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日前從社群媒體見到一則「性別平等教育增能研習課程」訊息,沒有仔細閱讀的話,會以為是一般性別教育研習;當我細看貼文,才發覺部分宗教熱忱人士可能正以家長組織的名義,挾其雄厚財力與網絡關係,以自辦研習、採認累積時數、成為性平「專家」、進入學校家長會、性平會或成為教師等一條龍的方式,掣肘台灣20多年來性平教育的努力與成果!

▋辨認真假性平教育

社群媒體貼文寫著:

這個講座是個開始,值得鼓勵!

這是借力使力,同運講性平(性解放),我們也講性平(正確性別觀)!要深入基層!

關心性平(性解放)毒害,我們就要進入體制內做改變。要有參加過訓練,才有資格當教師或是幫忙編教材。

課程發起者為台北市家庭教育中心與台北市國小學生家長會聯合會,研習主要對象為家長。宣傳海報寫著:

提供家長親職教育課程及活動,推動並落實校園性別平等教育,提供家長正確性別平等教育之訊息,特別辦理性別平等教育增能研習課程,以增加家長對性別平等教育及相關業務之認識,共同為校園性別平等教育而努力。

課程內容雖是認識性騷擾、校園霸凌、校園內的健康危機、認識校園性平教育現況及家長會角色等中性字眼,無法得知講述的內容、內涵與方式,海報中間放著傳統「男-藍色;女-粉紅」的圖樣,再從講者背景,可以辨識這研習可能是山寨版性別平等教育,家長與教育單位不得不慎。

有趣的是,海報下標示著「指導單位 台北市政府教育局」,不知台北市政府教育局是否了解相關的「性別平等教育」活動如何在家長之間、在校園之間進行?

▋為何「山寨」?

筆者研究性別教育十餘年,發覺一些教育人員對「性別平等」的概念相當模糊,只能用想當然爾的方式「想像」何為「性別平等教育」,因此產生與決策者南轅北轍的實踐樣態,例如教導男女大不同,更加深男女刻板印象,再製父權結構。

這樣的性別教育方式,我稱之「山寨版性別平等教育」。就從《性別平等教育法》相關規定來看,不具性別覺知能力的「山寨版性別平等教育」除了無法消除性別歧視、維護人格尊嚴(《性平法》第 1 條),更是再製性別刻板印象;況且讓不具性別平等意識的講師進入校園宣講,恐怕也違反了《性平法》18、19條等相關規定。

第 1 條
為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消除性別歧視,維護人格尊嚴,厚植並建立性別平等之教育資源與環境,特制定本法。

第 18 條
學校教材之編寫、審查及選用,應符合性別平等教育原則;教材內容應平衡反映不同性別之歷史貢獻及生活經驗,並呈現多元之性別觀點。

第 19 條
教師使用教材及從事教育活動時,應具備性別平等意識,破除性別刻板印象,避免性別偏見及性別歧視。
教師應鼓勵學生修習非傳統性別之學科領域。

其實,宗教團體以「性別平等教育」之名進到校園,進行宗教式卻不具性別素養的「性別平等教育」並非頭一遭。當筆者在2005年從英國回到台灣進行校園性別教育田野研究,就已經發現類似的性別教育活動在校園進行,後來還包裹在生命教育、家庭教育之中,提供免費師資與全套課程,有計畫、有組織地進行。

不具性別意識或性別專業的家長,恐難辨真假性平,教育相關單位的把關有其重要性。

▋不懂「歧視」,如何進行性別教育?

大約2年前,當教育單位討論如何將原本包含性別、人權等6大議題編織融入12年各科課程綱領時,也遭受一些號稱「家長」的特定團體在公聽會上阻撓,甚至要求性別教育國教輔導團提出說明。就公聽會發言紀錄進行分析,其實可以清楚看出部分家長團體連性別教育中最基礎核心的「歧視」概念都不清楚。他/她們的發言例如:

「歧視」之用詞不妥,是負面的控訴,被歧視較多是心理感受,但並未實質受害。若濫用「歧視」去反駁不認同自己理念的人,可能因此造成「反歧視」

「解析各種媒體所傳遞的性別迷思、偏見與歧視」應把「歧視」一詞刪除。因「歧視」用語不妥,若無實質受害者,容易誤用。

上述發言不但用主觀理解的方式來詮釋「歧視」,也看出主流價值多麼害怕「歧視」一詞。性騷擾、性侵害、性霸凌的核心議題就是性別歧視,倘若部分特定家長團體認為「歧視用語不妥」、「無實質受害者,容易誤用」、「若濫用『歧視』去反駁不認同自己理念的人,可能因此造成『反歧視』」,那作為性別教育學者,我擔心的是不懂何為「歧視」的「專家」,如何進行性別教育? 

