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金門縣文化局

由於特殊地緣位置與歷史的因緣際會,金門在1949年後成了兩岸對峙與交流的前沿,小島因而寫進兩岸關係史。然而,如果將金門放進整個近代華人的海外移民史,金門與金門人的重要性,同樣不可小覷。

「落番」(金門話「下南洋」之意)是金門近代史上重要的篇章,金門人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在遠在南洋的親人。如今在東南亞落地生根的金門人後裔,早已遠遠超越在金門島的族人。

經過100多年、幾個世代金門人的奮鬥打拚,在南洋的金門人因經商致富者比比皆是,媒體甚至曾以「金門幫」形容金門人在星馬汶萊等地的經濟實力。歷來事業有成的「番客」(金門話指下南洋的金門人)回鄉蓋起「番仔樓」(金門話「洋樓」),更已成為金門重要人文景觀。比起來,能夠在百年後由子孫將父祖輩基業捐贈給政府的,就真是鳳毛麟角了。

由金門籍作家張姿慧執筆的《馬六甲山王與海王—吳心泉家族史》,主人翁吳心泉(1887-1950)正是金門人下南洋的代表性人物,其家族既是金門人落番奮鬥有成的成功案例,也是金僑身在海外卻始終心繫家鄉、對故里捐輸不斷的典範。透過本書作者張姿慧的文字,讀者彷彿可以穿越時空,陪著吳家古厝走過百年來的辛酸與榮耀。

命運多變的「孝親樓」

位於金門縣金沙鎮大地(舊名大治)的「吳心泉古厝」,是金門76處已登錄的「縣定古蹟」之一。吳宅始建於1929年,1933年完工,面積約392平方公尺,是當時金門典型的「僑匯建築」,建築風格中西合璧,融合閩南傳統建築與洋樓特色,建造費用計2萬8千銀元。

古厝是吳心泉為了不願意離開故鄉的母親所建,但「孝親樓」落成不到幾年,吳心泉的母親就病逝。隨後因著時局變遷,吳宅當過學堂、1937年被佔領金門的日軍占用(1937-1945)、1949年後又被國軍兩度徵用(1949-1951、1979-1980),最高峰時期曾有國軍人員90名進駐,這也是許多金門洋樓共同的經歷。民國以來,金門兵馬倥傯、不得安寧,古厝就是大時代無言的見證者。

2016年,遠在馬來西亞的吳心泉曾孫吳友鏗考量古厝維護不易,加上擔心房屋「代管人」老去之後再無合適人選託管,乃決定將曾祖父出資興建的「吳心泉古厝」捐贈給金門縣政府,這是金門首宗古厝捐贈案(其後又有張文帝洋樓捐贈案)。未來將以「吳心泉紀念館」的形式,呈現吳心泉家族的義舉,對保存當地古厝文化資產,具有深遠的意義。

六亡、三在、一回頭:金門人的落番血淚史

近代以來,金門的南洋移民史主要有三個階段:鴉片戰爭後(1842-1872)、民國初年(1917-1929)、日本侵華時期(1937-1945)。

不同於東西帝國主義者在東南亞的資源掠奪,在華人前仆後繼下南洋的時代,落番的金門人卻是為了求生存,被迫遠離貧瘠家鄉的苦力。由於主客觀條件惡劣,而有「六亡、三在、一回頭」之說(此說也被用來形容唐山過台灣之艱險),足見華人移民南洋的辛酸與血淚。

金門人的落番史,與晚清變局直接相關。1840年中英鴉片戰爭之後,敗戰的清廷被迫開放五口通商,為了從殖民地榨取更多資源,列強在東南亞需工孔急,比鄰廈門口岸的金門,由於島瘠民貧,在拉力與推力交互作用下,造就了一波又一波的連鎖式移民風潮。

吳心泉三兄弟就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與風潮下,跟著其他金門人一起落番。1903年,年僅16歲的吳心泉和大哥吳守作、弟弟吳仲坦帶著簡單衣物與微薄盤纏離開家鄉,先是渡船至廈門,再由廈門前往泰國,這是九死一生的不歸路。有人形容前往南洋的苦力船,根本像是「浮動的地獄」,艱險可見一斑。

吳心泉三兄弟到了泰國後,做的是最底層的苦力,只能賺取極微薄的工資,不堪操勞的吳家大哥沒多久就在泰國病逝。在泰國得不到發展的吳心泉兄弟倆於是轉往新加坡謀生,後來聽聞有金門人在馬來亞發展得不錯,又轉往馬來半島,但做的依舊是苦力活。幾經波折,兄弟倆最終落腳馬六甲,與其他華工一樣棲身在「估俚間」(馬來語kuli,意指苦力),等待改變命運的機會。

