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多年前,曾看過一本書,記述一位日本校長將一輛舊火車改造成教室,讓只有20多位學生的迷你小學能有另類的上課體驗──當然,這部火車是不會動的。

今日,台灣面臨少子化與高齡化衝擊,許多部落、偏鄉小學環境優美,但只有十餘位甚至個位數學生。例如新北市鼻頭國小、牡丹國小,甚而台東縣樟原國小還出現0人報到的狀況。2017年的開學日,全國有93間學校、130班是「一人班級」。雖然政策上是「一人也要開班」,但實務上確有困難,更何況一人班的學生在學習上、互動上,都容易衍生社會適應問題。

是以,我們不禁要問──難道教育政策就如此僵化嗎?學生一定要到「固定學校」上課嗎?偏鄉學校一定是有「建築物」的學校嗎?

我不禁想起日本那座不會動的「火車學校」:如果火車學校可以「動」呢?或者,有沒有可能出現「汽車學校」、「胖卡車學校」?

柬埔寨洞里湖區漁村,就有許多真正的「水上學校」,學校是由大的漁船改裝,學童每天乘「水上校車」到「水上學校」上課,再乘「水上校車」回家。遊牧民族的草原學校也是移動式蒙古包。以上或許今日在台灣是「夢想」,但它確確實實早已存在世界各角落。

柬埔寨洞里湖區是東南亞最大淡水湖,但也兼負生產、生活與生態的功能。郭瓊瑩攝。

能不能讓學校成為巡迴車?

我想像,如果有一座移動學校,每週可以輪流到不同偏鄉部落、載學生到某個定點(可以是原來的某一迷你小學,當然也可以是其他地方),讓這所學校成為一部有趣的露營車,車上可以有電視螢幕、可以睡覺、也可以在車外野餐──當然,動手做午餐也可以是課程的一部份。

自然課就是認識在地鄉土樹種、野生動物與鳥類;社會課也可以去認識各部落聚落建築、聽耆老說故事;美術課美學課可以推動戶外寫生、紀錄山野溪河的變化與感覺,或學習祖先如何織布、染布、編竹、製陶;體育課就去登山、健行、走先人獵徑或學會如何狩獵、射箭;語文課也可交錯學習國語與母語……。這些排課與作息,可以與都會型學校完全不同。校長也要負責教學,每一個行政人員都可以是任課教師,複雜的行政事務,說不定能出現智慧電腦處理。這樣的一幅畫面,是否可能成為教育的新選擇呢?

學習前人智慧,牽罟活動只是再現生活文化資產之一環。王姵琪攝。

郊區的假日學校

隨著人口結構變遷以及年輕家庭的經濟需求,雙薪家庭已是必然現象。為此,儘管許多少於100人或50人的小學校要被整併,但也突顯了托育與托老的迫切需要。除了某些特殊私校之外,台灣的郊區學校也常有隔代教養、外籍配偶、單親家庭等狀況,要解決這些社會議題,不是學校本身就能做到,更需要財政、社會與教育政策上的多元支持。

根據國外研究,一個學校合理的經濟規模,應該要有300~400位學生。換言之,這在台灣偏鄉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但若更積極著想,有策略的「開源」是否可以幫助這些經營困難卻又有沉重社會責任的迷你小學?

例如今天台灣人喜愛戶外休閒運動,這些人數稀少的學校,在假日、寒暑假可否成為「假日學校」?這可以包括各種戶外休閒活動的訓練場──登山、攀岩、騎車、潛水、騎馬……,也可以成為露營地,就個別學校的地理區位因地制宜。如果能有一個第三平台(如基金會)協助策劃、進行相關教育訓練與空間活用,並合理收費、持續經營,也可以回饋給這些學校,幫助他們持續走下去。

例如:鼻頭國小絕佳的景觀,是假日登山健行者之最愛;坪林深坑國小可發展茶文化的體驗;野柳國小可發展潛水、獨木舟;士林溪山國小可發展溯溪教學;湖田湖山國小可發展樸門園藝與園藝治療;苗栗大河國小可發展浪漫台三線的客家文化體驗……。

鼻頭國小有絕佳海景,妥適規劃也可為假日露營地。郭瓊瑩攝。

其實這些區位偏遠、景緻特殊的小學都各自有特殊性,但往往也面臨裁併命運。政府在考量裁併的同時,尤其應該從宏觀的城鄉空間發展與社會質變思考,確保其資產之「公共性」以及其未來活化或複合經營的「社會性」。則「假日學校」不僅可以有合法身分,更得以有營運活水。

溪山國小重視學生參與式教學,其學校已成為溯溪訓練基地。郭瓊瑩攝。

都會的移動學校

每每看到基隆港的大型郵輪,我也會想起20多年前接待「海上學府號」專家參訪陽明山國家公園。當年海上學府號由航業鉅子董浩雲先生所創設,成為獨特的「海上大學」,雖然學費昂貴,但多數還是基金會支援圓夢的年輕學子。當然,這個海上學府是菁英中的菁英,也非人人可及,但其企圖心與宏觀視野,卻也有可借用的地方。

試想,如果有不同的載體作為學習場域,無論是大型郵輪、中小型船舶、遊艇,甚或是火車、大型巴士、中巴……,它可以環島或深入偏鄉、離島,以「學習」為宗旨,透過與移動景觀的接觸與即時動態學習,深化學習者的知識體驗與印象。作為今日多元學習的另類選擇,或許是不錯的「選修課程」!

當然,勢必有人反問:制度可行嗎?經費可行嗎?人力可行嗎?但想想1972年董浩雲先生購買「伊莉莎白皇后號」、花費1,200萬港幣改裝,雖不幸於完工前慘遭祝融,但他又於1973年再造一座新的「海上學府號」,迄今已完成110多次的環球航行,這份決心令人感佩。若能感染其初衷,今日不同載體的移動學校或許也有各種可能性,或許本文仍遙不可及,但面對教育,至少,讓我們勾勒出一幅可期待的變革吧!

瀏覽次數:182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文化大學景觀學系系主任郭瓊瑩,曾在內政部營建署國家公園組擔任技正八年,並長期擔任國家公園計劃委員,熟知國家公園發展,也是國內研究國家公園的著名學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