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很喜歡杜甫的詩:「安得廣厦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這是何等的胸懷與壯志!唯有真正苦民所苦、心懷天下的人,方能寫出此等震撼人心的詩句。大同世界一直是人們最嚮往的境地,但是在功利主義充斥的現今,貧富差異日益增大,社會少了祥和,多了紛爭。對於擁有社會資源較多的一方,如何能盡己所能,協助這世界多些笑靨及希望,當是人生必要的課題,而不是用來沽名釣譽的手段。畢竟,若是周遭的人不快樂,自己又如何能獨自快樂起來呢?

香港曾有一個真人實境秀節目,讓多位來自富裕家庭、擁有高學歷或成功經驗的香港人,手無寸金的連續幾天真實體驗窮人生活,住香港貧民區充滿臭味、蟲子的板間房,甚至露宿街頭當街友,白天上班就當清潔工,或是從早到晚洗數以千計的碗;幾天下來,問問他們的心得,原本認為「貧窮的生活可以靠努力而改變」的人,紛紛改變想法,高學歷、高成就、自我要求亦高的他們改口說,這樣的生活環境,根本沒有力氣和餘裕再去充實自己、再去做什麼改變,因為,生活本身就是一種消磨。

乍聽之下這是個令人沮喪的結論,但也唯有更多有能力幫助別人的人,能認清自己的大半成就其實是靠眾人的協助及上天的眷顧時,才能有一顆更柔軟、慈悲的心,來傾聽其他各種族群的需求。值得慶幸的是,在我們這個社會,已經有許多人開始窮盡力量在思考:

如何協助資源匱乏的一群人,有個安身立命之所?

於是,社會上出現眾多慈善團體,照顧不同的弱勢族群,許多企業、個人也紛紛慷慨解囊,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人們學會互相幫助,願意攜手共築一個更接近大同世界的美好將來。我們在歲末的寒冷街頭,可以看到有基金會招待弱勢民眾享用「寒士尾牙」活動,席開兩千桌,讓眾多街友能好好吃一頓飽;可以看到有的慈善團體關注孩子、關注老人,有的照顧罕見疾病患者,有的關懷受虐兒、家暴婦女,有的走入鄉間,有的投身國際。雪中送炭的資助絕對是必要且可貴的,「給魚吃」可以解決燃眉之急,然而在「給魚吃」之後,若能給他們釣竿、讓他們學習釣魚,這樣的善念和幫助,將更能永續流轉、生生不息;於是,基於這樣的信仰,「社會企業」因此應運而生。

「社會企業」與近年來政府和產業間所提倡的「企業社會責任」略有不同,一個是從慈善事業漸漸向營利端靠近,讓慈善事業也能賺取報酬且自給自足,不需要全數仰賴他人的捐款;一個則是營利事業逐漸向慈善端靠攏,讓企業開始對社會的永續發展有所回饋。無論何者,都是由天秤兩端逐漸向中心靠攏的雙贏結果,利己和利他兩者兼具,更能平衡,更能長長久久。

英國堪稱是社會企業發展最蓬勃的國家,約有七萬多家社會企業。其中一個為人熟知的社會企業典範,是TLC生活旅遊頻道主持人Jamie Oliver在2002年設立的「十五餐廳」(Fifteen London);他有感於英國青少年自殺、酗酒、嗑藥、犯罪等問題日益嚴重,便以餐廳的獲利支持其培育學徒計畫,協助許多中輟青年成為一流廚師,至今已成功培育300多位問題青年成為年輕有為的廚師,其中,第一屆畢業生Tim Siadatan還在計畫的贊助下開設自己的餐廳,被《華爾街日報》譽為歐洲十大年輕主廚之一,由一個受幫助的失業者,變成了提供他人工作機會的創業者。

社會企業的源起,可追溯到1970年代尤納斯(Muhammad Yunus)所創始的微型信貸(Microfinance)。他於1976年成立了孟加拉鄉村銀行(Grameen Bank),提供貸款給貧窮的孟加拉人。自成立以來,幫助了許多沒有資產可以抵押、卻可以用勞力賺取所得來還款的貧苦人家,數以千萬計的人因此受惠,之後微型信貸的成功模式亦激勵了許多開發中國家紛紛起而效尤,故他在2006年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由此可見,金融業在照顧弱勢族群上,能做的事情很多。這幾年,有類似微型信貸的「水信貸」(WaterCredit)興起,提供貧苦地區居民小額貸款,讓他們可以把供水站的水直接接管到家裡,省去長途跋涉前往供水站、排隊等水的時間,將這些時間拿來工作、賺錢,而這真的開始扭轉他們的生活。這是由知名影星麥特戴蒙(Matt Damon)和水資源專家蓋瑞懷特(Gary White)所發起,後來由於成效太好,轉由印度當地的金融機構接手,截至2014年為止,共核發了30幾萬筆水信貸,全球已經有100多萬人因為這個計劃而受益;貸款者有94%都是女性,且還款率高達98%。這件事情的起始其實很單純,就是具有慈悲智慧的仁心,加上對的方法,就可以逐步改變世界。

時至今日,當我們生活在這個看似富足的年代,吃著美食、看著電視或玩著手機時,世界上仍然每20秒就有一名小孩因為無法獲得乾淨水源、衛生不良而喪命。地球上還有成千上萬的人被迫要四處尋找水源以活命,窮盡一生,只為了得到你我唾手可得的乾淨用水;於是,他們的人生永遠沒有好轉的機會,形成了一種讓窮人無法翻身的惡性循環。但隨著社會企業觀念的興起,金融業的投入,這些人可以開始得到幫助,獲得乾淨的用水,而後,他們的命運將可以大幅改變,孩童存活的機會大幅提升,不用長途跋涉的取水後,甚至還有時間可以接受教育,也能開始擁有對於未來的夢想。

以上的這些例子,只是個開端。未來,金融業一定可以做得更多,做得更好。手握較多資源的一群人,理當是該回饋給社會更多的一群人。「安得廣厦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或許是一個豪情萬丈的理想,但從每一個人的每一個選擇開始,到每一個社會企業的成立與茁壯,才能一起朝著那個理想又邁進了一步。 

【編輯推薦延伸】

鄭志凱:除了錢,工作還為了什麼?

金靖恩:爸爸,社會企業家背後最沈默又穩定的力量

王盈勛:一個應該改變世界的年輕人,我們卻要他去找份工作?

瀏覽次數:11978

延伸閱讀

駱怡君,台灣工業銀行副董事長,麻省理工學院(MIT)企管碩士。曾獲選為「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全球青年領袖」(WEF Young Global Leaders),及美國艾森豪獎。從創投基層做起、創過業,常常孤身扛著行李箱闖蕩大陸,喜歡一步一腳印做事的實在感。從小喜歡讀古典詩文,從中華文化與佛法禪修中感悟人生,對現行商業世界的運作規則多所反省,認為企業家可以做得更多,當應秉持商道而行。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