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國民儲蓄(National Saving)是經濟社會進步的「通關密語」。一國就業人力所創造的生產價值,扣除生活所需的積累,若能有效強化生產力,厚植創新能量,以及未來人力資源的增長,即使人口持續增加,人均所得與生活水準仍能不斷提升。

投資光譜的兩端:「財務報酬」與「社會價值」

當前主流商業投資追求最大的預期財務報酬,非財務報酬的價值則不是考量重點。這是投資光譜的右派,或可說“Financial Return Only”。眼中只容得下財務報酬當然不完美,於是,社會上也存在追求社會價值回報的慈善捐贈或公益資助,例如採取資金捐助(Grant Making)的慈善或特定領域的公益基金會。撇開租稅誘因不談,這類投資光譜的左派可說是“Societal Return Only”。這類社會價值回報來自人資、社群、文化、自然等層面,財務回報反而不是重點了。

既然有如投資光譜的極端,多數人習以為常後,也認為非營利目的的捐贈才是追求均衡社會價值的正常模式,甚至發展出「公益純度才能真正感動人心」的想法。

以創投的手段發展公益

1997年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刊登〈慈善資本:慈善機構如何從創業基金取經〉一文,挑戰當時公益基金會慣用的捐贈或獎助提案經費手法,主張應仿效創投基金的方式,結合多種財務工具及非財務資源,採取高度參與模式(High-Engagement Models)來協助社會目的組織(Social Purpose Organizations, SPOs)的進展,而非僅專注其特定提案的成效。

這篇文章在當時引起熱烈爭辯,甚至開啟了新思潮與新運動。算起來,這個思潮與運動進展不過十來年,對國際社會來說也還算是發展初期。不過,「公益創投(Venture Philanthropy, VP)」、「社會影響力投資(Social Impact Investment, SII)等名詞已開始出現在報章雜誌,只是不少人對這些新名詞仍相當陌生。

公益創投與社會影響力投資的定義

從投資光譜上來看,公益創投與社會影響力投資(VP/SII)是「中間派」。有別於傳統基金會慣用的捐贈模式,VP/SII主張更積極參與、長期支持、財務資源與非財務資源並用、重視被投資社企的影響力衡量與管理。在財務工具的運用上,VP/SII視社企所需,彈性採用捐贈資助、借貸融資、股權投資,或多種工具組合使用。

社會影響力投資也可以根據組織章程與宗旨,進行投資光譜的定位,提出「中間偏左(Impact First)」、「中間偏右(Financial Return First)」不同的價值主張。無論光譜如何定位,積極參與被投社企的社會影響力,絕對是社會影響力投資的「署名特徵(Signature Characteristics)」。

主張社會責任的投資圈風向

近年來,企業社會責任觀念更為普及,連投資圈也都開始強調社會責任,而出現了所謂「社會責任型投資(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ment)」。舉例來說,今年三月底來台參加首屆B型企業亞洲年會的澳洲倫理投資(Australian Ethical Investment)公司,其相關金融投資刻意避開有環境或社會爭議的煤礦、油礦、伐木、菸草、武器製造、博弈事業、人權侵犯爭議企業等有價證券,而特別重視潔淨能源、能源效能、醫療保健、高齡照顧、教育事業、回收事業、創新科技的投資標的。

由於這類社會責任型投資通常僅就金融市場現有投資標的投資組合規劃,雖較能確保投資績效,但對促進社會正向影響力來說,相對被動而有限。然而,近十多年來投資光譜兩端已出現趨向中間定位發展的風潮,呼應國際社會兼容經濟(Inclusive Economy)的整體發展趨勢。

國際VP/SII的推展

所得水準較高的先進國際社會是「社會影響力投資」的先行者與示範者。以歐洲為例,2000年初期,先由支持理念的個別創辦人開始,再慢慢獲得傳統知名基金會的認同和參與,而銀行、政府機構則在金融海嘯之後開始較注意相關發展。近幾年VP/SII領域則探索如何進一步與產業領域資源整合,以利社會企業與其影響力的順利發展。

在VP/SII思潮與運動進展過程中,幾個重要的國際平台組織陸續設立,包括2004年歐洲公益創投協會(European Venture Philanthropy Association, EVPA)、2009年全球影響力投資網絡(Global Impact Investing Network, GIIN)、2011年亞洲公益創投網絡(Asian Venture Philanthropy Network, AVPN)的設立。其中又以EVPA的理論建構能力最堅實,成為近十年來這股新思潮的強力後盾。前述組織也會定期投入相關領域調查、標準系統推展等基礎工作。

