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天下雜誌》第602期的封面故事「誰有資格上台大」專題報導,針對大學繁星計畫所帶來的改變進行深入報導,數據顯示,繁星計畫確實相當程度改變了高中升大學的既有模式,使得頂尖大學的學生來源更加多元化。

以台灣大學為例,台大原本以雙北學生佔大宗,推行繁星後,其他縣市學生比率增加,成功縮小城鄉差距,2011-2014年間,來自雙北的台大學生已降至49.9%,離島偏鄉地區高中生成為台大學生的機率則顯著增加;此外,台大學生曾有高比例來自明星學校,繁星推薦有效分散台大生來源:台大生畢業高中的總數從2001-2003的183所、2007-2010的206所,增加至2011-2014的298所,在繁星推薦下成長了44.7%。

繁星十年 讓偏鄉離島學生發光

簡單來說,繁星計畫實施十年以來,在「大學組成多元」、「社區高中抬頭」、「平衡區域差異」等面相已取得不錯成效,尤須一提的,各頂尖大學數據都顯示,繁星入學的大學生表現甚至優於考試分發入學,就綜效而言,繁星計畫可說是相當成功的大學多元入學制度。

然而,改變了頂尖大學學生來源的繁星計畫,在高中端卻有頗為不同的評價。

指標明星高中建中校長徐建國受訪時直指:「這是一場不公平的競爭」,徐建國認為,「三個主要入學管道,對建中學生最不利的就是繁星推薦」,因為只要在校排名前百分之一,即有機會進台大,「明明實力差很多,卻被當成校校等值」,徐建國甚至連「申請入學」都甚有微詞,強調「這對口才不好的同學很吃虧,有些高度思考或具有研究精神的人,頭腦冷靜卻不善言辭,反而造成人才反淘汰效應」。

校校等值 明星高中集體焦慮

徐建國又稱,「我認為申請和繁星的比例已經過高,若不公平的制度設計仍維持,我們要因應以符合趨勢」,為了提高升學競爭力,建中開始減少課外活動,並要求學生全力衝學測。「我們不以升大學為唯一目標,但這對建中畢業生是很重要的一步,如果踏出的腳步不對,對他們是嚴重的打擊和挫敗。」

作為長期獨佔考試分發優勢的明星高中,徐建國校長的發言充分顯示對入學制度改變的焦慮。平心而論,當整體社會、建中師生校友都以頂尖大學升學率、幾個學生考上醫學院、有幾個學測滿級分學生做為打量建中辦學績效的指標,任何身為建中校長的人,都會面臨無比壓力,就像明星國中也會擔心升學率降低,使得學校失去明星光環。

如果徐建國校長是社區高中校長,他的發言還會一樣嗎?答案或許不一樣。當整體社會、師生家長都以「升學率」評價國高中的「辦學績效」時,無論社區高中或明星高中校長,當然都會想方設法爭取對自身有利的升學方式。

對明星高中來說,因為繁星與申請入學拉低了學校頂尖大學升學率,自然會被視為不公平的競爭或「不公平」的升學管道,這樣的思維建立在以考試成績做為大學入學依據的基礎上,時至今日,確實仍有許多人奉為圭臬;但對社區型高中來說,大學繁星計畫不僅打破了許多高中從沒出過台大學生的紀錄,幾年下來,也確實吸引到部分學業成績可以進入明星高中的學生就近入學。

升學制度能不能兼顧公平與正義?筆者以為,與其關注哪一種升學方式對什麼型態的學校有利?或許更值得思考的是國中、高中階段的宗旨。

升學考試 不是教育的唯一指標

學校教育不能只剩下升學考試,升學不該成為衡量國高中教育意義的唯一指標,在關注國高中升學率的同時,我們更應自問:國民教育的目的,是在培養一個國中生具備應有的國民基本素質?還是培養國中生具有進入明星高中的升學競爭力?高中階段教育,是以陶冶青年身心,發展學生潛能,奠定學術研究或專業技術知能之基礎,培養五育均衡發展之優質公民為宗旨?還是培養高中生具有進入一流大學的升學能力?

過往討論12年國教議題時,時常有明星高中存廢的爭辯,回到現實面,儘管申請入學與繁星入學制度,稍稍減少了明星高中進入頂尖大學的比率,但並未因此黯淡了明星高中的光環,在主流社會升學主義價值觀尚未改變之前,明星高中的存在不會因為外力而消失,明星學校大可不必過度恐慌,甚至減少學生課外活動,來因應入學制度的變革。

教育議題涉及許多變數,不容易立竿見影,任何教育改革要達成的理想都很難一步到位,我們需要更多針對問題、解決問題的務實措施,繁星入學引發的明星高中危機,或許會是國教正常化的重要契機。

瀏覽次數:5964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