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立法院12月10日排審「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預算,國民黨強力動員杯葛,場面大亂,短短13分鐘即宣告散會。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事後表示錯愕:「竟然在世界人權宣言70週年的今天經歷這些,有點超現實。」

的確超現實!台灣的民主走到今天,脫離現實,超越想像,整個社會瀰漫著不安、焦慮的情緒,立法院裡掀桌混戰,朝野惡言咆哮,如是躁動,其實也就是社會情緒的反映。

「民主」可以是軟實力,也可以是硬道理

回顧爭議之源起,是促轉會的「東廠」事件,讓反對黨的杯葛取得正當性,也讓一貫兇悍的民進黨立委無心戀戰,會議草草了結。促轉會做為獨立機關,原副主委張天欽卻帶頭在內部織結權力,打擊異己,還自比為東廠,自甘成為執政當局選戰的鷹犬。民主時代的獨立機關與王權時代惡名昭彰的特務機構連結,何其「超現實」的穿越劇!

「東廠」事件對民主的傷害,正在於其暴露了權力陰私幽晦的一個面向。「民主死於陰晦」,這是華盛頓郵報曾經列於刊頭的警語。當今的民主政治,不管在西方或東方,越來越受到挑釁和質疑,民主社會當中埋藏了越來越多讓人不安的因子。民主,究竟出了什麼問題?重新思考民主,此其時矣!

民主,democracy,追究其古希臘字源,即「人民的權力」。理想的民主,權力來自人民,由人民執行統治。所謂「理想」,就是遙遠,就是不可能實現。於是退而求其次,民主,至少是「讓人民參與權力的運作」。實務上無法人人參與,於是就透過投票,選出「代議者」,稱之為「代議民主」,這是當今我們所熟悉的形式。

「人民的權力」,自此被化約為「投票權」,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在台灣,我們喜歡稱之為「神聖的一票」,每到選舉,候選人拜託又拜託,我們人民百姓也就這樣感受到「權力」的滋味,即使微薄,卻足以沾沾自喜。

自1987年戒嚴解除以來,我們曾經有過無比樂觀的一個世代,認為權力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台灣人出頭天」既是口號,也是榮耀,將民主視為重大資產,尤其在兩岸較勁時,「民主」可以是軟實力,也可以是硬道理,無比的高大上,足以讓對岸窒息。

經過幾度政黨輪替,清醒的人看出了問題:為什麼換來換去,或藍或綠,在權力位置的永遠是同樣一批?放眼所及,職業政客、政客第二代以及派系子弟兵幾乎壟斷了一切可能的政治資源,這樣的權力結構,回到古希臘時代的分類,不叫做民主,而是寡頭。一個以民主為名的寡頭政治,這是當今實質的形式。

政治淪為小圈子裡的算計

正因為是寡頭,政治很容易淪為小圈子裡的算計,位置的競逐壓過社會階層或意識型態之間的鬥爭。為了護衛自身的地盤,派系頭人或是天王級政客的陣營,會使盡手段排除異己,避免外來者或是新進的「陌生者」進來破壞既定生態的平衡。因此,他們即使要培植新人,也必然是可靠或親近的人。於是子女、派系傭兵或「家奴型助理」,就成為最優先的人選,政治圈近親繁殖的現象就此成形。

寡頭、近親的政治,其決策很容易在隱密陰私的環境中形成,這與要求公開、透明的民主制度完全背道而馳。民主社會中權力的運作變得越來越陰暗、晦澀,這樣的政治,埋下了許多不安的因子,人民看不透,想不通,再多的選舉都改變不了寡頭化、陰晦化的權力結構,於是有些人在虛無、去政治化的無奈中投降;有些人則是陷入焦慮、躁動的情緒,隨時可能被引爆。

這樣的情境,政治學上稱之為「失守的民主」,民主原意是「人民的權力」,如今權力卻是一吋一吋地從人民的手中溜失。我們的行政院長賴清德說他是一個「民主萬歲」的人,這又是一個「超現實」的說法,因為民主屬於現代化的社會,屬於人民;萬歲屬於封建時代,屬於皇上。皇上萬歲,這是定於一尊。「民主萬歲」,這又是一個時空錯亂的穿越劇。

民主最怕定於一尊,最怕寡頭以頌讚代替詮釋。民主需要不斷翻新,需要重新思考,重新建構。民主如果珍貴,那麼,一個真正的政治家,當今應該努力的方向是:構思方法,找到手段,將民主從寡頭化、陰晦化的牢籠中拯救出來。

瀏覽次數:6465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以質問、閱讀、書寫為日常之戰鬥。《新國際》(New International)創辦人,INTERCOLL(International Collective Intellectual, 國際知識集體)亞洲連絡人,連結亞拉非以及歐洲的朋友,共同思考並推動21世紀國際主義之開展。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