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台灣大學教經濟學原理廿餘年,經常對學生講一則有關鸚鵡的笑話:有一雜貨店老闆養了一隻機靈的鸚鵡,客人入門會叫「歡迎光臨」,客人離開會叫「謝謝光臨」。某客人甲造訪後再離開,鸚鵡以「歡迎光臨」、「謝謝光臨」招呼,甲覺得好玩,於是進進出出三次逗弄之,聽鸚鵡重複。甲最後一次進門,鸚鵡不再叫歡迎光臨,而是回過頭去向主人說:「老闆,有人在玩你的鳥」。

經濟學界也有一些書讀太少或書沒讀通的人,對於芝加哥學派「自由市場偉大」的觀點幾乎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迷信地步。他們對於外界詢問的任何當前經濟政策、經濟難題,標準答案都是:「尊重市場機能、尊重市場機能」。對於這些市場萬能拜物教的蠢蛋,學界嘲笑他們是「鸚鵡經濟學家」,譏諷他們只會如鸚鵡一般的回應。其實,這些經濟學者之不知變通比前引故事中的鸚鵡還差;他們永遠不知道回過頭去說「有人在玩你的鳥」。

在台灣,鸚鵡學派經濟學家常叫的句子不是「尊重市場機能」,而是「自由化、國際化」。從俞國華任行政院長迄今卅餘年,儘管我們加入WTO開放了絕大多數的市場,儘管我們的關稅多年來已大幅降低,儘管兩岸之間的貿易限制是與自由化國際化未必相關的、有待克服的政治課題,儘管區域貿易結盟的FTA簽署不是單純的國際化問題,但是鸚鵡學派似乎除了習慣的口號,其他什麼都不會。

前經建會主委陳添枝接受日前《天下雜誌》訪問對自由經濟示範區的發言,我認為比枱面上所有財經官員講得都清楚。台灣目前確實該推國際醫療產業,而為了消除國人對國際醫療可能會對醫療資源衝擊的疑慮,確實該有國際醫療示範區。但這是衛福部為醫療產業該做的事,與自由化國際化本身無關。台灣也確實該發展農產加值、認證、包裝,創造十四億華人的食品加工產業。但是同理,這是農委會該做的事,也需要示範以消外界疑慮;這也與自由化、國際化無關。把這些東西全部塞進一部自由經濟示範區法案,就模糊了原本的產業發展目的,當然也就模糊了示範「驅疑」的論述基礎,只剩下「自由化、國際化」的鸚鵡口號。

自由經濟示範區的法案之所以處處碰壁,就是因為一開始就在「自由化、國際化」的口號誤導下,包錯了包裹、走錯了方向。誠如陳添枝所述,經濟政策一定要有實質產業內容概念。我們不能迷信芝加哥學派那一套「自由化、國際化」的框架概念,以為框架好了內容就會自然出現。笨蛋!不會的。相反的,正因為鸚鵡學派不了解產業實質,所以無法有效辯護空泛的框架,而業務部會誤以為當前的問題在自由化國際化之不足,也鬆懈了應有的產業積極性。

鸚鵡學派傷害台灣經濟已如前述,他們害得別國產業都可以趁機「玩台灣經濟的鳥」,絕對是「害蟲」。可是,還沒有大人告訴我們,對應的啄木鳥在哪裡呢?還是,大人們還不知道鸚鵡是「害蟲」?

【編輯推薦延伸】

經濟有解 / 自由經濟示範區有效嗎?

蘇慧君:大學經濟學教育的困境 

辛翠玲:新數位經濟時代、民主制度與經濟價值 

photo credit:PoYang_博仰 (CC BY-ND 2.0)

瀏覽次數:21466

延伸閱讀

密西根大學經濟學博士,中研院院士,世界科學院院士。曾任中研院副院長、中經院董事長、行政院政務委員與國科會主委。龔自珍為其五代祖,執筆署名、非署名評論多年,從「解構黨國資本主義」、「教育鬆綁」、「基本人權」到「騎哈雷飆經濟」,是當代最入世的重筆學者之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