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捲土重來的澎湖第2次博弈公投已於10月15日完成投票、開票作業,繼2009年的第一次公投,此次澎湖人以超過8成的反對票再次否決了興建觀光賭場的提案,在83,469位合格選民中,投票率39.56%,不同意票26,598票,同意票6,210票,反方得票率從7年前第一次公投的56.4%,大幅增加到81%,澎湖人反對觀光賭場的意志益趨堅定。

備受爭議的博弈公投法源,是《離島建設條例》第10-2條:「開放離島設置觀光賭場,應依公民投票法先辦理地方性公民投票,其公民投票案投票結果,應經有效投票數超過1/2同意,投票人數不受縣(市)投票權人總數1/2以上之限制。」並排除適用《刑法》賭博罪章的規定,因此被稱為「博弈條款」。

自2009年1月12日立法院三讀通過《離島建設條例》修正案以來,馬祖、澎湖已先後進行過三次「博弈公投」,澎湖連二次否決,馬祖則於2012年7月7日公投同意在當地興建觀光賭場。

未曾辦理過「博弈公投」的金門,過去幾年也不乏有人進行公投連署,據悉,金門縣選舉委員會日前已對一「博弈公投」進行審議,主文是:「為振興金門經濟,開創金門的前途,您是否贊成設立國際渡假區並於其中開放5%觀光博弈?」此提案只要在規定時程內獲得5,178人以上連署(最近一次縣長選舉選舉人總數5%以上)即為成案,亦即,金門後續還是有可能進行博弈公投。

「博弈條款」的立法意旨,主要是希望藉著興建觀光賭場,振興離島經濟,相信這也是投下同意票者的主要理由。然而,觀光賭場能否達成振興經濟的目的,歷來卻是針鋒相對、爭議不斷。

支持者相信,在離島興建觀光賭場可以吸引觀光人潮、增加就業機會、挹注地方稅收、縣民還能參與賭場分紅。當年致力推動馬祖博弈公投的「美商台灣懷德聯合開發有限公司」還曾許下打造「亞洲地中海──國際觀光度假區計劃」的願景,宣稱不僅要創造當地數千個就業機會,還要在馬祖興建國際機場、跨海大橋、國際大學、購物中心、遊艇碼頭,甚至宣傳未來連江縣民每月可以領取數萬元新台幣的福利金。

或許,正是這樣的願景說服了馬祖居民,在2012年的博弈公投投下同意票。然而,同樣是興建觀光賭場的公投,澎湖卻一連二次否決了提案,這一次的公投投票人數只比前一次多出2,052人,但投下不同意票的則多了9,239票,同意票則比上次少了7,187票,顯然有越來越多的澎湖人質疑觀光賭場編織的美夢。

反對者認為離島有限的資源根本支撐不起觀光賭場帶來的環境負荷。原本金門、馬祖、澎湖相對良好的社會治安,在設置觀光賭場之後,勢必產生質變量變,不確定的社會成本,顯然也不是離島居民所能承受。

針對反對者擔心的賭場負向影響,支持者最常舉新加坡的例子,稱只要妥善管理,治安問題與社會成本均可有效控制、降至最低。實則,新加坡開放觀光賭場時,雖然對本國人進賭場作了諸多限制,還是免不了造成許多社會問題,為此,當地NGO還成立了多個戒賭中心協助賭癮患者遠離賭害。

持平來說,離島觀光賭場的公投爭議,固然有外部力量的角力,甚至不排除有藉此議題炒作離島土地的動機,但爭議背後其實也有離島居民對島鄉發展路線的不同想像。作為一個金門人,我深刻理解離島居民的矛盾心態,個人雖然反對在離島興建觀光賭場,但一直把博弈公投當作離島公共對話的平台,在少見公共政策對話的離島,觀光賭場公投成為金馬澎極少能集結公眾討論的重大事件。

離島的優勢是什麼?觀光賭場是離島的出路嗎?離島居民想要什麼樣的未來?在經歷三次博弈公投之後,金馬澎無疑需要更多的公共討論。

瀏覽次數:10830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