根據GIIN和EVPA的調查,目前國際VP/SII的分佈仍以美、歐為主。組織形態以基金管理公司、銀行相關機構和基金會最常見,但歐洲非營利組織形態為現階段主流。VP/SII的資金規模頗有差異,調查的平均規模達8,500萬美元,但中位數僅約1,400萬美元。不同資金規模的組織治理方式有所差異,小規模基金組織常由經營管理團隊實質主導,大規模組織則以董事會為治理中心。歐洲小規模組織較多,最常見年度預算不到250萬歐元,少數則超過1,500萬歐元。由於被投資社企規模多小於主流商業投資,歐洲基金管理組織收取的管理費相對較高,平均費率3.6%,中位數約在3%左右。

台灣社會影響力投資的跟進

台灣跟上投資社會影響力的腳步並不算晚,但至今仍處於少數理念認同者倡議與投入的初期階段。2007年6月,由趨勢科技創辦人張明正獨資創設,知名作家王文華受邀擔任執行長的若水國際(Flow),或可說是台灣VP/SII的序曲。當時,創辦人希望能以創投方式促進社會企業發展,並以公開發行股票(Initial Public Offering, IPO)的管道退場。不過,由於當時台灣處於社會企業發展之初,社企「魚卵」、「魚苗」尚少,又如何能順利找到已成長至足以公開發行股票階段的社企「大魚」?如今,若水國際已轉型成為站在第一線促進多類別殘障人士就業創新的社會企業,而不再是支持社企發展的影響力投資了。

目前台灣少數的社會影響力投資中,以2014年4月成立的活水社投(B Current Impact Investment, BCI2)組織模式較為特殊。不同於若水國際、慕哲基金會等獨資或少數出資人形態,活水社投實驗性採取天使俱樂部集資(Club-Funding)的模式,從發起的43名出資股東開始,到現階段的逾50名出資者,主要目的在追求財務與非財務資源網絡的集聚效益。如今更進一步從個人出資者(individual club members),嘗試推展至(類)機構出資者(institutional club members)的跨行業領域資源整合階段,希望能夠以產業領域資源,深度協助各領域社會企業的發展與影響力升級。這樣的探索也與先進國家的潮流同步。

社會影響力投資的策略定位決定了重點投入領域與基金特色。以台灣創投老兵林銘遠創辦的「守護天使」(Catalyst)為例,特別重視自閉症、身障者藝文創作的投資。「非常木蘭」(VERYMULAN)的創辦人張舒眉女士則專注於台灣女性微型創業的資助。然而,台灣的VP/SII資源仍呈現顯著區域分佈不均的問題,這與從業者未能建構完整的投資案源與篩選網絡有關,另一方面,也受限於北、中、南、東各地客觀條件與環境的差距。

共創雙贏的階段性夥伴

VP/SII的特徵就是社會影響力的管理與推展,成效有賴投資方與被投社企的緊密合作。由於VP/SII追求社會善意資金的循環運用,以求有限資源使用效益之放大,因而從投資之始即有未來退場的規劃。邏輯上,最合適的退場時機在社會影響力目標的達成,或社企投資加值效益遞減接近尾聲時。

從這個角度來看,社企投資可說是「階段性共創夥伴」,從訂定投資策略開始,即在案源篩選、深度調查評估、投資協議安排、投資管理、投資退場的全程,視被投社企的需要提供財務及非財務資源,訂定發展目標與成效衡量等目標管理計劃,以求在投資關係結束時,社企與社投雙方各自達成「共創雙贏」的結果。客觀來說,台灣社會影響力投資在影響力衡量與管理,包括利害關係人評估、衡量工具與機制、驗證查核與報告機制等環節,尚在學步階段,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社會企業遍及各領域與不同的發展階段,無論是捐贈補助、借貸保證、股權投資模式,以及各種非財務資源平台網絡,都是健全社企支援生態系中,不可或缺的互補組成。如何建構此一生態系,需要各界集思廣益。身為從業者,筆者將持續自我要求敞開心胸,與各界夥伴交流、分享,攜手共創共好的環境。

瀏覽次數:11043

延伸閱讀

留美經濟學博士,曾任職於台灣經濟研究院十餘年,主要研究涵蓋中小企業、知識服務及產業創新等領域,研究報告及產經政策評論均多。近年投身業界,希望跨域整合多方力量,投入未來生活探索、經濟社會包容性發展之志業。現職為活水社投合夥人、AVPN 台灣顧問。Email: stevencyyang@gmail.com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