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Wikepedia

上週日(2018年9月16日)課審大會在討論新課綱自然科學領綱時,增列一項學習條目「科學史上重要發現的過程,不同性別、背景、族群者於其中的貢獻」,我和其他兩位委員發言支持在新課綱的精神下,負責教科書審定的國家教育研究院,應該將史上唯一獲得物理和化學兩個諾貝爾奬的得主、也是第一位女性諾貝爾奬得主的名字翻譯,從「居禮夫人」改成她的全名Maria Skłodowska-Curie(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 。我和其他委員的發言,當場獲得領綱研修小組及國教院的支持,並表示未來將朝此方向努力。

我所以之會舉修正「居禮夫人」這個譯名為例,是因為我和家人的經驗,讓我覺得這個譯名非改不可。我父母在在超過半個世紀前結婚,我母親依當時的法令被冠夫姓,她無法選擇。婚後她跟我父親一起創業,我母親是公司的營運長兼財務長,每次有人打電話到公司說要找老闆娘陳太太時,她都會糾正對方説她是老闆蕭小姐。久而久之,連我這個當兒子的打電話去公司找她時,也都是跟總機說我要找蕭小姐,因為我尊重她做為一個獨立的個體,而不只是個「陳夫人」。

我太太是波蘭人,我們從她懷孕後就開始思考孩子的姓要怎麼取。我們希望孩子的姓氏能代表他們是個跨越波蘭和台灣文化的人,因此我們結合了我的姓Chen和我太太的婚前姓Wernik,取了一個新的姓 Chen-Wernik。從此我太太和孩子們都是姓Chen-Wernik,這是他們完整的姓,缺一不可。我們還特別在大女兒出生後不久就去登記了chen-wernik.net這個網域名稱,打算世世代代把這個姓傳下去。

國教院把偉大的科學家Maria Skłodowska-Curie的全名「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簡單翻譯成「居禮夫人」四個字,並要求教科書要這樣寫才能通過審定,根本就是尾巴搖狗。這就好比移民署片面把我太太的全名翻譯成「陳夫人」三個字,除了印在她的居留證上、還要求她的健保卡、駕照和銀行帳戶上也只能用「陳夫人」不然就不讓她看病、開車或領錢一樣離譜。新課綱的精神就是要強調性別、背景和族群在科學發現上的貢獻,還有什麼比讓學生透過課本去接觸到這個很長、而且有很多不同標點符號和特殊拉丁字母所的組成名字,更能達到這個目的呢?同時,國家教育研究院學術名詞審譯會應該與時俱進,根據新課綱的精神來重新檢視Maria Skłodowska-Curie的中文譯名,並儘早公告讓教科書編輯有所依循。

瀏覽次數:1143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人稱「自學教父」的陳怡光是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企業管理碩士,長年透過組織自學家長、推動修法爭取自學生的受教權,是實驗教育三法的重要推手。現為教育部高級中等以下學校課程審議會審議大會委員及保障教育選擇權聯盟總召集人,也是2018將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和莫斯科舉行的「全球在家教育會議」的籌備會委員。

最新身分是臺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主任,與妻子魏多麗合著《我家就是國際學校─台灣爸爸╳波蘭媽媽的地球村教養經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