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邱劍英攝。

合宜住宅從弊案到劣質住宅的問題還在繼續延燒之際,我們的政府竟還如此白目的宣布,要在5至10年內興建2萬戶出售式「青年住宅」。我們在氣憤之餘更應該探究,到底是怎樣的心態讓政府做出如此荒唐離譜的政策?

民國100年底通過住宅法,其最核心的住宅政策就是「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但是,三年多來中央政府最強力放送的住宅方案,卻是已經被罵到毫無翻身機會的合宜住宅。合宜住宅是沒有任何法源依據的政策,卻在中央政府的政策重要性上,完全壓制住宅法所規定的社會住宅。政府不願依法行政,反樂於從事違法亂紀的政策,其中必然有鬼。

合宜住宅是民國99年由當時的行政院秘書長林中森(院長吳敦義)與營建署長葉世文(內政部長江宜樺)主導,決定採取標售土地方式公開招商。板橋浮洲合宜住宅的標案名稱叫做「新北市板橋浮洲合宜住宅招商投資興建計畫第一、二區土地標售案」;桃園合宜住宅標案名稱是更離譜的「機場捷運A7站合宜住宅招商投資興建(用地預標售)案」。是的,對政府而言,合宜住宅政策就是兩件面積分別高達6.6公頃(約2萬坪)與9.81公頃(約3萬坪),合計超過兩座大安森林公園的「土地標售案」。

依據「公有土地經營及處理原則」規定,500坪以上公有土地是不得標售的。但是在行政院主導做莊之下,兩處合宜住宅6塊基地政府共賣了約226億元,五家得標建商(日勝生、遠雄、皇翔、名軒、麗寶)估計可獲得200億元的無風險利潤(因為個案都秒殺)。而興建超過8千戶價格較低廉的住宅,成為許多渴望擁有住宅者的夢想與投資客覬覦的對象。因此,這項本質嚴重錯誤的合宜住宅政策,卻在政府刻意以居住正義的包裝下,成為看似多贏的利民政策。而且,在此過程中,政府只要負責簡單的公告招標動作,就可以獲得大談居住正義的政績。其中的狡詐程度,真的可以獲得諾貝爾獎。

其實,合宜住宅政策操作的手法,與不肖經營者透過五鬼搬運方式掏空企業資產如出一轍。一切的設計安排都是為了私利,而非為了企業的永續經營。

政府規定大面積公有土地不得出售,很重要的目的在於維繫政府資產的永續循環利用,特別是做為推動合理住宅政策的核心資源。我們的政府高層卻費盡心思去發明規避政策原則的手法,只想盡快變賣家產供任內揮霍,所以合宜住宅(以及地上權BOT)就成為符合政府極短期利益的聰明之舉。

透過招商交給建商執行更是精彩與可惡。過去的國宅政策至少還是政府主導興建,合宜住宅的做法則是讓得標建商可以毫無風險且輕易的獲取百億以上利潤。這種潛在龐大金額的官商交相賊遊戲,豈僅止於賄賂事件,而是掏空國家資產的具體行為。想想,執行一項應該無利可圖的公共福利政策,竟可創造百億以上利益,其中利益輸送的嚴重程度,直逼無政府狀態。顯然,這絕非玩一次兩次的遊戲,而是習慣且囂張到不知節制才會出現的結果。美河市、交九、大巨蛋…等等,不也都是相同的結構嗎!

其實合宜住宅最厲害的一招是強調協助無殼蝸牛購屋,便宜出售給民眾。這是藉由強化社會上原就存在的扭曲混淆觀念,來增強錯誤政策政正當性;也是聯合貪婪與私利來壓制合理與公益的惡劣手法。這種包裝著福利政策糖衣,卻從事掏空與利益勾結的政策,絕對是壞的極點的政客才做得出來。可恨的是,我們剛好有這樣的條件。

因為,支持合宜住宅的人不在少數,包含專家學者與官員。

終究我們社會上還是有些人對「有土斯有財」、「租不如買」與「交給市場執行」存在根深蒂固的刻板信仰,而某些官員的心中也對「便宜行事」與「逃避責任」懷抱認同。他們對「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充滿抗拒與疑慮,特別是認為若由政府主導興辦必然成為災難,因為那是真正的責任承擔,不是政客們會有的態度。因此,他們對於住宅政策應有的基本規格(一定數量的社會住宅),以及政府應盡的基本職責,絲毫不放在眼裡。我聽過一位資深總體經濟學者這樣說:「住宅政策不應該是福利政策,應該是市場事務。」也聽過一位前任直轄市長說:「居住正義很重要,但以不危及房地產市場為前提。」還聽過一位現任直轄市長說:「高層告訴我,出租住宅千萬不要碰,真的很難管。」

他們在意的是怎樣有效率的把公有資產換成錢,把這種變賣祖產的事美其名為資產活化;他們認為設計出可以讓建商樂於參與的條件才是重點,將強烈讓利來取代政府無能的做法,稱為獎勵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此外,他們還把政府協助民眾維繫基本居住權益的責任稱為錢坑,且不願相信行政部門可以做好住宅政策。其實,這些專家與官員們所想的,就是讓政府繼續無能好繼續掏空。

這是做官不是做事,這是政治不是經濟。但是,我們還有不少懂得做官的政治人物,不願好好規劃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該如何落實,還是整天肖想合宜住宅的美好,那種可以拿錢,做少少事,還能博得政績的美好。於是,在合宜住宅已經妖魔化的現在,我們的內政部將合宜住宅重新換包裝,再更改有效期限,告訴我們他預備推動只售不租的青年住宅。新包裝叫做轉售時由政府買回,有效期限改為未來5至10年,數量2萬戶。

實在不想說這個任期只剩一年的政府,怎還好意思提出長達十年的爛政策,本質上就是個空包彈。況且,政府買回機制內容如何也毫無規劃,更何況國人或投資客是那麼懂得如何藉由真出售但假出租、假贈與、假信託或假借貸等方式逃避管制,這些事情又有誰會去管!如果青年住宅政策只是個假議題也就罷,怕的是,在只剩的一年裡,政府又假藉青年住宅名義來賣地與掏空,簽一些合法但毫不合理的合約,讓下一屆執政者去擦屁股。這絕對是目前執政者的強項。

我相信青年住宅不會是最後的亂象,因為還有不少中央與地方政府官員,依然念念不忘合宜住宅的美好,而且心不甘情不願碎碎唸著社會住宅的困難與壓力。甚至,在民間興建的合宜住宅品質出現大問題之際,懷疑未來社會住宅品質可能更糟的聲音也將陸續浮上檯面。

荒唐的政府與官員就是會搞出離譜的政策,但是他們絕對會盡力包裝些福國利民的外衣,捏造些公平正義的口號。但只要仔細看一看用心想一想,就會發現這些政策的內涵只有私利與貪婪,屬於公益與責任的事務,則被各式各樣的藉口排除。我們唯一能期待的,就是已經宣示要大力推動只租不售社會住宅的縣市政府,請務必正正當當好好做,讓台灣重新燃起希望。

瀏覽次數:17890

延伸閱讀

政治大學地政系博士,德明財經科技大學不動產投資與經營學位學程副教授,住宅學會常務理事,OURs理事。認為地盡其利地利共享是國家政策的核心原則。目前最想推動的是不動產稅制改革、社會住宅與發展租屋市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