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什麼是「楢山節考」?原出自日本深澤七郎1956年的小說,1983年拍成電影,敘述日本古代信濃國(今長野縣)寒村棄老的傳說。

當地因山多田少,老人到了70歲,為節省糧食,讓年輕世代可以活下去,就由兒子在寒冬背上山凍死。劇中女主角雖到70仍然硬朗,卻故意將門牙敲落,衰弱身體。兒子雖然不捨,但仍依母親指示,在寒冬中背上楢山,棄於風雪之中。

在台灣雖沒有將長者棄於高山的傳統,但台版的楢山節考卻一再上演。近年來發生了多起人倫悲劇,例如王姓老翁無力再照顧失能的妻子,用螺絲起子插入妻子腦門;哥哥肝癌末期,無能再照顧生活無法自理的肢障弟弟,只好槍殺弟弟再自殺;老翁照顧病妻精疲力盡,將老妻推入魚池,自己隨後跳入;還有孝子勒死需長照的母親……這串名單還只是報載的一小部分。

這些「凶手」在殺害受照顧的親人後,不是立即投案,就是自我了斷,台版楢山節考比日本版更令人唏噓。

長照2.0,照顧得了多少人?

台灣不是有長照2.0嗎?這根本就是芭樂票。台灣目前失能且需長照的人口近90萬,若加上25萬以上的失智者,長照總需求在百萬以上。其中尚過得去的家庭,雇用20幾萬的外勞當照服員,而這些外勞出口國近年經濟高度成長,台灣相對之下越來越雇不到人。且由於薪資不漲,恐越來越多的家庭負擔不起外勞,需「棄老」或破產。

政府的長照2.0,今年度的預算只有207億。若果如政府宣示的,將服務對象擴增為73.8萬人,則每人每月只分到2,337元,一天不到100元,根本是開長照對象的玩笑。

放眼全球,凡是有全民健保的國家,其長照均用保險制,費用至少是健保的1/6,因此我國長照至少需1,200億(我國健保費用相較他國已是偏低)。不論是207億或先前說的400億,都是嚴重不足。不用保險制,那為什麼不多擠些公務預算?政府早就一窮二白,欠了一屁股債,且年年增加,哪裡還擠得出錢來。

既然沒錢,長照2.0當然找不到足夠的人投入,沒足夠人投入,當然就沒有足夠質與量的服務,也當然成了芭樂票。

那為什麼推翻原先規劃籌資1,200億的長照保險?因為實施保險制,雇主必須比照健保,負擔一定比率的費用。而當政府一宣佈用稅收支應長照,財團不用出錢,他們馬上大表支持。 

自稱是左派的政府,要廣泛照顧民眾,其實極左成了極右。台灣稅收占GDP的比率只12%,不到OCED國家34%的一半,政府並無財力支持社會照顧,民眾反而要隨人顧性命。

用加稅來支持長照,更深層困難的原因是政黨惡鬥。台灣已成為高度撕裂的社會,政黨惡鬥,誰也不相信誰,社會大眾不相信政府,當然也不相信政黨、立法委員、司法體系、媒體名嘴、學者專家及民調(君不見兩黨候選人為了民調吵翻天)。因為政府A錢,又大量蓋蚊子館及用錢綁選舉,兩黨惡行罄竹難書,大眾不敢把錢交給政府(加稅),以社會集體的力量相互扶持。

民間自發力量,能不能扭轉現狀?

既然不相信政府及社會,那只好靠自己。如果能像北歐國家般政府廉能,人民自然願意將稅提高到占GDP40%~60%,讓政府把人民從出生好好照顧到死亡。

幾位逸天扶輪社的朋友,有企業家、校長等,事業有成,有鑑於台灣社會面臨長照的困境,倡議成立「全民造福(照服)時間銀行協會」,倡導由具高度互動、互信的社群團體為互助單位,大家一起學習照服並造福,以彌補政府照服服務的不足。

目前已有9位照服員完成訓練及實習,並取得證照,這些照服員一方面在有能力時,提供團體內的照服服務,並登記點數,當自己有需要時,則在團體內提領點數,當然也可擴及團體外。

由於人人造福(照服),就如全民CPR,也會提升照服在民眾心目中的地位。在此誠心期望社會,能大力支持協會的成立。

(本文原發表於《聯合報》,經作者同意修訂轉載。)

瀏覽次數:1943

延伸閱讀

楊志良為公共衛生學者、前行政院衛生署署長。目前為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亞洲大學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