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大學學期末,學生進行老師的課程教學評量,老師給學生打成績,兩個動作看似平行,卻是交手,也可能廝殺,或許可以是彼此互相學習的重要一課。

據報載,世新大學郭姓講師因不滿學生在期末問卷批評教學「稍嫌空洞」,將全班打0分。暫且不論郭姓講師教學的狀況、與學生交手過程是否展現一定的成熟度,對於學生期末教學評量,在大學任教的老師都應該很能同理郭姓老師當時的心情。

當一位老師很努力地規劃課程、認真教學,期末卻看到學生惡評,很容易就被澆一大把冷水,然後要花一段時間才能平復自己的心情、重拾教學熱情。於是有老師不想受傷,就完全不看教學評量;一些老師讓課程變的「甜」一點,皆大歡喜;有老師在學期末請學生吃飯,交代學生要把分數打高一些;部份老師不喜歡開大學部的課,因為大學生往往不太識相,把分數打低了。

民主也應有溫度

老師愈來愈難當,沒錯!在以前威權時代,教授可以拿著快破掉的筆記本,只負責抄黑板,三次不到就當掉(我就是被當掉的那一個),沒有學生敢說話,或者說學生不知道自己有抗議協商的權利。

在2000年前後我念碩士班時,開始出現「教學評量」,我還記得在課程結束前的最後一節課,助教會請老師離開,接著發課程評量問卷。老師也會在課程結束前暗示大家留點情面。

在現代民主社會,教學評量本身具有民主的意涵。制度賦予學生回饋的管道,但我們可能沒有教學生在忠實呈現學習狀況之餘,還能同時有溫度的兼顧老師的心情。冷冰冰的民主若多些溫度,不見得會減損民主的價值,還能增加教學相長的附加價值。

溫度來自於對話

適時回應學生的意見,是對話溝通的開始,也是課程與教學的一部分。這學期我因應學校輔導認證需求,新開「家庭生活教育概論」課程。一開學,我向學生坦承這門課非我專長,本人也不是輔導背景,但會從自己的專長「性別與多元文化」的角度切入這門課,自認為課程安排很豐富──除了基礎的理解讀本,還想辦法找演講、安排口試、分析型筆試,更要求三項實作,最後還要寫下學期總作業與反思。

期中時,學校會進行「期中意見調查」留言,儘管只有三位學生寫下意見,但我忠實的回應學生的疑慮,po在課程討論平台,讓他/她們瞭解大學老師的實際生活樣態、課程如此進行的原因。

同學的期中意見

希望老師能準時一點到教室 也希望小組討論時間不要占據一整節課 因為每次很快就討論完了 都不知道要幹嘛(我們真的很認真討論但真的很快就結束了……)

課程談到的議題與學生的生活和人生議題緊密結合,選材豐富,課堂上討論與交流豐富,可以讓我們做許多深入且有意義的思考,謝謝老師~我太喜歡這堂課了!

學生自主討論的部分過多,小組若沒有想要有心得的意願,則討論容易流於形式,內容空乏甚至只有閒聊,我認為收穫有限。

我的說明

1. 對於偶爾因開會遲到很抱歉,但老師的忙碌生活絕非大家能夠想像,週三中午的會是臨時安排的計畫,不然也不會安排1:10-4:00的上課時間(你們知道我有時沒有吃飯,跟你們上到4:00嗎?)

2.討論的時間,我原本規劃都不是這麼長,但發覺有些組因討論到很複雜的家庭議題,曾經我立刻「打住」,結果讓有些同學感到沮喪,才考慮到或許透過更多的分享可以讓你們彼此更了解家庭的多元面貌,我才將討論時間拉長。

3.小組不是「討論」而已,更多的是「分享」與「澄清」。透過「敘說」,可讓問題更加清楚。「家庭」絕非一門可討論的「知識」而已……

4.我通常給的問題很大,你們會流於閒聊或很快就「討論完」,表示你的理解只是很表面、生活經驗比較缺乏。

5.也謝謝鼓勵的同學。一堂課要滿足每個人的需求是不可能的,以後你們自己當老師就知道囉。

6.最後也謝謝回饋的同學,讓我有機會說明。

假日還要工作的老師

「教育」的過程並非「消費者至上」的商業模式,老師沒必要棄守標準及原則去諂媚學生,但溝通是必要的,要讓學生們了解你/妳如此進行的理由,其實他/她們是可以接受的。

送出成績的同時也寫好3,000字回應文

透過以上的說明,課程運作得更加順利,師生之間彼此也有了默契。到了期末學生交作業後,對我而言是更大壓力的開始,除了每個人平均20、30頁的作業要看(有學生作業長達80頁),我知道在送出成績後,沒有例外地,我一定又會收到學生詢問成績的信件,這是更大的壓力。

