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的研究團隊進行了一場對象達1,215名的調查,結果顯示:病態人格者有常常在網路上當「酸民」的傾向。

除此之外,比利時安特衛普大學的研究團隊以324名年紀落在14至18歲的青少年為對象進行調查,結果顯示病態人格者有在臉書上攻擊他人、散布惡意謠言、假扮他人、上傳色情照、孤立或霸凌他人等傾向。

病態人格者有個強項,那就是遭受批評也不痛不癢。

因此即便自身的爭議發言、挑釁言行在網路上釀成軒然大波,他們也會繼續自行其是,毫不記取教訓。在那些擁有固定支持者的部落客當中,也有頗高的機率混有病態人格者。他們喜歡煽動、激怒他人,並透過有爭議的方式引人關注,從中獲得快感。無論毀譽,只要自身言行能夠引發話題、增加點擊數,他們就能獲得收入。而且無論網路上的抨擊多麼猛烈,也不至於有被捕或是危及生命的風險,對於在生活中追求刺激的病態人格者來說,可真是再適合不過的買賣了。

不必贅言,我們毋須認真對待這種人的發言。由於他們的大腦無法擁有長期願景,因此無法,甚至不願為自己的言行負責。如果對他們的發言深信不疑,可就蠢得無可救藥了。我們只要稍加觀察就可以發現,當原本的支持者終於受不了他們朝三暮四的態度,而選擇離開時,又會有另一批什麼都不知道的人被騙來。上述循環不斷重複。

令人驚訝的是,有時即便假面具完全被揭穿,他們仍然會有不少支持者,就宛如虔誠的信徒一般。這或許也是病態人格者才能做到的收買人心技能呢。

宅男社團裡裝清純魅惑人心的「綠茶婊」

在日本年輕人的圈子當中,會將某類女生歸類為「宅男社團裡的公主」「社團破壞者」。所謂「宅男社團」,泛指漫畫研究社或是動畫同好社等宅系社團,成員大多是不善與女性相處的宅男。但是有時候也會有那種看似清新脫俗,容易受到處男喜歡的女生加入。在這種男女比懸殊的環境下,她們自然備受歡迎,具有公主般的崇高地位。

而所謂「社團破壞者」,則是指那種與多名男性團員發生肉體關係,乃至於精神依存關係,致使社團團員出現摩擦,最後甚至分崩離析的女性團員 。

「宅男社團裡的公主」並不等於「社團破壞者」,但是兩者都善於討不善社交的男性歡心,從中獲取各種好處(有時或許就是在「公主」路線失敗後,她們才會轉變為「社團破壞者」呢)。

除了社團之外,理工科研究室等陽盛陰衰的環境也很常會混入這類女性。她們若不是假裝清純卻別有心機的「綠茶婊」,就是真的自以為清純,總是會用若即若離的態度撩動許多男性的內心。有時也會有混亂的肉體關係。而當被揭穿時,她們反而會巧妙地假扮成受害者,將責任轉嫁給男方,口吐「我其實喜歡A男,但是B男他強迫我啊⋯⋯」等挑撥離間的話語,最後導致團體裡的人際關係分崩離析。

有時候她們的目的是騙取金錢、物品等等,從受害者身上獲得各種好處;有時候則是單純喜歡把男生耍得團團轉。她們的手法類似某些詐騙招數,像婚姻詐欺或是身分詐欺,都是先向被害者傾訴自己在金錢面的弱勢,希望受害者協助,進而從對方手中騙取大量金錢。而本文的公主與社團破壞者的手法則是上述手法的弱化版,還不至於構成犯罪。由於她們刻意向受害者暴露自身弱點與缺點,因此對方總是會對其話語盡信不疑。她們乍看手無縛雞之力,所作所為卻無異於惡劣的詐欺犯。

邪教教主的擁護者為何無法醒悟?

除了病態人格者本身之外,其受害者亦令人玩味。不知道為什麼,即便病態人格者的謊言、開放的性關係完全曝光之後,仍然有不少人願意繼續相信、支持他們。

即便已經知道自己是個遭到蒙騙的犧牲者,他們仍願意相信對方。各位不覺得這很不可思議嗎?

事實上,人類的大腦會因為「相信他人而感到舒適」。這或許也可說是人類賴以建立、維持群體的功能之一。

人類的大腦有個特徵,就是會在進行判斷時感到負擔、痛苦。這稱做「認知負荷」。另外也有一個稱做「認知失調」的現象。當人類在認知上出現矛盾,即會感到不快(糾結),而為了消除心中的矛盾,就會自己找藉口。

簡單說來,一旦大腦誤以為某件事是「正確的」,即便之後有人提出證據證明該件事是「錯誤的」,大腦仍然會「找藉口」,設法忽視該錯誤。

當大腦相信一件事情之後,若盡信不疑、避免自己做決策,便能使大腦免於負擔,當事人也樂得輕鬆。譬如有科學證據顯示,相較於無神論者,有宗教信仰者的幸福度較高;即便信奉的是邪教,仍是有信仰的人比較幸福。人類的本質並不會改變。

勸戒當事人「不要執迷不悟」「快醒醒」真的是為當事人好嗎?這是個令人苦惱的問題。人類的一生並非無窮無盡,我們的時間都有限。當我們對某個宗教深信不疑,將有限的金錢、時間投入其中,之後卻要加以否定,不是太過殘酷了嗎?如果說深信不疑是幸福,那麼究竟何者才是幸福呢?這可真是一個難題。

我們可以說,病態人格者巧妙地掌握人類認知上的安全漏洞,藉此求生存。

隨著網路社會的發展,普通人也擁有強力的檢查手段,能夠追溯他人的過往經歷與言行,因此正常來說,受騙上當的機率理應降低許多。

但是網路社會卻也有另一層面向。網路是個強大的曝光途徑,同時也能夠將頻率相同的人即時連結在一起。無論抱持多麼荒唐的言論,或是不願承認自己受騙上當,都可以透過網路找到頻率相同的人,形成團體。而在這類團體當中,成員會因為彼此的存在而得到安心感,進而忽視來自外界的聲音,逐漸成為更死忠的信徒。

在上述環境中,當病態人格者以指導者的身分,主張自己是遭到外界毀謗的受害者,就會有一定數量的信徒對此深信不疑。

我們可以說,一旦病態人格者建立起用以壓榨信徒的宗教體系、粉絲社團,此時無論外界如何抨擊,也很難完全令其土崩瓦解。

     

好書推薦:


書名:病態人格
作者:中野信子
譯者:謝承翰
出版:究竟出版
出版時間:2018/06

瀏覽次數:294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