▋妳/你可能感受不到「歧視」,但不代表它不存在

「歧視」與偏見(prejudice)有關,要了解「歧視」必須理解何為「偏見」。「偏見」一詞,《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解釋為「不公平或固執的見解」。社會學對「偏見」的解釋為:不顧事實之反證,僅根據含有偏見與錯誤判斷的概念,而給予某個社會團體與其成員的某種評價。

換言之,「偏見」與個人的感知、信念或態度有關,「偏見」見諸於個人行為、行動或做法,甚至鑲嵌到制度或機構之中,包括學校教育過程、就業或法律系統等,則成為「歧視」(discrimination)。當人們因其種族/族群、階級、性/別、婚姻狀況、年齡、或障礙等因素而遭受不平等的對待,就是歧視。

「歧視」是結構性的存在,存在於社會體系之中,而非由「心理感受到」來決定是否「有歧視」。妳/你可能感受不到「歧視」,但不代表「歧視」不存在,它存在於我們日常生活、存在於不具性別敏感度的制度設計或政策之中。

尤其社會主流群體習於用「不足」、「低下」或「缺憾」的觀點看待非主流群體的差異性,包含非主流性別關係(例如LGBTI或單身、離婚、無性戀等)、勞動階級文化(例如語言使用、教養方式等)與弱勢族群語言文化(例如東南亞語言)等,無形中就產生歧視性的對待。就如Allan Johnson 在《性別打結》一書所言:

在有些情況下,對於性別歧視的「不瞭解」,就是伴隨性別支配而來的特權的一部分。男人在日常生活之中,不需去思考性別歧視如何影響著女人,就像白人不需要關心種族歧視的後果,以及上層階級不需要注意貧窮與中產階級的焦慮一般。「不瞭解」也是護衛男性特權很有效的一種方式,卻將喚醒意識和理解現實的苦差事留給女人……不論女人花了多少精力要男人去「瞭解」,通常都不會有多大的效果,除非男人們自己願意去理解……(《性別打結》,頁96)

▋對「差異」抱持負面看法,就是歧視

在多元文化教育中,「差異」是反歧視教育的核心議題,也是首先要被釐清的概念。《改變中的多元文化主義》(Changing Multiculturalism)一書作者Joe L. Kincheloe及Shirley R. Steinberg根據美國多元文化教育專家Peter McLaren (1994)的看法將多元文化主義分成5種類型加以說明,這5種類型事實上隱含了對「差異」不同的看法、預設、態度與行動。其中保守的多元文化主義/單一文化主義(conservative multiculturalism /monoculturalism)以主流形象或價值為標準或標竿,對於「差異」抱持負面看法,其實就是歧視。

作者在這本多元文化教育經典著作中,以批判的多元文化主義(critical multiculturalism)為核心,強調除了看見差異、肯認差異、賦予差異正面的價值,並反思西方社會從科學革命、啟蒙時代以降,現代主義認識論(epistemology)以唯一標準答案看待世界產生的問題,特別是在全球化浪潮社會的樣態不斷在改變的後現代情境中。

「無分別心」、「無等差心」是佛學的概念,認為「色」(表象)是由心所造成的形相(樣態),因此不管對人、事、物都不該有好/壞、美/醜、優/劣等區別,基督宗教神愛世人的信念也是如此。

透過「無分別心」、「無等差心」的看見差異,可以讓被邊陲化的種族/族群、性別、階級有機會被看見,使社會制度建立在一種以「差異」為基礎的平等之上;並且讓主流群體能夠更謙卑地從差異中學習(learning from difference),依此試圖扭轉社會結構,以達到公平正義的理想。

我只是一位性別教育學者,恪遵崗位與社會責任,站在理論的基礎上誠摯與家長們對話,無意掀起宗教上的任何論戰,讓我們共同為更友善的台灣校園而努力吧!

瀏覽次數:21082

延伸閱讀

出身雲林農家,留學英國劍橋,當過記者、NPO工作者、高職教師。關注性別、弱勢族群的教育處境,現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