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當我親眼看見日本幼兒園小朋友奮力爬富士山、小學生挑戰黑部立山連峰中,很難攀登的雄山,在國中任教的老師感嘆:「我曾經安排去溪頭校外教學,只是溪頭而已喔,最後因為家長擔心『危險』而無法成行!」

之後,她再也不安排相關活動了!

自己的背包自己揹

7月中旬,為了給自己一個休養生息的機會,我到日本爬山。最初,我擔心自己在台灣忙到沒時間鍛練體力,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能力攀登立山連峰(從室堂一路爬到雄山、大汝山、真砂岳、別山到劍山莊)與富士山頂?

可是,一聽到朋友說:「日本的小朋友都能爬上雄山了!」為了這句話,我鼓起勇氣上山了。

果然沒錯,不只日本小朋友能爬上雄山,不少年輕父母也帶著很小的幼兒,看起來約莫4、5歲左右,一起出來鍛鍊;沿途更見到中高齡者相互扶攜。

在日本,爬山似乎成了全民運動。

以我曾攀爬一些4、5千公尺高山的經驗來看,雄山(2,992公尺)絕非容易攀登,比起富士山(3,776公尺)還困難。「日本的小朋友都能爬上雄山了!」並非雄山太容易,而是日本小學生太強。

富士山上,有個畫面令我深感震撼。那是一個大雨的早晨,我們因為訂好的山莊無法延後一天,硬著頭皮上山。在五合目中段,看見一大群幼兒園小朋友穿著雨衣,冒雨在山嵐間揹著自己的小登山包,奮力地踩著石階魚貫而上。隨行的老師邊觀察小朋友的狀況,邊跟著隊伍走,見到略顯吃力的小朋友,在上階時偶爾幫忙把揹包抬起來減輕重量,讓他/她自己繼續走下去。

自己背著背包登山的日本小朋友。吳美靜攝。

需要的時候才拉一把

老師發覺學生需要時才拉一把,團體之間的動力支撐著大家彼此繼續下去的力量,這活動對小朋友而言顯得有趣,是可以一起達成的挑戰。

這畫面讓我想到,讓孩子自己揹行李旅行的西方父母;腦海中同時也閃過另一個畫面:台灣小學放學時間,接到孩子的父母親或爺奶的第一個動作,往往是把孩子的書包攬到自己身上。

爬富士山過程中,一位友人不忍見到小小身軀吃力地往上爬,在某個轉彎處,幫一個個小朋友拉起包包,讓她/他們更容易爬上去;另一位友人開玩笑說:「你破壞人家的規則了喔!」

以前在北歐旅行時,明顯感覺到北歐人整體而言「較冷」。我曾經跟一位北歐人討論過這樣的感受,他說:「我們會先預設每個人都有能力完成這些事,但若妳需要幫忙,提出妳的需求,我們也會很樂意協助!」

我們患了大自然缺失症

溪頭並不危險,台灣的玉山就像日本富士山,有前導的專業訓練,就不困難。對下一代最「危險」的事,恐怕是將他/她們養成什麼都「不敢」的飼料雞吧。

進到小山中,害怕!對大自然,恐懼!台灣四面環海,更擁有許多壯麗山脈,但我們許多人都怕水、也害怕山林,患了大自然缺失症。

這跟長期漠視體育有關。體育並非只是訓練選手、也非僅只各種競賽而已,體育未來的發展必須養成全民運動的習慣、親近並享受山林、水域的能力,在過程中培養對自己身體的感知能力、體會人與大自然的關係,更是一種訓練心理素質的方式。廣的來說,更能訓練國人強健體魄,減少全民健保的支出。這麼好的生意,政府為何不做呢?

讓教師校外教學無後顧之憂

大自然缺失症,來自台灣教育長期對成績的強調,對自然體驗、體能訓練的漠視,當然也跟家長的態度有關。我認識的一位熱血教師曾因舉辦校外活動吃上官司,使得教師在自保的前提下,索性不辦校外教學,這是全民的損失。

「三六九」(劍湖山、六福村及九族文化村)因此成為校外教學的「聖地」,除了「方便」,再者,把學生關在裡面或許更為「安全」,不致招徠家長反彈。

英國也走過這樣的過程。英國中小學這幾年來,因為發生過一些意外,許多教師不但減少學生戶外教學機會,選擇地點也以安全為第一考量。英國教育當局注意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後來,教育部2008年通過一項法令:只要校方或教師能確保戶外教學執行過程無誤,一旦意外發生,將可免其刑責,讓教師能安心放手進行校外教學。

我們的教育政策如何能讓教師用專業「放心」教學?這是當局需要慎重思考的問題。

瀏覽次數:69390

延伸閱讀

出身雲林農家,留學英國劍橋,當過記者、NPO工作者、高職教師。關注性別、弱勢族群的教育處境,現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