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王竹君攝。

剛剛過去的西洋情人節當天,《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發出一條微博。像往常一樣,再度引起外界議論,這條微博當天就吸引了絕大多數是負面的近2000條評論。他是這樣寫的:

@胡錫進:中國還是應多放開言路,鼓勵、寬容建設性批評,對非建設性批評也應有一定承受力。言路寬鬆會導致一些問題,但它帶來的好處更多些。新中國的歷史證明,言路寬鬆與社會活力的關係密不可分,而對於它導致的問題,國家的應對能力是寬裕的。希望政府各部門、各級和各地官員都能為實現言路更寬做出自己貢獻。2月14日 19:47 來自 iPhone 6 Plus

如果遮掉胡錫進的名字,光看這條微博內容,應該不會引起太多人的負評,甚至應該會得到不少人的認同。但大陸網民的眼睛「雪亮」,紛紛留言挖苦:

「也能講人話,少見!」
「胡編今天吃對藥了?」
「胡編妄議中央」
「春節過的,大了一歲懂事了?!」
「胡編的號被盜了???」

大陸網友的「以人廢言」,可以理解。2005年起擔任《環球時報》總編輯,2009年4月後又創辦並兼任《環球時報》英文版總編輯的胡錫進,不能不說是中國新聞業的一個「奇葩」。作為中共中央黨報《人民日報》旗下的一份市場化子報,《環球時報》在商業上是成功的,日銷150萬份,極盛時期甚至更多達200萬份。它的基調是販賣國族主義,經常在涉及日本、釣魚台和南海問題時展現比官方更強硬的立場,在國際事務上不惜和美國叫陣,對台灣議題也採取鷹派姿態,用字通俗淺白,但態度傲慢輕佻。

有趣的是,這份報紙在眾多中國大陸報紙裡,貌似「自主性」較高,經常有唐突出格的言論,也獨享較大的「新聞自由」的尺度,很多在中國大陸報紙上提都不能提的「敏感」新聞,大多還是可以在《環球時報》看得到。當然,這些「敏感」新聞雖然能夠在《環球時報》上看到,相關細節和前因後果往往被刻意剪裁,而是被有目的操作並套用在該報的特殊框架裡重新詮釋。例如,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該報中文版和英文版連發多篇社論,硬是貶低劉曉波,認為不能拿他和曼德拉相提並論。

《環球時報》的報導和評論風格,「言詭而辯」大概是最貼切的形容,也就是你說東,他就扯西,而且硬是把白的講成黑的。它也經常說一些《人民日報》有時不方便說,甚至是不好意思說的話,往往成為中國境內和海外媒體注目的焦點。

比方說,這份報紙不會否認中國人權問題還有進步空間,但會用它的特殊邏輯辯稱:每個國家的人權問題都有進步空間,而且經常對中國人權問題說三道四的美國本身也好不到哪裡去;轉而要求美國先照照鏡子,改善自身的人權狀況,別老是站在一副指導者的高位上指責中國。

這幾年,胡錫進自己先後寫了兩本書,一本是《複雜中國》,另一本是《大國不易》,幾乎構成了《環球時報》看待中國自身問題的基本視角:中國的各種問題很「複雜」,需要時間和耐性,不能冀望簡單解決方式,尤其不能照搬所謂先進國家的辦法;中國自有自己的智慧和方式,況且中國崛起的事實已相當程度證明了「中國模式」的優越性。另一本《大國不易》也是一樣,在習近平喊出中國大陸經濟增長減緩已成「新常態」之後,胡錫進也呼應了這個理路,並要人們體諒治理大國的艱難,最後再回到中國的發展前途還是得靠共產黨領導,尤其是擁護「習核心」的基調上。附帶說一句,這和央視新年獻詞《大國不易 篤行不移》的用語完全一樣,真不知到底是誰抄誰的?

類似這些似是而非的新聞報導和評論觀點,一方面放大國外負面新聞的嚴重性,另一方面放大中國的正面新聞的積極意義,並且選擇性報導中國負面新聞、但卻總是套用黨國官方立場硬拗的慣技,讓頭腦清楚的人極為痛惡。例如,在《祖國的陌生人》一書裡,中國大陸公共知識份子許知遠曾經這樣批評:「閱讀《環球時報》的經歷是沮喪的。...... 不管是中國人依靠這份報紙來瞭解世界,還是一個外來觀察者通過他來瞭解中國人的世界觀,其傷害都是驚人的。」

這份全中國大陸報攤上都買得到的怪異報紙,背後的靈魂人物也就是總編輯胡錫進也是個「奇葩」。他在網路上十分活躍,臉皮厚如犀牛皮,經常以一夫當關之勢面對廣大網民的吐嘈。2011年2月開設微博帳號的胡錫進,至今微博帳號擁有435萬粉絲,經常語出驚人,並不時與他眼中那些不滿中國大陸現狀的「自由派」人士商榷。面對經常來自四面八方的言語攻擊,他倒是還不曾關閉微博帳號或是關閉評論功能,不像臉皮較薄的方濱興和余秋雨那麼不經罵呢。

2013年元月份起,中國大陸互聯網上開始流傳一份「中國百名人渣排行榜(簡稱「人渣榜」)」,至今已連續4年發佈排行榜。除非人選特別「優秀」,這份「人渣榜」據說原則上不重複進榜,胡錫進卻是其中少數連續多年都上榜的人物,甚至排名還不斷「進步」,在近兩年最新公佈的「人渣榜」上,胡某都穩居第2名!

沒想到,這麼招人恨的胡錫進,一份向來獨享新聞和言論特權的黨媒市場報的總編輯,現在竟然也開始給官方提建議,呼籲廣開言路,可見中國大陸當下的新聞和言論空間已經壓縮到了什麼程度!

不過,言論自由是爭取來的,不是靠黨國恩賜的。如果對新聞和言論自由有真誠的信念,胡總編輯與其在微博上碎碎念,不如善用手上的《環球時報》,多發幾篇抨擊中國新聞與言論審查、要求開放「報禁」的社論吧!當然,這對胡錫進和他的報紙來說,大概都是「不可能的任務」。

瀏覽次數:3288

延伸閱讀

羅世宏,倫敦政經學院媒體傳播博士,現任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長期關注中國社會轉型與傳媒文化議題。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