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截取自google地景。

媒體報導,宜蘭縣政府擬自2019年8月1日停辦已有47年歷史的興中國中,並傳出停辦之後的校地,極有可能成為「慈心華德福教育實驗高中」的第二校區。

這顯然不是倉促推出的構想,而是經主事群討論過後的政策。雖然宜蘭縣府事後澄清尚未定案,但在國中會考之際傳出公立學校「被停止辦學」的消息,而且似乎是由上而下的政策決定,還是讓人十分感慨。

本案涉及許多面向的討論,包括少子女化與小校整併退場、地方政府如何執行小校退場、如何看待公立學校、教育資源如何分配、實驗教育如何發展、學校教育與實驗教育學生受教權如何保障等嚴肅課題,值得各界深入對話。以下主要針對地方政府「如何執行小校退場」進行討論,檢視宜蘭縣府相關作為,在決策過程中明顯出現以下缺失:

一、漠視國教本質

我國的學校教育具有高度公共性,在國民教育階段尤其如此,各級政府有義務挹注資源以提升學校教育的品質、確保學生受教權。也由於政府對學校教育的責任,即使少子女化情勢嚴峻、迷你學校面臨整併退場壓力,歷來地方政府大多仍戰戰兢兢,不敢恣意妄為。

必須指出,「要達成什麼教育目的」,才是地方政府停辦學校必須考量的關鍵,迷你小校如果真有必要退場,不是因為關了一所學校可以省下多少公帑,而是站在學生立場,擔心規模過小的學校難以提供多元文化刺激與同儕互動,從而影響教育品質,所謂教育成本因素甚至不在小校退場的評估項目內。

這也是此次宜蘭縣政府研議「停止辦學」最為可議之處。根據宜蘭縣教育處長陳正華、副處長林麗玲兩人的說法,之所以研議關閉興中國中,主要是因為該校每生教育成本高於全縣平均值,至於政府對學校教育的責任、公立學校的任務、學校辦學品質與學生學習成效,似乎都不是這兩位地方教育首長關心的重點。

從這個角度來說,宜蘭縣當務之急應該不是關閉興中國中,而是撤換這兩位教育首長。

二、曲解教育法規

面對公眾質疑,宜蘭縣政府再三強調,興中班級數僅6班,學區3公里內還有其他國中可選,同一鄉鎮也有2所國中以上,該校每人教育成本達25萬,成本高於全縣平均值15萬,停辦指標均符合規定,一副理直氣壯、捨我其誰的樣子。

不得不指出,宜蘭縣府教育官員不僅欠缺教育理念,顯然也欠缺正確解釋法規的能力。檢視有關小校整併退場相關法規,包括《國民教育法》、《公立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合併或停辦準則》、《宜蘭縣國民中小學合併停辦及轉型準則》等,哪裡有班級數6班、學區3公里內還有其他國中可選、同一鄉鎮也有兩所國中等情形,就必須整併或退場的規定?

根據相關規定,「學校新生或各年級學生有一人以上者,均應開班」,小校停辦整併的門檻是「學生總人數不滿50人」,教育部還明定地方主管機關不得於自治法規中規定,學生不足一定人數者不予成班,更不用說即使是人數低於50人的小校,仍然可以採取混齡編班、混齡教學之方式進行教學活動,停辦退場絕非首選。

事實上,目前興中國中仍有普通班6班(每學年2班)、學生數137人;資源班1班、學生數6人,在全校師生家長努力下,辦學還獲得教育部認證肯定,無論從什麼角度看,根本不符停辦的必要條件。

至於所稱興中國中學區3公里內還有其他國中,所在地五結鄉也有其他2所國中云云,更是完全曲解法規,事實上,《公立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合併或停辦準則》第5條是這樣規定的:

學校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得停辦。但經學區內設有戶籍之選舉權人書面連署達二分之一以上同意,或確實已無適齡學生者,不在此限:

一、同一鄉(鎮、市、區)只有一所國民小學(國小部)或國民中學(國中部)。

二、到鄰近同級學校之交通,有重大安全顧慮。

觀其立法意旨,係在保障資源弱勢地區學生受教權,而不是反過來賦予主管機關依此停辦學校的生殺大權。試問,如果依照宜蘭縣政府的邏輯,比照興中國中的停辦標準,宜蘭縣還有多少國民中小學必須停辦?

三、違反程序正義

偏鄉小校不僅肩負公共教育的任務,也往往與社區緊密連結,就算主客觀條件俱足,停辦任何一所學校畢竟茲事體大、影響深遠,正因為如此,教育部與地方政府對小校整併退場的程序都有明確規定。強調程序正義,是為了取得受整併學校相關教職員工、家長、學生及社區共識。

何謂程序正義?分野就在於決策到底是由上而下?或是由下而上?依規定,有關學校停辦、整併事宜,地方主管機關必須進行專案評估,提出合併或停辦之方案,擬具校園空間利用及財務支援計畫,並據以辦理公聽會廣徵各界意見,最後還要送交各地方主管機關教育審議委員會審議。誠如宜蘭縣教師職業工會批評的,宜蘭縣府停辦興中國中卻是「決策先行、程序後補」、「先射箭、再畫靶」,嚴重違反程序正義,讓人不可思議,可謂是歷來小校整併案中最為糟糕的例子。

四、忽視學生受教權

宜蘭縣政府聲稱停辦興中國中,「學生、教職員權利絕對放在第一位」,然而目前為止,社會僅能從媒體報導片段看到地方教育官員口頭的學生安置與交通補貼,試問,完整保障學生受教權、妥善安置教職員工的計畫何在?

有關宜蘭縣府停辦興中國中的動機,坊間有不少傳言,其中,最為不堪的就是騰出的校地將做為某實驗學校的校地,而背後更大的利益則是學校周遭驚人的土地開發利益,宜蘭縣議員沈德茂直指本案涉及「中興文創」基地內10公頃的住宅用地標售利益

儘管傳言沸沸揚揚,我們仍然不願意相信一個民選政府竟然肆無忌憚、明目張膽至此。國民受教育機會均等、保障每一個學生的受教權,是《憲法》、《教育基本法》揭櫫的國教基本精神,比起有條件讓孩子接受實驗教育的家長,公立學校仍其實是絕大多數國民的優先選擇,公校辦學品質更攸關所有弱勢家庭子弟的受教權。

宜蘭縣政府要積極發展實驗教育,社會樂見其成,但以逼迫公校退場的方式取換取實驗教育學生的權益保障,究竟有多少人能夠忍受?

興中國中停辦案攸關學校教育發展,更有可能成為各地方政府比照辦理的指標,如果我們對粗暴至此的興中退場默不作聲,明天又要如何反對其他學校的整併?請公眾持續關注本案後續發展,不要讓學校教育就此步入黑暗。

瀏覽次數:2196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