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人》劇照。 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為甲上娛樂提供。

以韓國賣座大片《與神同行》系列電影中月值使者「李德春」一角爆紅的金香起,在南韓奪下2018青龍電影獎「最佳女配角獎」後,首度挑戰飾演自閉兒。曾主演《腦海中的橡皮擦》的人氣巨星鄭雨盛則在片中飾演律師,兩人攜手演出這部韓國電影《證人》。

《證人》的導演李翰擅長處理溫馨並結合社會議題的題材,捕捉電影中細膩的情感。他曾執導《記憶中的美好歌聲》,改編自韓戰時期真實存在的兒童合唱團故事;也曾執導探討校園霸凌題材的劇情片《優雅的謊言》,金香起當時在片中飾演受同學霸凌而自殺的少女,榮獲第50屆百想藝術大獎「電影部門女子新人演技獎」。

才剛滿20歲的金香起,17年前就曾與鄭雨盛合作過廣告,最近也被重新找出來。當時3歲的小香起簡直是「吃可愛長大」的超萌模樣,也引發網友熱烈討論。

《證人》是很通俗感人的商業片,在韓國上映兩週,已經突破百萬觀影人次。故事中自閉兒與律師因一宗小鎮謀殺案而引發軒然大波,也藉由影片批判了南韓的金權體制,形成具有衝突點與催淚點的好戲。(另一部探討特殊教育學生的香港電影《非同凡響》也是具有教育意義的佳片,女主角余香凝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與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可參考拙文〈香港金像獎導演歐文傑《非同凡響》專訪─「平凡中的不平凡」〉)。

以下,本文重點將放在電影如何讓觀眾走入自閉兒的世界,所以會透露不少劇情細節,若尚未看過片的觀眾,請考慮觀影過後再來閱讀本文。

(以下有劇情)

(以下有劇情)

(以下有劇情)

(以下有劇情)

(以下有劇情)

跟著撲朔迷離的劇情,走進自閉兒的世界

《證人》故事敘述曾經是民權鬥士、致力為政治良心犯辯護的人權律師楊淳鎬(鄭雨盛飾),因為父親作保欠下鉅額債務,中年轉向加入了一家大型法律事務所,為一名被指控殺害雇主的女傭辯護。這樁殺人案廣受媒體與大眾關注,事務所老闆告訴淳鎬,只要官司獲勝,就能成為事務所合夥人。

淳鎬為還清父親的債務,努力想打贏官司。但是這起備受注目殺人案的另一個關鍵,則是一位有自閉症的女高中生林智友(金香起飾)。她是唯一目擊證人,淳鎬必須想辦法讓智友敞開心房出庭作證,才能贏得官司。在案情膠著的壓力下,他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取得智友的信任。

急著想要得到證據的律師,卻不知道怎麼面對自閉的證人?

李翰導演將自閉兒的特性融入劇情中,讓觀眾跟著電影一步步走入自閉兒的世界。劇情鋪陳自閉兒智友與淳鎬兩人從陌生敵對到互相認識、經歷背叛、最後合作和解的過程,其中展現自閉兒在一般生活中與眾不同的地方,在謀殺案的抽絲剝繭中逐漸了解,自閉兒並非智能障礙,而像是一種特殊個性,他們對生活其實有豐富的感知能力。

導演藉著劇情,讓觀眾一點點看見自閉兒的特質與可愛。

正如片中飾演鄭雨盛對手的檢察官李奎炯,他的關鍵台詞是:「如果想跟很難接近的人說話,就要打動他們的心。」律師楊淳鎬為了打贏官司而想盡辦法接近智友,一開始去學校門口等智友下課,智友卻摀著耳朵匆忙逃跑。這是因為自閉兒的日常活動、環境或人物(同學、家人等)都有一定習慣,突然轉變,會讓自閉兒緊張甚至逃跑。另外,她才看了一眼淳鎬打的小圓點領帶,就說出有276個小圓點。淳鎬以為她是亂猜的,但其實是因為自閉兒相較於一般人更為敏銳。這也為後來的關鍵法庭戲埋下伏筆。另外淳鎬經同學提醒,發現智友喜歡猜謎與益智遊戲,他鍥而不捨,終於逐漸走入智友的世界。

儘管律師一開始想盡辦法要接近智友,過程卻非常不順利。

當大人都在說謊,誰能誠實講出真相?