為此,我還預先寫好3,000字長文,說明打分數的原則、也回答學生在作業上呈現的問題,更拉大到學生未來作為輔導老師的角色。

……有些同學很幸福,對演講或課程內容感受會比較不深刻,不必擔心,是妳/你真的很幸運。能有深刻體會,也是妳/你的幸運,因為以後你就有經驗與能力去處理,也能體會未來不同學生的狀態。

有作業字裡行間充滿著不滿或憤怒,或許針對這門課、針對實作本身或是針對我。首先,請大家可以理解,任何課程設計永遠不可能滿足所有的人,但課程若能讓更多人在成為輔導老師前,開始思考更多問題、體驗或理解年輕生命可能無法感同身受的一些議題,我認為已經達到教學目標。請用常人的標準,嘗試「看見」老師設計課程的用心,我認為這也是一位輔導老師必須具備的能力……

不過依然還是有同學對成績有疑慮,我再說明並再次貼上以前寫過的文章〈我很努力,為何只是這成績?〉並特別摘出其中一段話:

有些同學的確很認真寫作業,但是「認真寫作業」只是高分的基本條件「之一」,實作的挑戰難度、理論是否運用得當、分析是否細膩、是否具備反思與獨立思考能力、是否能夠產生論點,還有作業的本身也呈現一種態度,草率或漫不經心的作業樣態,也都反映在分數上。

在討論過程中,一位碩班修教育學程學生在底下留言,令我相當感動。

親愛的淑菁老師:

真的很少看到老師對於學生分數這麼認真的回應,也想做一點回饋,提出自己對分數小小的看法。我覺得這學期自己得到的分數已經很不錯了,還有進步的空間,雖然那個分數可能在同學眼中可能不是那麼高,畢竟每個人的標準不一樣。

我想這堂課重要並不是在分數獲得的高低,而且分數應該很難打吧,畢竟是許多不同的生命,要如何打分數真的不容易。對我來說那就只是個分數而已。大家會在踏出學校的那一刻發現,那些分數一點都不重要(還是只有我這麼覺得?),重要的是學習中留下些什麼。這堂課重要的我想還是要回到自己與自己、自己與自己家庭以及未來的關係,因為那才是未來會繼續存在的。

分享一下關於我的作業,我在寫作業的時候真的超級痛苦,因為作業真的太多了,寫到關係實作幾乎在偷懶,後來我的實作對象檢查了我的作業,覺得非常不滿意,我才意識到在寫這份作業時,我並不只是寫作業,而是要對這段關係負責。後來我重新認真的寫了一份給他(雖然他還是不滿意,標準比老師還高吧),但在修改過後,我並沒有修改我上傳的作業,雖然我知道改了之後分數應該會比較好一些,但就覺得足夠了,我已經對他負責了。這分數真的不是關係的重點,人生還有太多重要的事要做,何必為那幾分的分數傷神呢?

這份回應也想安慰一下沒有得到高分的同學,希望有吧……

「就算在這堂課的最後也能透過成績一事有所收穫」,有其他學生寫信給我。感謝教學生涯中願意回饋的學生,雖然不見得出現在學校的教學評量中,也可能無法體現在我的評量分數上,但我能確信的是:透過期末作業與成績的說明,我們都往前再進了一步!

在教育中,過程即為目的。學期結束了,或許學習才正要開始!

一定要用分數呈現教學評量嗎?

在制度層面,我們可以思考的是:教學評量設計能否呈現真實的教學情境?學校看待評量結果,例如與升等的連結關係,是否也影響教學評量的意義?理想上,教學評量的設計是讓老師本身瞭解教學上的問題,作為日後調整之用,而非成為老師「教學的表現」。

在英國念書時,我才了解到教學評量可以有不同的作法。利用座談會的方式,由行政人員利用約莫20-30分鐘時間進行座談,學生們可以說出某位老師很棒的部分在哪裡?學生覺得需要加強的部分何在?這些意見都轉交給老師參考。

這是一種良性的循環,而非彼此交惡的開始。除了數據,有溫度的質性描述應該是更有意義的!

瀏覽次數:1508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出身雲林農家,留學英國劍橋,當過記者、NPO工作者、高職教師。關注性別、弱勢族群的教育處境,現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