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多年前,曾經帶越南教授與大學生參訪台北,我們去了101大樓觀景台、中正紀念堂、二二八公園、西門町,還有當時剛開的誠品信義店。一層一層逛上去,教授們很訝異,台灣的書店如此豐富多元而精緻,他們讚嘆不已:「這間書店簡直比我們大學圖書館還大,這裡有各國的書,也有越南文的書嗎?」

我有點尷尬,其實不必找,也知道沒有,因為越南移民工並不是誠品設定的服務對象。就算有越南文的書,我後來找過,多半是給雇主看的工具書,《越傭/印傭快速上工一百句》之類的,內容多半是:我今天早上要幾點吃早飯?每天早上要打掃客廳、洗衣服之類的指令手冊,實在算不上是「書」。

在商言商,我們也不指望誠品必須負起責任,為台灣越來越多的移民工提供閱讀的服務,奇妙的是,事隔十年,這事情居然就這麼發生了~

誠品南西店空出了可貴的櫃位,引進了數十本東南亞各國的雜誌,讓東南亞的朋友可以無時差地接軌母國的資訊與溫度,雖然你可能會覺得,現在都可以上網了,摸到紙本有這麼重要嗎?

事實上是,當我看到那些越南的、印尼的、泰國的雜誌被排在誠品的書架上,和其他英文雜誌平起平坐排排站,我感動得都快哭了……

十年前,我在越南胡志明市念書時,每天上課被英語與越語包圍,時常覺得自己的語彙不夠用,看不懂街上的招牌、聽不懂電視新聞裡口條流暢迅速的主播到底在講些什麼?我甚至常常在街邊報攤買一堆報紙,找懂中文的越南學生讀報給我聽,好讓我感覺自己能與這個社會同步,而非一個不知情的局外人,那種感覺除了格格不入,還讓我覺得自己很無知,有如文盲。

那時的我,只能上網讀中文透透氣,確認自己的存在。後來,我在華人區的書店買到一本簡體中文版的翻譯小說,非常驚喜,每天帶在身上,很珍惜地讀著。

越南朋友問我:「這本小說是名著嗎?」

「不是,這本小說其實翻譯得不太好。」

「那妳這麼喜歡?」

「這是我看得懂的中文啊(即便是簡體中文)。」

我讀的不是小說,是對中文的鄉愁。

誠品的人問我:妳覺得移民工會來買雜誌嗎?
我很誠實地說:不會!

這一帶不是他們會聚集的地方,但這是台灣文青流連的所在,也許我們需要的是「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雜誌給你的東南亞朋友」運動,讓你的朋友看一本來自母國的雜誌,翻譯給你聽,一兼二顧,你也因為這份善意的行動,多認識了一個社會與文化。

學一句東南亞語言、讀一本東南亞書籍、認識一個東南亞朋友,不管學哪一國語言都好,由接觸移民工過程中真實的交流學習,希望台灣能與不同收入、社經地位的人平等對待,打造一個有溫度、有健全眼界的美好社會。

瀏覽次數:662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喜歡東南亞文化的中文人,相信關心與自己無關的人,就能和世界發生更深的關係,找到自己的燦爛時光。 現為天下雜誌「獨立評論@天下」頻道總監。

曾任台灣立報記者、副總編輯,協助成露茜女士創辦《四方報》、發起「師生手牽手、搖到外婆橋」計畫、創辦「東南亞移民工文學獎」、成立「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F24地板圖書館,以及發起「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運動。著有《流浪西貢一百天》(二魚文化出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