整部片中,導演先讓觀眾的刻板印象發揮,再利用這些既定印象去讓劇情反轉。像是律師就是看起來冷酷無情或是貪戀權勢,如同事務所大老闆說的「如果想在社會上出人頭地,就要願意受到一些汙染。」原本是民權鬥士的律師楊淳鎬真的因為工作勤奮有功,被大老闆與企業家帶入私人俱樂部跟正妹一起狂歡,也點出南韓金權與法律體制相互勾結的黑暗面。但這樣的安排,其實是要為了後面劇情大反轉而鋪陳。

當智友真的信任了淳鎬,把她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了他,沒想到第一次出庭當證人,淳鎬卻成為大老闆的幫兇,甚至讓大老闆拿著自閉症的書籍質問她,企圖誘導陪審團認為自閉兒有情緒上的困擾與智能障礙,而這樣的證詞無法成為實際上的佐證。這不僅讓智友陷入十分不利的情況,同時也是赤裸裸地羞辱與歧視。

不過片中以不敗的親情哏來作結尾大逆轉,淳鎬的父親雖然因幫友人作保害兒子背負大量債務而愧疚,但他最後給兒子的一封信卻寫下:「活了大半輩子,我學到人生不總是美麗順遂。」這讓淳鎬想起年輕時想當律師的初衷,而想到信任他的智友曾問過一句「大叔,你是好人嗎?」甚至說起自己也想要當律師,幫助別人等等。他心中的人權律師魂因此被喚起,良心發現,進而做出推翻一審的決定。

法庭戲是片中的重要橋段。

片中最後關鍵的法庭戲,淳鎬記得智友的敏銳觀察力,先拿出一條有圓點的絲巾,請智友指出這條絲巾有幾個圓點?智友說共有196個。法官請人一一算出,毫無落差,讓法庭上的法官與陪審團眾人見識到自閉兒過人的感知能力。

其次,淳鎬因為與智友相處過,知道智友對特定聲音的反應非常敏銳,有些自閉兒會捂住耳朵避免聽到吵鬧尖銳的聲音,就是因為聽覺比一般人敏感。他請小聲站在法庭門邊的法警說出姓名職銜,沒想到在法庭另一側相隔甚遠的智友都能聽得見,讓法庭上的眾人大吃一驚。

接著,淳鎬再引導智友說出自己聽到殺人犯在謀殺時的獨白,進而揭露出事實:原來所有跟這個謀殺案有關的大人都在說謊,只有智友從頭到尾都誠實說出她看到跟聽到的事實,而成為審判的決勝點,從而改變了判決。

淳鎬最後這樣說:「與其認為社會生病了,其實社會大眾(歧視)的態度才是問題點所在。」智友媽媽則說「感謝上天,讓你出生是我人生最大的快樂」,更是點出這部片想要傳達的精神,讓看完被感動的觀眾能夠不帶歧視與偏見的理解到,自閉兒是這世界上獨特而純真的存在。

除去偏見與歧視,自閉兒就跟你我一樣,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美好存在。

瀏覽次數:5751

延伸閱讀

政大歷史畢,廣告文案與影評人,受邀任2018衛武營開幕季、2017兩廳院30周年廣宣文案、2015年台北電影節媒體評審。曾任紐約Anna Hu珠寶品牌文案,曾擔任片商傳影互動、天馬行空行銷經理、雲門舞集媒體專員。現文章散見於獨立評論@天下、雅虎電影、iLOOK電影雜誌、藝文指南針、壹週刊、報導者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