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真的不知道到底要怎麼跟他溝通,我已經是非常理性的那種人,不管他跟我抱怨什麼,我都超有耐心,一步一步跟他分析有那些方案、應該怎麼做,這樣他還不滿意?我無法相信他怎麼可以這麼無理,我真的不知道他還可以跟誰相處!」

一位年約30的已婚個案,因為經常有胸痛、疲勞、與失眠的心身症狀求助。在初次見面的諮商室裡,跟我談到與另一半溝通覺得好困難。

不合理啊!

接下來的三次諮商中,個案陸續與我提及生活中其他人的「無理要求」:

「我爸媽也是,我換新工作的時候已經講好,我每個月最後一個週末會回家看他們,他們也說沒有問題。現在又時不時跟我妹抱怨我不理他們,明明回家頻率就已經講好啦?這樣怪我有合理嗎?」

「有時候我老闆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明明規定得一清二楚,每個case第一次是哪個同仁簽名,之後就是誰負責接洽。前幾天他竟然說我都不協助cover我同事的case,根本沒邏輯可言!」

從個案分享的內容聽來,生活中確實累積有不少麻煩事。然而,令我意外的是,個案的語氣與表情,卻總是特別平靜。

當理性封住情感的嘴

「身邊的人不能講道理,心情上會不會覺得很不舒服?」我嘗試詢問個案對於人際壓力的情緒。

「這不是心情的問題,重點是要解決他們不講理的問題。」個案很快反駁我的提問。

「身邊的人不能理性,其實內心會覺得很不爽、很生氣?」我有點故意地再次挑戰個案經歷這些壓力的感受。

「生氣有用嗎?生氣也不會解決問題的。」個案馬上冷笑一聲地回答。

「唉……我們真的只是想理性地解決問題。但是,當我們越理性,我們的問題卻越來越多了……」

當我慢慢說出這幾句話,個案沒有急著回話。沉默了十幾秒,他也跟著嘆了口長長的氣……

全面的「理性語言」阻礙我們的溝通

我相信類似這個個案的經驗,在現今社會的人際互動模式中,其實不是個太過獨特的狀態。生活中,不管對象是誰,當有人發現問題找我們溝通的時候,我們似乎只懂得以「理性語言」對話,卻不懂適度運用「情緒語言」。我們習慣努力釐清問題的根源,強調如何找到適當的解決方案,但不太在意對方在溝通過程的情緒與感覺;我們以為對話的目的是解決問題,卻忽略對話開啟的原因,是內心那句「我在乎你」的對白。

曾幾何時,我們早已經忘記,有時候,交談其實需要很無理。

「突然發生這個狀況,你是不是很傷心啊?」「聽到我昨天那樣開你玩笑,你會生氣嗎?」「想到有可能成功不了,會不會覺得很焦慮呢?」這些句子,雖然聽起來沒有具體價值,但當它們流進心裡,卻很有溫度。

一個考試失常的孩子,真的需要的,也許不是爸媽嚴肅檢討答題粗心的原因,而是給孩子一個擁抱,告訴孩子:「不論你考幾分,爸爸媽媽都會一樣愛你。」

一個職場受挫的男人,真的需要的,也許不是太太叮嚀應該怎麼討好同事與老闆,而是輕輕給一個吻,告訴先生:「我們會手牽著手面對未來每一個困難。」

「情感語言」的理性效果

談到這裡,我想大家稍微可以了解,溝通中除了「理性語言」,其實也可以適度出現「情感語言」。然而,在這個理性的年代,我知道你一定想問我:「所以呢?」情感語言除了可能比較舒服好聽,「又能幹嘛?」

就家庭的範疇來談,以幼兒教育為例,2011年西澳大學的心理學家整理了72個幼稚園孩童的觀察,配合家長與老師的資料,發現如果媽媽關注情感、關注感覺的能力比較好,這些4到7歲的小孩,就會對自己與他人的情緒感覺發展出比較高的覺察能力,也會比較經常做出幫助別人的行為。相同的,就工作職場來談,2010年英國管理學家針對67位專案管理人分析,發現關注情感、關注感覺的能力較好的專案管理人,更能夠在短時間內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協助團隊整合,發展好的認同與信任。這些研究都顯示,懂得關注感覺與運用情感語言,其實有著相當具體的影響力。

「嘴唇是有溫度的。別讓我們口中說出的句子,永遠只剩冰冷的邏輯。」

 

瀏覽次數:34617

延伸閱讀

關鍵字:
臨床心理師,管理學博士,畢業於倫敦政經學院管理學研究所、台大心理系與新竹高中,曾任倫敦政經學院兼任講師。專長領域為員工健康心理學,研究聚焦於組織行為、員工關係以及職場心理,教授課程包括領導心理、績效管理與人力資源管理。心中的遠大理想是提升大眾對心理健康的認識,鼓勵公司關注員工心理健康,讓大家可以開心工作、開心生活。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