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在奧地利中學有個很要好的同學,綽號叫做「小蜜蜂」,她是一個耀眼的金髮女孩,也是我們班第一個高調公開交男友的女生。

那時候她15歲,男友是工專的學生,大她一兩歲,眉目清秀,戴著一副超文青的眼鏡,看到老師也會彬彬有禮的打招呼。眼鏡男總站在校門口等小蜜蜂下課,小倆口那晒浪漫的樣子,總是羨煞我們這群同學。

我們學校當時是女校(我畢業幾年後,學校改制,現在已經是男女合校),印象中,學校比較直接對我們提出的要求,最主要就是穿著。來學校的時候,別穿細肩帶、袒胸露背的上衣,別穿短到可以看得到小褲褲的迷你裙,別在校內以及門口吸菸,校外抽菸學校則從不干涉,因為奧地利滿16歲即可合法購買香菸。於學生在校外的行為,像是談戀愛,學校也不會干涉,算是一種「學生個人私事,他人不得插手」的概念。

爸爸不准我去男友家過夜,怎麼辦?

話說,小蜜蜂跟眼鏡男的感情生活一直很順利,雙方家長也都沒有意見。交往好一陣子後,有一次小蜜蜂來學校的時候,兩眼紅通通的,大家驚呼:「妳怎麼了?」她眼眶濕濕的說,在家裡跟爸爸起了爭執,因為男生邀請她去他家過夜,她在餐桌上問了父母,媽媽的態度是不置可否,說她自己要注意。結果爸爸的態度非常激烈,說:「絕對不可以!」

「我都多大了,他竟然還把我當成小孩子!」她極為氣餒的說。

第一堂課的女老師進了教室,看到我們圍成一團,皺眉問:「妳們在幹嘛?」同學們像是見到救星,七嘴八舌的問老師,如果被爸爸禁止去男朋友家過夜,該怎麼辦?

老師很認真的聽小蜜蜂抱怨,微笑的說著:「這時候妳不可意氣用事!既然妳覺得自己不是小孩子了,那就要好好的跟爸爸討論,讓他了解,妳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

老師顯然覺得這是很好的機會教育,就對我們說:「妳們現在都是在轉大人的時候,跟家裡也會有許多衝突,先冷靜下來,然後站在對方的立場,想一下他們為什麼這麼說,再接再厲,繼續溝通!如果這麼輕易就放棄,不就代表這段感情對妳來說沒那麼重要嗎?」

然後,老師好溫柔的說:「妳們再過不到幾年就成年了,到時候會成為一名年輕的女性,而不是小孩了,這對妳們的家長來說,是需要時間適應的。去男朋友家過夜,妳們可能覺得沒有什麼,自己又不是做什麼壞事,但對家長來說,這是很大的一步,妳們也必須給他們時間消化。」老師笑了起來,眨眨眼,「而且爸爸特別放不下女兒啊!所以妳們對爸爸,要特別有耐心喔!」

談戀愛就是「轉大人」

我跟奧地利同學比起來,算是晚熟型的。我在高中時期,雖然也有不少豔遇,但每次都只是曇花一現,頂多就是跟男生牽牽小手、親親嘴,當時的我很沒自信,為了掩飾自己的自卑,常常亂發脾氣,很容易嚇跑男生,所以每次的戀情都沒幾天就不了了之。

讀到這裡,應該也有人會想,奧地利父母以及師長,難道都不擔心這些青少年應付不來感情困擾嗎?難道都不擔心影響課業嗎?

我想,其實天下的父母心情都是很類似的。在奧地利的父母,面對自己心愛的寶貝情竇初開,心情是矛盾的、不安的、不捨的,當然也會擔心孩子在感情上受到傷害、擔心孩子過於熱中戀愛關係而荒廢學業。所以家長會非常注意孩子的交友狀況,只要知道孩子談戀愛,多半就會要求孩子早點把自己的對象帶回家,然後開始對人家展開身家調查。

跟孩子訂好規則,談戀愛,可以,但是課業,還是要顧好。談戀愛,就是「轉大人」的過程之一,所以必須用慎重的態度去面對。

為學生的孩子織毛衣

談戀愛,擦槍走火的事也層出不窮,奧地利人的第一次性經驗,平均年齡約為16歲。因此,奧地利非常注重性教育,希望孩子們從小就了解身體,也期許女孩子懂得保護自己、珍惜自己。

家長在家也會跟孩子嚴肅的討論性行為,談戀愛可以,但也要懂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班長的媽媽是護士,15、16歲時去同學家,護士媽媽就會很正經的教我們各式性知識。在學校,性教育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還不是只是上個幾堂課就好,而是每一年都會有與性行為相關的課程,每次上課,班上同學都很認真,生物老師總是搖頭說:「沒看過妳們念哪個範圍這麼認真的啦!」

在避孕方式還有性病知識課程上所花的時間,超出了老師的預期,也看了不少叫人傷心的墮胎影片。老師甚至還教我們各式各樣計算安全期的方式,考試的時候,也會正經八百的要我們算呢!但是,她也很嚴肅的交代:「不要以為會算就不會中獎。已經有性經驗的同學們一定要注意!妳們還是要做好避孕措施,因為能保護妳們的,沒有別人,只有妳們自己!」

有一次,老師在下課前填寫教室日誌的時候,又好氣又好笑的說:「拜託妳們一下,趕快結束性教育課程好嗎?我們可是校風森嚴的羅馬天主教女校欸!已經好幾堂課都在上避孕方式、墮胎方式、青少年性行為,我每次寫教師手冊,都覺得實在有點對不起學校啊!」

我們學校哪有校風森嚴?有位學姐在高二左右不小心懷孕了,雖然校方很震驚,但是立即決定做她的後盾,學姐想要生下來,她的父母也確定讓她生。起先她還挺著肚子上學,但接近產期就先休學,「產假」結束後再回來學校,硬是把剩下的課程全都扛下,也順利畢業。我記得很清楚,好多位女老師在學校都不停的勾織著毛衣、襪子、圍巾、帽子,就是要給小貝比的。我們在寫考卷,老師就在講桌前打毛衣,一團毛線落在桌上,一針一線,都是對學生的疼惜。

     

好書推薦:


書名:小國也可以偉大:我在奧地利生活學習的第一手觀察
作者:楊佳恬
出版:圓神出版
出版時間:2018/04

瀏覽次數:9986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