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原本我是不想再談同婚議題的,但很多人問我:你不是右派嗎?怎麼會支持這麼左派的議題?

我確實是從很右派的、效用主義的角度來看來婚姻議題的。

婚姻「制度」是怎麼來的?簡單的說,是從父權衍生而來的。婚姻不是為了取得合法交配權,因為交配本來就不需要法律規範,如果你覺得要有婚姻才能「合法性交」,那其實直指:女人是男人的附屬品兼財產,因此「只能被特定男人性交」就是女性的義務。這件事情在東方的儒家跟西方的基督教都是一樣的。差異在於,基督教認為男性也應該對伴侶忠誠,但儒家認為不需要。但基本上,雙方把女性當做附屬品兼財產,是很明確的事情。

婚姻制度背後隱藏的是家庭結構。家庭對國家為什麼重要?因為家是傳統上,最小的社會單位兼經濟單位。因此,國家需要對家庭設定做干涉,就是因為,最小單位如果穩定,社會就會穩定,國家自然穩定,而政權就會穩定。

那麼,什麼叫做穩定的家庭制度?這個又要回到家庭的功能來看。

傳統家庭的前提,建立在農業社會上

家庭的經濟功能,在漁獵社會並不顯著,因為死亡率太高,基本上只有20~50人的小型部落,沒有社會、沒有國家。從基因的角度來看,整個部落的基因很容易相近,再加上死亡率高,因此,部落即家,這是一種非常扁平的社會模式。

農業社會正式讓社會得已擴張,主要原因是:熱量來源穩定,死亡風險大幅下降。基本上歷史學家跟考古學家都同意,農業社會跟國家這個概念的形成,是不可切割的。

農業社會也同時強化了父權。男性跟女性在漁獵社會跟農業社會的差異是很直接的,因為男性體型大、力量大,所以在漁獵社會是負責打獵,在農業社會則是農忙的主要勞動力。然而,在漁獵社會,由於男性負責打獵,死亡率較高,因此不可能建構出一個以父權為核心的社會,所以世界各地的創世神話(漁獵社會的傳說)大都是母性神為主,就是這個原因。在農業社會,男人不只是主要勞動力,同時還不容易死,所以我們可以說,經濟的權力,是男性在家庭裡面佔優勢的主因。當然,後續有很多道德論述持續強化這件事情,但我要強調的點是,農業社會的經濟模式是父權存在的本質,也是父權思想可以持續這麼久的主因。

女性在這個經濟結構裡面扮演什麼角色呢?最本質的功能,就是生育勞動力用的。家庭內的分工,女主內男主外是一種理想狀態,但在農業社會也不是必然,只要勞動力不足,女性一樣要幫忙農作,只是女性的功能傾向備用勞動力,平常讓女性處理家務反而是效率比較高的事情。最主要的勞動力還是男性,一個以男性為主軸的家庭結構下,會要求女性作什麼呢?當然就是生育,而且生男孩比較好,因為男孩長期而言是較優的勞動力,而且還不會有嫁到別人家的問題。另外,要求女性守貞最主要的原因也是為了確保自己的資源能夠保留給自己的基因,所以貞操觀念主要用於女人,就是這道理。

把層次拉高到國家來看。對於農業社會才開始出現的「國家」而言,做過各種嘗試,想盡辦法要控制住幾萬、幾十萬、甚至幾百萬人的國家。在過去那種資訊跟交通極端不發達的情況下,國家一定要把最基礎的社會單元弄穩固才行,不然國家一定亂。所以我們不難發現,所有新王朝幾乎都是沒落於民不聊生、起始於土地重劃,因為土地跟家庭的關係太密切了。我們說家是經濟單位,就因為過去是以家庭為單位進行耕作,所有人都是勞動力。也因為大家住在一起、工作在一起,自然想法接近,這時候,國家只要能設計一套「讓年長者控制年幼者」的系統,國家再控制住家,那就沒問題了。

為什麼我先花這麼大篇幅說家庭的經濟功能?因為,家庭的經濟功能,是家庭制度對於國家而言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同時也是家庭系統能存在的本質。但這一切,都是以「農業社會」為前提。

當個人成為經濟單位,家庭的概念也面臨轉變

現代經濟運作,不是以家為單位,而是以個人為單位。個人可以選擇要創業或者要去公司工作,去公司工作也可以選擇辭職、再換另外一家公司。女性自己當然可以工作賺錢,在可以不仰賴男性鼻息的情況下,女性在家庭裡面的權力自然大幅度提升。同時,由於年幼者的工作技能與財富,並不依靠年長者分配,因此,由年長者控制家庭的局面也大幅度下降。