在那樣的時代,華人移民想要翻身並不容易,能夠在異國成功致富的只是少數,要做出一番事業,除了自身的努力,恐怕更需要老天爺的眷顧。

工作勤奮、省吃儉用的吳心泉,在南洋各地闖蕩近10年,終於站穩腳步,在他買下一座小山之後,更有「山王」之稱。吳家以石山起家,經過不斷努力,事業版圖日益擴大;而他的弟弟吳仲坦則投入當時馬六甲的內河運輸,曾經壟斷當地的內河駁船運輸業務,被當地華人稱為「海王」,吳氏兄弟都是馬六甲事業有成的華人代表。

講義氣的吳心泉不僅重鄉情,也信守對好朋友的承諾,在朋友過世後還義助其妻兒,甚至立下遺囑要子女協助朋友的孩子創業,在金門同鄉間享有很高的聲望。

在吳心泉之後,其子吳忠信於1980年受封「拿督」,子孫並相繼擔任馬六甲金門會館主席,家族在僑界的成就與地位深受肯定,這對歷盡劫波的落番客來說,無疑是上天賜予的無價報償。

「信義」成就古厝捐贈佳話

吳心泉的守信用、重然諾,除了表現在對待同鄉與朋友上,也圍繞著吳家古厝所串起的人物。從吳心泉決定為母親興建孝親樓、南洋金門兩地的「僑批」往返、幾代人多次僑匯修繕,到後代決定將自宅捐贈給金門縣政府,穿越百年時光的相關人物竟也都信守約定與承諾,故事令人動容,精采程度不輸吳家後代捐贈古厝的義舉。

由於吳心泉遠在南洋,古厝雖係由其本人出資興建,產權卻登記在當時留守金門的弟弟吳守瓢名下。多少家族爭產往往因此而起,但吳守瓢之子卻主動告知真相,並將產權交還給吳心泉後人,再三囑咐侄孫輩勿忘曾祖吳心泉一片愛護金門故鄉的情懷。

同樣讓人感動的,還有守信的兩代吳宅代管人。原來吳心泉宅完工之後,吳家人只有短暫居住,因而委託給同宗的吳永岸代為看管,吳永岸夫婦過世後,轉由第二代吳清榮繼續看管。吳清榮從8歲搬入,直到自己的孩子都在台灣成家立業,吳清榮也從一個幼童變成為人父祖的老人,還是始終惦記父親與吳心泉後人的付託,一直留守吳家古厝,無私無我、盡心盡力地照顧看管,無疑是古厝得以完整保留的關鍵。直到2015年吳心泉後人決定將古厝捐贈給金門縣政府後,第二代看管人吳清榮這才在村內蓋了一棟真正屬於自己的房子。所謂受人之託、忠人之事,代管人家族做了最好的詮釋。

更難能可貴的是,吳心泉後代與吳清榮之間的書信往來、古厝修繕的帳冊,都被完整保存下來,從寄自馬來亞的僑批,我們清楚看到幾十年來吳心泉家族後代多次出資修繕古厝,並持續以僑匯支持鄉里事務。古厝穿越了時空,凝聚了家族情感,也維繫了家族成員對金門的認同。

南洋金門相隔千里,吳心泉家族幾代人這樣心懷故里,著實不易。要知道,金門有多少具有歷史風華的洋樓與古建築,由於時光流轉、家族遞嬗,因而人去樓空、任其傾圮,也不乏後代子孫因爭產而對簿公堂者,更有索性出售祖輩百年建築的,嚴重衝擊文化資產的保存工作。

吳家三兄弟離開故鄉落番,迄今已經115年(1903-2018),從古厝落成起算至今也有85年,就這個脈絡去理解吳心泉家族對待自家古厝的態度,幾代人對父祖故鄉的眷念,以及後代無私捐贈私產的寬大胸襟,確實讓人敬佩。

閩南建築、戰地史蹟、僑鄉文化是金門獨特的島嶼風情,其中,閩南古建築與僑鄉文化更是息息相關,張姿慧《吳心泉家族史》一書,讓我們看到金門先人落番的艱險,也看到閩南古厝被更好地保留、僑鄉文化持續發揚光大的曙光。

     

好書推薦:


書名:馬六甲山王與海王:吳心泉家族史
作者:張姿慧
出版:金門縣文化局
出版時間:2018/10

瀏覽次數:1785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