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黃明堂攝。

眾所矚目的「罷昌案」已於12月16日落幕,這樁《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新法上路後第一宗立委罷免案並未通過,不過,高達7成的同意票,也出現南轅北轍的解讀。

觀察各界看法,爭議焦點主要在罷免新制是否有必要再做調整,以及時代力量政黨支持度的消長,對此,個人看法如下:

同意票門檻需要再修正嗎?

罷免舊制對民選公職人員之呵護,使人民罷免權形同具文,最為人詬病的就是「雙二一」門檻,不啻是民選公職人員免於被罷免的護身符。

新制罷免雖然降低了提案、連署、罷免成案的門檻,但時代力量黨團所主張的「簡單多數決」並未入法,在民進黨團主導下,新制仍有「同意票數須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1/4以上」的規定。依此,黃國昌所在選區(新北市第12選區),選舉人有255,551人,「罷昌案」想要成功,除了有效同意票數要多於不同意票外,同意票數還必須超過63,888票。這也是本次罷免沒有成功的主因。

但如依時力「簡單多數決」的主張,黃國昌就將成為第一位被罷免的立委,這也是為何幾位民進黨政治人物認為,「民進黨版」是黃國昌免於被罷免的關鍵。倒是黃國昌與時代力量立委在罷免案後,仍堅持「簡單多數決」的價值。

無可諱言,罷免舊制由於有「雙二一」門檻,使被罷免者得以用「反動員」降低整體投票率,從而達到否決罷免案的目的。但值得思考的是,罷免新制號稱修法後迫使正反雙方必須「直球對決」,不能再以反動員遂行反罷免,但實際情形又如何呢?

以此次「罷昌案」來看,儘管同意罷免票達48,693(69.13%),但19.05%的占比(同意票/選舉人數),離新制的25%仍有不小差距,換算票數還差了15,195票。

再以2015年受舊制選罷法規範的「蔡正元罷免案」為例,是次罷免投票同意罷免票高達76,737(97.22%),但同意票也僅占選舉人數24.17%,仍然未達25%的新制門檻,換言之,就算改採新制,蔡正元罷免案一樣會被否決。

表:蔡正元、黃國昌罷免案比較

資料來源:中央選舉委員會,羅德水整理。

依照蔡正元、黃國昌兩次罷免案,同意票門檻仍是影響罷免結果的關鍵因素。或許回歸「簡單多數決」,才能真正讓正反陣營選民公決代議士的去留。如果擔憂取消門檻將使罷免案滿天飛,或可考慮降低同意票門檻高度,例如從現行的25%降為20%。歷次罷免案投票率不高的現象,在降低門檻或是取消門檻後,理論上,也有機會提高罷免案的投票率。

「罷昌案」後時力消長?

有論者以「罷昌案」中有高達7成的同意罷免票,據以推論時代力量的削弱,認為時力政黨支持度下降,將發展面臨瓶頸。

其實,深諳台灣政治情勢的時力,是以選戰模式應對此次罷免案。其主要目的正是催票、拉高不同意票的得票率,藉以提升2018地方選舉的整體選情。「罷昌案」3成的不同意票,對時力來說確是警訊,但不同意罷免的得票率,卻也是歷來7次立委罷免案中最高的。

相較於「罷昌案」的正反得票率,真正左右政黨消長的,應該是政黨的政綱、競合與行動。就目前整體政黨競爭態勢來說,民進黨執政後聲望下挫,最大在野黨國民黨支持度未見明顯回升,當前台灣社會確有一股厭惡國、民兩黨的民意,以此觀之,大環境也未必不利於小黨。問題在於,在體制外透過反國民黨崛起的時力,進入體制後要以多少力量制衡完全執政的民進黨?

說到底,任何小黨短期內或可憑藉政黨競合、大黨算計禮讓,而在特定選舉中勝出,但顯然不可能在扮演執政黨側翼的同時,又能長期吸納反對兩大黨的選民。依此,時力的挑戰正是如何向選民證明,他真的不同於兩大黨。

瀏覽次數:2370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