再者,因為社會模式變遷太快,年長者的經驗往往不容易適用於下一代,再加上彼此根本可能不做同樣的工作,因此年長者在精神上的崇高地位也大幅度下降。最後,生育這件事情,在農業社會異常重要,主要是因為需要年輕的勞動力,但現在生育不是為了勞動力,因此生育對於家庭而言,已經不是為了物質因素。

那麼,家庭的功能剩下什麼呢?就是心理上的功能,就是陪伴。人是群居動物,本來就需要有其他人陪伴才會活得快樂。過去,家人佔去你醒著時候的100%時間,如今,你一天醒著的16個小時,恐怕有超過8個小時在跟你的工作夥伴、朋友相處,扣掉交通時間,一週可能只有50個小時不到的時間真的在跟家人相處。換言之,家庭的所有功能,在農業社會的強勢效果,在現代社會都大幅下降,最本質的原因就是經濟模式的改變,經濟單位由家變成個人。

對於現代國家而言,支持家庭制度的最大動機,其實就是家庭的陪伴功能──包含對幼齡者的教養、對高齡者的看護。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一堆人都認為結婚最重要的原因是「愛」,不是生育、不是勞動,物質的東西都不太是討論的基礎,就是因為,現代每個人都經濟獨立、要離婚隨時可以離的情況下的「婚姻責任」其實已經降得非常非常低,如果沒有愛,家這個社會單位,其實是非常脆弱的。因為只有愛,才會讓人願意無私地跟另外一個人走到人生的最後,真正做到,病痛不棄、生死不離。

這也就是為什麼,女權之後跟著的一定是同志運動,因為現代社會中,性被解構了,先是性別,接下來是性取向。父權一定得長在家庭為最小經濟單位、同時男性為家庭核心的經濟體制中,只要社會轉變了,對於父權的挑戰就會一波一波來臨,直到父權瓦解為止。除非我們的社會從現在開始往以家庭為核心的經濟模式走,否則這個就叫做「不會逆轉的趨勢」。

國家需要的是什麼?

最後,你可能會想,是不是婚姻制度就沒有意義了?不如廢除婚姻制度好了?

我認為,站在國家的角度來看,家庭制度還是有正面效用,對於維持社會穩定度有幫助(雖然效用沒有過去這麼強烈),因此,廢除婚姻制度「對於國家而言」是暫時不會考慮的選項。更務實點說,不論是國家或者企業都沒辦法扮演養育兒童、看護老人的功能,也沒辦法處理個體的情緒問題(企業對員工的期待就是你不要有自我情緒),這些問題隨著家庭角色的淡化,日趨嚴重。

對於國家而言,現在根本是恨不得大家快點結婚,好解決這些社會問題。因此,國家對婚姻的限制一定走向鬆綁,甚至像西歐、北歐部分國家更是徹底,你只要同居我就當做你有結婚了,給你幾乎同等的權力。為什麼?因為你都幫我解決社會問題了,我幹嘛不支持你做這件事情?你不想被婚姻這張紙綁死,但你們這群人住在一起就是穩定狀態,你不要給這名分只要權力,那我給你這權力就是了。

至於同性婚姻異性婚姻的問題,對於有邏輯的人來說,在生育功能淡化的現代社會,根本注定了結論。「那沒生小孩、不想生小孩的異性戀也不應該享受婚姻在法律上的各種特權啊」,在不可能要求結婚者必須要生育的情況下,這句話在法律上就足以讓法律人支持同性組成的家庭必須要被保護了。因為,其他心理功能,同性家庭通通都有。

我是個右派,我不太喜歡講精神論,但談到婚姻,最後非得講到「愛」的原因是:除了愛以外,已經沒有什麼現實的因素,讓人願意承擔婚姻跟家庭制度中的責任。真的在最後關頭讓你捨不下一個人的,就是愛。

很多人對於婚姻的論述,其實是沒有時間跟空間脈絡的,但右派最重視的,就是脈絡啊!我認為婚姻議題是非常務實的問題,完全不只是、也不該只是精神論。希望這篇文章可以讓你理解,婚姻跟家庭,從「國家政策」的角度來看,應該關注的重點在哪裡。

瀏覽次數:752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Sean Huang,1982年生,大學主修國際企業輔修國際關係,研究所投入心理,第一份工作在金融業,第二份工作在媒體業,跨足五個領域,但卻始終專注在組織如何運作、社會如何開展。行文以理性定錨,力圖洞視世界本質。現經營「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部落格。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