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瑞典高中國文課,也就是「瑞典文課」一共有三門,分別為非文學、純文學、和學術文體,一年上一門。課程結束時有一場全國聯合的期末考試。以高一國文科為例,聯合期末考分成演說、閱讀、寫作三個部分,歷時兩天,一共約6個小時。

4月的某一天,瑞典全國的16歲學生們都坐在教室裡考國文期末考的「寫作」題。學生必須在3小時內寫2篇作文。第一篇作文是模擬投稿報章的辯論文,學生先閱讀一篇關於「生產」和「浪費」的瑞典日報社論,作者描述當今社會由於過度生產和浪費的問題,出現了「反生產」的聲浪,而作者認為透過不斷地生產,讓原料產生更多價值,是現代經濟賴以繁榮的途徑。這個過程當中造成的生產過剩和浪費讓人遺憾,但是降低生產量會對全球經濟和發展中國家的人們造成更大的衝擊。在閱讀並理解了這篇文章之後,學生要寫一篇辯論文回應這一篇文章,提出論據說明自己的立場。

第二篇作文則是模擬校刊投稿。學生先閱讀一篇關於「怯場」的科普文章,其中說明人類在群眾前說話、表演時會感到焦慮,很可能是長期演化過程中形成的本能。學生在作文中必須引用此文寫一篇投稿校刊的文章,討論現代學校和職場越來越注重人們在人前發表、辯論、表演的能力,但這也為許多人帶來很大的心理壓力。在這個趨勢下,個人和學校要如何面對和處理這種人類本能帶來的焦慮?

瑞典每年都會舉辦各主要科目的全國聯合期末考試。考題是由瑞典各大學的學者團隊,根據各科學習目標、和全國高中老師合作,花一年半到兩年的時間傾力設計出來的。

這個期末考是一場學力、耐力、和體力的考驗。因為考試時間漫長,高年級的一場考試可能長達4~5小時,所以學生常會帶著冷熱飲和點心來考試,我先生班上有個學生每次考試都在桌上將各種起司一字排開,隨時做個三明治來吃。

幾乎每一次期末考,都會有學生因為過度緊張而考到一半嘔吐或是哭了起來。老師們回收的答案卷上常沾上學生們帶來的野餐,也沾染著不少學生的血淚。

問題不在於考試領導教學,而是用什麼樣的考試,引導什麼樣的教學

為了評量教學成果,無論是哪個國家的學校都很難避免「考試」這個環節,「考試領導教學」也是大多學校裡的現實。但是看了瑞典和其他歐美國家的考題,我發現考試有許多不同的形式和宗旨,考法不同,就能引導出完全不同的教學。

「學生們學完這門課,應該具備什麼能力?要出什麼考題,才能確實反映這些能力?」從各國五花八門的考試和考題當中,可以看出對知識和教育截然不同態度和想法。而在瑞典的高一國文考試當中,我看到的是瑞典學校對「媒體識讀」這個關鍵公民素養的重視。

媒體在現代民主社會中有三個主要功能:一是提供資訊,二是檢視公私機關運作,三是社會上各群體的發聲和辯論。身負這三種功能,媒體被稱為民主體制中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結構外的「第四權」,是不可或缺的強大力量。

然而,媒體同時也是一個難以駕馭的力量。除了媒體工作者的專業、讀者的識讀能力之外,媒體的獲利模式和競爭環境,都會大幅影響媒體的功能和效用。在這篇文章中,我想以教育為出發點,描述瑞典媒體在民主體制中的角色,以及學校教育和媒體相輔相成的功能。

你看到昨天那篇評論了嗎?

瑞典的報章大致分成報導版和評論版,這兩個版面比重大略相當,而內容筆調則截然不同。

報導版部分有兩個功能,第一是傳達資訊,第二是調查和檢視公私機關。瑞典主流媒體對報導文章的書寫要求嚴謹,曾經聽人說過,當一位瑞典記者看到一棟白色的房子,他會說:「現在在我眼前有一棟房子,朝向我的這一面是白色的。我不知道另一面是什麼顏色。」這個描述雖然誇張,但大致表現了瑞典對據實報導近乎苛求的一面。

每當發生具有話題性的社會事件,我常抱著好奇心翻遍各家媒體,卻總是看到大同小異的幾句冷敘述,沒有揣測窺探,也很少情緒渲染。當然,許多瑞典人也喜歡透過網路論壇來獲取腥膻八卦,但是對主流報章而言,他們的職責僅僅是向社會大眾傳達有意義的已知情報,不少說什麼,也不多說什麼。

報導版面的另一個重點,是針對瑞典公私機關組織的調查報導。瑞典主流媒體的記者一般享有相當正面的社會菁英形象,在受讀者和同業嚴格檢視的同時,他們的專業也受到很大的尊重。在瑞典有許多「明星」記者,他們深入調查不同社會領域,揭漏的弊端和內幕越多,知名度和聲譽也就越高。

來到評論版,文章的屬性明顯不同。評論版又分成編輯評論、社會各界辯論和讀者投書等欄位,這裡可以說是瑞典的主要輿論場域,全國上下,從首相到一介平民,只要言之有物,都可以針對各議題發表己見。在這裡他們可以指定辯論對象接受挑戰,或是回應其他的辯論文章。

