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州校園槍擊案後,許多人組織起來要求修訂現有的槍枝法案。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14歲的吉娜.孟塔多(Gina Montalto)是學校樂旗隊的成員,喜歡跳舞,有甜美的笑容跟藝術家的天份。「看著她總是讓人融化的笑臉,好像整個房間都會隨著發亮起來,她的幽默讓每位遇見的人都想成為朋友。」,爸媽如此描述吉娜。

「我知道現在的她一定帶著總不離手的畫冊,忙著設計出下個最美的潮流,」她的姑姑說,「不管是在天堂的哪一個角落。」

吉娜.孟塔多,是佛州道格拉斯中學槍擊案的17名受害者之一。隔週末全美各地的樂旗隊巡迴賽,許多參賽學生自願配帶黑色臂環,懷念失去生命的夥伴,我們家女兒擔任隊長的學校也不例外。

人們用各種方式懷念離去的靈魂,像是當邁阿密熱火隊韋德得知過世的17歲學生賈奎.奧利佛(Joaquin Oliver)是自己的忠實粉絲,不但為他特製一件球衣與球鞋,更誓言不會讓他平白犧牲。韋德媽媽在悲劇發生後主動跟奧利佛家族連絡,在他們家裡待了兩三個鐘頭,兩位母親在眼淚間,分享擁抱、傷痛,與回憶。

光是仔細閱讀這些年輕孩子的故事,就已經是非常艱苦的經歷,而那些送孩子上學,竟是見他們最後一面家長心裡的巨大悲傷,更是任何父母不願想像的。對我們這些理應是社會中堅的世代來說,美國的槍枝氾濫是無解的問題,許多人認為2012年的珊蒂虎克小學槍擊案已經是絕望的分水嶺。

那個清晨,在康乃狄克州的珊蒂虎克,總共有20位6歲到7歲的小朋友在學校被患精神病的兇手持槍一個一個殺害,雖然引起極大的震盪,卻沒有因此促成任何槍枝管制的政策。當一個社會連20個小學新生被槍殺都不能做出改變的時候,再也沒有任何人、任何事情能夠逆轉這一切了。

然而,許多年輕學生卻並不如此認為。全美各地的學生選擇在3月14日早上10點走出學校罷課17分鐘,紀念道格拉斯中學17位受害者。3月24日在首都華盛頓將舉辦大規模遊行,由道格拉斯中學的學生代表率領,向霸持參眾兩院的保守勢力抗議。儘管擁槍自由有美國立國的重要憲政意義,當今顯然過度寬鬆、缺乏背景管制的購槍資格,的確存在重新檢討的必要。

寫稿此時,芝加哥名校西北大學剛解除因槍擊線報而全校封閉的警訊,沒多久前才在推特上看到認識學生家長著急的貼文,知道結果是謊報,著實替他鬆了一口氣。在佛州槍擊案後,警方再也不敢輕忽任何情報,一有風吹草動立刻與學校連線,雖然可能稍微加強原本脆弱的防線,如此疲於奔命的出勤絕非長久之計。

當下的各級美國學校,從幼稚園學童就要開始經歷遭遇槍擊的演習,讀到一位媽媽說家裡剛上學的小朋友不願再穿會發亮的螢光鞋到學校,「因為躲在衣櫃會被壞人發現」,如此對話真的讓人覺得心酸。

上週五我在舊金山,收到4,500公里外女兒傳給全家的簡訊──

我們學校被封閉,有槍擊警告。現在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很多持槍警察在門外。

儘管可能是孩子最後一封簡訊,我們心裡都很著急,卻沒有任何幫得上忙的地方。擔心太多簡訊會造成危險,全家都只能簡短回信,告訴女兒我們有多愛她。

一個小時後警報解除,警方查證確認是一樁謊報。

事情就是這樣,我們這些愚蠢的世代連保護自己孩子都做不到,造成當下荒謬的日常,難怪學生們要挺身而出,吶喊自己已經受夠,需要做出改變了。

說真的,IT'S #ENOUGH.

瀏覽次數:7318

延伸閱讀

方祖涵,Purdue大學企管碩士,專長於統計、財務、趨勢預測和市場分析,現在是行銷公司分析部門資深暨行政副總裁。20歲開始在中時人間副刊寫運動文學專欄,幾年前起在幾家報紙與雜誌負責定期的論壇專欄。2015年出版《關於運動,我想的其實是......》,同時在Bravo FM91.3頻道,主持每周四晚上10點「方祖涵的運動筆記」,節目於2016及2017年皆榮獲廣播金鐘獎提名,並在2017年獲頒最佳教育文化類節目獎。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