點上的支持,群體本身卻缺乏專業上的支持。

社會心理學家厄文.詹尼斯(Irving Janis)把這個現象稱作「群體思維」。常見的一項觀察是,想法相同的眾人討論一項議題時,最後會變得更為偏激。換句話說,不管他們討論前的觀點為何,討論後的支持態度只會更加偏激,這也屬於一種從眾心理。

我們抵達了跟朋友聚餐的地點時,原本只是略微煩惱想著健保、治安、槍枝管制、移民或人行道上狗的排洩物等問題;在聚餐聊天的過程中,所有人都有深有同感;聚餐結束後,每個人都被挑起了共同情感,覺得自己有權要求行動。這樣的現象在今天格外值得關注,因為網路讓人很容易就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藉此肯定我們原有的信念,同時又提供了一個平台,讓我們抱怨不同世界觀的傢伙有多愚蠢又邪惡,反正他們本來就不想跟我們有交集。

更嚴重的問題是,我們常未意識到自己身處滿是鏡子的屋中,如此跟外界絕緣讓我們更加無知。我們無法欣賞反對人士的觀點,即使難得聽到他們的看法,也因為他們不理解我們的觀點,在我們眼中便顯得十分無知。他們一味將我們的立場扁平化,不明白其中的深度與細膩。我們在內心吶喊著「他們就是不懂」:他們就是不懂我們有多關心、態度有多開放、理念有多好,否則一定會理解我們的觀點。可是,真正無解的是:反方不懂問題的全貌與複雜,我們往往也一樣。

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反對什麼嗎?

這一次實驗,我們請參與者針對當年(2012年)各種容易引發口水戰的政策,表示支持或反對的立場:

◆是否應該實施單一稅率?
◆是否應該實施碳排放量管制與交易計畫?
◆是否應該單方面制裁伊朗?
◆是否應該提升領取社會安全退休金的年齡?
◆是否應該實施單一保險人醫療制度?
◆是否應該實施教師績效給薪制度?

如同標準流程一樣,我們先請受訪者自評對某議題的理解,最低是1分、最高是7分。再來,受訪者要說明該項政策會帶來的所有影響。舉例來說,碳排放量管制與交易計畫的書面指示為:「針對碳排放量管制與交易制度,請按步驟依序描述所有你知道的細節,包括每個步驟的因果關係。」最後,受訪者要再次自評對該議題的理解。

正如大部分類似實驗的結果,受訪者往往說不出個所以然。除了少數特例之外,他們對於政策的推行幾乎沒什麼概念,無法清楚表達背後的運作機制。一如所料,有鑑於自己啞口無言,第二次自評分數自然比第一次低。這也顯示了說明深度的假象──當他們試著要加以解釋時,才發現自己其實並不太懂。

我們已曉得只要請受訪者說明道理,就會讓他們發覺自己比想像來得無知。那是否會據此調整自己的態度和立場呢?換句話說,這項挫折是否會讓他們更加謙卑、降低他們覺得自己立場必定正確的自信?

為此,我們請受訪者也自評自己的立場,1分代表強烈支持、7分代表強烈反對。我們發現,試圖說明政策的影響,不只會降低受訪者對自我理解的評分,也會軟化他們的極端立場。

一項可能的詮釋是,藉由思考特定議題,我們會察覺自己所知甚少,抱持的態度就會趨於緩和。但是若反過來只要受訪者思考自身立場,卻顯示他們會變得更加極端。推測其中原因,應該類似於與群體討論自己看法時,最後只會鞏固極端立場的心態。

一般人在思考或討論政策時,重點不會放在解釋因果脈絡,而是論述既有觀點的理由、引述看法相同的人士、說明政策反映的個人價值,以及前兩天從新聞獲得的資訊。他們會想到支持自己信念的原因,再提出捍衛既有立場的論點。而我們的實驗任務困難又少見,受訪者要說明政策的來龍去脈,因此需要掌握政策的細節,詳述該政策如何影響複雜的社會。

因果的說明固然難度很高,但除了提供學習的機會,其實還有一大優點:說明的人被迫要脫離自身信仰體系。想像一下,假使有項新法令明天上路,規定你所居住的區域每人每天用水量不得超過10加侖(約合38公升)。短期內會有什麼影響?長期的影響呢?該區房價會受到什麼衝擊?衛生標準是否會改變?這些問題都不好回答,值得一提的是,解答這些問題的不二法門就是要先想像截然不同的情境。你必須思考自己的需求(該先洗澡、洗衣或洗碗盤),但光想自己不足以回答問題,你也得思考他人的反應,以及生活上要有何改變。

     

好書推薦:


書名:知識的假象:為什麼我們從未獨立思考?
作者:史蒂芬.斯洛曼(Steven Sloman)、菲力浦.芬恩巴赫(Philip Fernbach)
譯者:林步昇
出版:究竟出版
出版時間:2018/06

瀏覽次數:3835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