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Unsplash

剛到瑞典讀書時,常到了大學教室門口卻撲了個空,門上貼著:由於VAB,今天取消上課。後來開始工作,也常在工作時間看到同事突然抓起衣帽衝出辦公室,一邊匆匆往外走,一邊跟大家說:我Vabba去了。

VAB是Vård av Barn(Care of Child)的簡寫,也就是照顧兒女的假,詞尾加上一個a就成了動詞。Vabba可以說是是瑞典父母最沉重的權利,也是最甜蜜的義務。小孩從上幼稚園到12歲,一旦在學校生病了,家長其中一人就必須請VAB假去接小孩回家照顧,政府則補助當日薪水的8成。

以前看著有小孩的老師和同事三不五時就「放假」,還是有帶薪的假,總覺得有點不是滋味,現在時過境遷,也輪到我走入Vabba人生。

在瑞典有個笑話,在路上隨便抓個家裡有2歲上下,剛上幼稚園的孩子爸媽,問他們:你在哪高就?What do you do?他們十之八九會說:我在Vabba。這當然是有點誇張,但是在季節交替的時期,各種病毒不斷侵襲、更新小小孩體內的免疫系統,爸媽三天兩頭Vabba也不稀奇。

即使待業中,也可以請VAB假

我最近手機電池失靈,前幾天早上手機斷電了而不自知,充電以後看到有來自幼稚園和先生的未接來電,趕緊和老師聯繫,果然兒子發燒38度半,正等著被接回。我立馬騎著腳踏車出門,在前往幼稚園的路上,卻看到在高中教書的先生迎面騎來,腳踏車後座已經載著臉蛋紅通通,掛著兩條鼻涕的兒子。

我那天沒課,照理說應該由我來Vabba,但是先生一直聯絡不上我,只好徑自和學校請了VAB假,代課老師都安排好了,木已成舟,於是我們一起帶著小病童回家。

快到家門口,正巧遇到隔壁媽媽,她正用箱型腳踏車載著大兒子和兩個雙胞胎小兒子回家,一個小孩兩條鼻涕,三個小孩六條鼻涕。「噢,你們今天也Vabba嗎?」我們相視而笑,交換了一下孩子的病情,她說其實三兄弟只有一個在發燒,但是根據過往經驗,其他兩個多半也會陸續發燒,乾脆打包一次帶回家。

有趣的是,隔壁媽媽在2個月前失業了,目前正在待業中,每月領取待業保險金(通常是前一份工作薪水的8成)。在瑞典,「找工作」也被視為一種全職工作,失業期間必須履行各種求職義務,每月有各式保險和補助收入,孩子們也有權利繼續使用公共幼托,當孩子生病,也可以請VAB假。

從待業中請假照顧孩子?這個概念顛覆了我的常識。隔壁媽媽說,領取待業保險金的天數有嚴格規定,金額也會隨著待業期間逐漸減少,她在家VAB當全職媽媽一天,她的待業保險也會相對延長一天。

好的福利制度,讓你的身份無縫接軌

在瑞典身為學生/勞工/父母/病患/待業和退休人士,都有不同的權利和條件。說穿了,大多數人一生的狀態都不出這幾種,在福利社會中,各種身份的轉換有如無縫接軌,今天專心當勞工,明天專心當媽媽,可能哪天生病了,就專心當病患,在人生的起承轉合中,總有制度把你接住,撫平顛簸。

如此一來,家裡有小小孩的父母可以放心工作,失業的父母可以放心求職求學,孩子們也不會因為爸媽在工作上受挫,就被迫面對搬家、轉學,或生活品質大幅劣化的衝擊。還記得隔壁媽媽被公司裁員那天,剛好左鄰右舍舉辦BBQ派對,她提起失業的事,顯得心情有點低落,但是他們日子照過,肉照烤,暑假照樣全家遊山玩水,孩子每天追打嬉鬧,大概至今都沒有察覺家裡頓失了一半的所得。(隔壁媽媽是一名建築師,收入和她先生不相上下。)

我和先生都是Vabba新手,回到家馬上沙盤推演,為未來的Vabba做好身心準備。據說最糟的是冬春之交,二月February在瑞典語又叫做Vabbruary,令父母聞之喪膽。

記得很久以前,也是冬春之交,我有個媽媽同事幾乎每週都Vabba一天。我那時對她說:妳現在每個禮拜放一天假,等於只工作四天,真好!我同事聽了只是笑了笑,沒說什麼。現在我才知道,她那時應該是想說:我沒有放假,而是以父母的身份工作了一天。那天,我看著隔壁媽媽一打三,幫一個孩子脫鞋的同時另外兩個已經開始吵架崩潰,這不是全職工作,什麼才叫全職工作?

後來先生學校裡的爸媽同事們也傳授了度過VAB高峰期的工作心法。在課程、作業的設計上,都得做好隨時可以改期,或是由代課老師頂替的準備。他們也為他打氣,最糟的很快就會過去,隨著孩子們免疫系統增強,就會雨過天晴。

為下一代一起承受的甜蜜負擔

生病的孩子情緒擺盪大又黏人,陪伴心力也要加倍。那天先生照顧兒子,我上樓加緊工作,因為幼稚園規定小孩必須24小時以上沒發燒,才能回學校,也就是說隔天勢必輪到我再Vabba一天。我一邊工作一邊聽兒子在樓下哭鬧不休,下樓時只見父子倆都累攤在沙發上。隔天輪到我Vabba,清理完一整天的嘔吐物,下午先生回來接手,我又趕緊趁機做點工作。性別平等不是玫瑰色的,全面落實的女性主義沒有自助餐可吃。

父母在職場從事生產勞動,政府出錢幫忙照顧小孩,而在孩子生病脆弱的時候,政府再次出錢,請爸媽放下勞工身份,回家當爸媽。這麼做不但花錢,也會影響整體效率。同時父母在職場、Vabba之間兩頭燒,許多工作最後還是得自己吸收,搞得身心俱疲。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兩權相害,總得取其輕。對瑞典父母,尤其是對媽媽們來說,光是能在工作育兒間兩頭燒,都是用重重制度才好不容易換來的奢侈,而最辛苦的那幾年,有爸爸們和整個社會陪她們一起熬。VAB是瑞典爸媽最沉重的權利,也是瑞典社會為了平等,為了下一代,選擇一起承受的甜蜜負擔。

台灣低生育率的窘境,許多人說是來自低薪,但是高薪國家如新加坡、日本的生育率也一樣低迷,又該如何解釋?瑞典制度不是完美的,也不一定適用於台灣,但是瑞典全體社會和父母們一起承擔後代、承擔未來的覺悟和意願,也許在台灣可以再多一點點?

瀏覽次數:1431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