最近在歐洲最熱門的辯論題目,是關於在IS潰敗後,歐洲各國要如何處理當初自願前往敘利亞加入IS組織,而如今想要打道回府的歐盟公民們。這個禮拜從瑞典首相Stefan Löfven到相關機構官員、學者、NGO工作者,都相繼發佈了辯論文章,互相回應質疑。在首相發佈辯論文章的第二天,瑞典公私社交場合很多人都在問,「你看了昨天Stefan Lövfen在瑞典日報寫的辯論文章嗎?你怎麼想?」及時跟上各種社會討論,可以說是瑞典人閱讀報章雜誌的一大動機。

問題不在於媒體立場,而是在媒體專業

台灣媒體的顏色立場分明,分別支持不同黨派,很多台灣人,包括以前的我,也曾經認為這是導致台灣媒體報導偏頗失信的主因。來到歐洲才發現,其實各民主國家的媒體,除了國家出資的公共頻道以外,往往也都有各自的立場,讀者們對各媒體的傾向和淵源也都很清楚。

民主社會中的每一個群體、黨派,都有權利發行或是支援和自己理念相符的報刊,假如失去媒體自由,民主也很難生存發展。在這樣的構圖中,要求媒體完全中立是很困難、也沒有必要的。

其實造成媒體偏頗失信的原因,往往並不是立場,而是缺乏專業素質。以之前華航機師工會罷工為例,歐美各國媒體也都有挺工會和反工會的立場,無論是否支持勞工運動,只要各自立論有憑有據,對議題有透徹理解,讀者讀了心中自有分寸。然而在台灣這次罷工過程中,台灣媒體屢次篡改民眾發言,或是發佈不實消息,媒體刊登的分析報導也在在顯示許多記者和評論者對勞工組織和勞權發展嚴重缺乏認識,這才是台灣媒體真正讓人憂心的地方。

提升民主的社會和語文教育

瑞典的義務教育不是最完美的,但在充沛的資源和意願下,他們確實是卯足了全力。在新興網路媒體帶來的一片亂象當中,為了培育一個個未來的媒體讀者和媒體工作者,讓媒體發揮最大的民主效用,瑞典各團隊不斷針對考試結果和社會趨勢進行大小規模的研究,並在教學和考題上進行對應和改革。

在媒體識讀的教育上,瑞典高一社會科和國文科之間有很緊密的配合。社會科課綱有許多與媒體相關的學習目標,比方說學生必須理解一個「事實」從發生到成為「新聞」之間的過程,練習看到一則新聞的時候如何一步步往後推,掌握事實呈現的各種可能性。另外學生也必須熟練檢視資訊來源的四大原則:

1.時間點原則:距離事發時間點越遠的敘述和資料,有效性也會越低。

2.第一手原則:和事件當事者之間的轉述人數越多,離事實越遠。

3.可信度原則:這篇報導或評論是誰寫的?由什麼機構發佈?他們有相關專業和知識、值得信任嗎?

4.傾向原則:每一篇報導和評論背後都有一個價值和目的。這篇文章的作者本身有什麼傾向?他是為什麼目的而寫,為誰而寫?

學生們在社會科上學習了這些知識後,國文老師必須有意識地提供素材和機會,讓學生反覆練習。瑞典高一國文課的學生們閱讀涉及各種領域的新聞、評論和科普文章,而在寫作練習上,則是以摘要文和辯論文為兩大主要體裁。寫摘要文考驗學生閱讀理解、統整、簡化和正確引用原文的能力,而辯論文章則考驗學生的邏輯思考和表達能力。這兩種文章都有很嚴格的行文規範和評分標準。拿辯論文章來說,文章起頭必須清楚點明立場,接下來的每一段都提出一個論點支持立場,各段開頭的第一句話必須總括整個段落,然後在最後一段再次總結全文,這個結構只要缺了一點,就會被老師扣分。

記得我以前在成人學校修高中瑞典文課時,覺得這些作文練習綁手綁腳的,不但寫作過程枯燥耗神,寫出來的文章也沒什麼文采韻味可言。但是當我更加頻繁地閱讀瑞典報章,我才理解,忙碌的現代人必須閱讀大量資訊,筆者將自己的想法用最有組織、讀者最好吸收的方式表達,可以大幅降低閱讀時間和門檻。同時,學生能在規則方圓之內清楚表達己見,也表示他們對自己的立場和論點有透徹的理解。

這類文章的評分不看重文采,學生特意雕琢文字不會採計分數,國文老師也必須很小心不被學生的漂亮詞句左右評分標準。參與社會辯論不是「文采好」的人的特權。不論用多麼質樸的語言,只要理論適當邏輯清楚,就有改變輿論的力量。瑞典的高二國文課是以純文學為主題,到時文采自有發揮的舞臺,不過這又是語言的另一個功能了。

每一年,全世界的年輕人都陸續走進考場,面對著考卷絞盡腦汁,而考卷上面的題目反映著完全不同的教育文化,也決定了年輕人離開教室以後,是否具有一個民主社會公民的基本能力。

瀏覽次數:638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