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羅世宏教授在「獨立評論」的〈國際空間受限的台灣,何不把「外交」工作做到對岸去?〉(以下簡稱羅文),對目前台灣極度困窘的外交處境和兩岸關係,提供了兼具開創性意義和務實價值的重要提議。

台灣所剩無幾的邦交國,在中共政權的刻意操作下繼續減少,這固然是民進黨再度執政後兩岸關係惡化的結果,同時亦如羅文提醒,它也是中共以國族主義情緒,轉移中國人民對國內各種社會問題和國際經濟壓力之抱怨的手段。

面對剩下那些對台灣處境沒有幫助又難以維繫的邦交國,執政的民進黨表面力持鎮定,但恐怕焦慮不已又束手無策;在野的國民黨或藍營輿論,則批評民進黨的台獨主張,只會造成接下來更多的被斷交。

我認為,台灣既有的兩黨政治、尤其在某個年齡或世代之前的人,對於兩岸關係或外交政策,仍囿於一種「冷戰思惟」或冷戰記憶,無法自拔。這種冷戰思惟表現在兩岸或外交問題上,乃是將自己閉鎖在一種「大國妄想症」中:明明中華民國作為一個小國已經70年了,但許多人總無法忘情於它曾經是聯合國安理會成員、曾經統治著整個中國、曾經要反攻大陸、或者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這種小國的「大國妄想症」,同時作用在藍綠兩黨:民進黨受急獨勢力挾持,似乎從未想過試圖影響或變化中國,只想與它切割所有關係;然而綠營分別提出兩國論、一邊一國、建立台灣國等主張,同時以擴充軍備預算、向美國買武器/保護費的作為,仍是想像台灣可以成為一個跟中國硬幹的國家(當然,其中大約有不少如政治評論人黃年稱之為「嘴砲台獨」的人,心裡清楚那並不可行,可仍舊在嘴皮子上鼓動著反中仇中獨立建國的集體情緒,以遂行自己的妄想)。

認清小國現實,別再繼續作從屬者

一位文化界友人在近日與我的通信裡聊到兩岸處境,他說:

現實中的政治與經濟角力,說白了,就是實力原則,這完全不可能靠著講所謂的『道理』就可以解決的。台灣的現實處境與實力,無論站在統、獨立場的任何一邊,都難逃只能作為大國『從屬者』的命運。

在國際政治現實下,我們與其在台灣內部繼續內鬥與內耗下去,不如換位思考,嚴肅、客觀的想,什麼才是對台灣最有利的策略。我個人覺得廣義的文化與藝術,是台灣最可以發揮的空間……台灣的特殊處境與位置,其實給了我們很好的條件去生產廣義的文化與藝術,而這種無形的影響力,常常比現實政治與經濟更有『力量』,更能建立自己獨特的位置。這比去爭注定只能作『從屬者』的統、獨政治,更有意義。

有人可能覺得文化藝術緩不濟急,但這恰好是不了解或不懂得評估(廣義的)文化作為國力的強大作用。羅世宏在文章裡的許多具視野和想像力的提議,正是以文化出擊的有效務實作法,否則我們無從擺脫統獨內耗繼續讓台灣成為「從屬者」、永遠建立不起主體性的處境。

促統者或假統派忙不迭的跑到對岸,和中共領導人握手,甚至退休將領畢恭畢敬到北京聆聽習近平講話,這是統派只談一中不敢「各表」(甚至主張「同表」)的「從屬者」的卑躬屈膝、自我繳械。而憨膽台獨或嘴砲台獨,只能冀望依附在美國的協助或託管之下以「獨立」,同樣只是矛盾苟且,自甘為從屬者。

「不反中即不道德」:被綁架的意識形態

台灣是小國家,在強國的夾縫中求存,需要有智慧、靈活、務實的國際與兩岸策略。藍綠長期以來只為選票的假統獨嘴砲內耗戰,只證明了兩黨的無能乃一丘之貉,且綠營青出於藍。國民黨對於一個不斷變化、自求進步的台灣社會的無感與無能,無需多談;民進黨在面對兩岸問題上的顢頇無能,尤其是在2016年完全執政之後,只有滑稽搞笑到令人悲涼。柯文哲一句口惠的「兩岸一家親」,可以讓民進黨群情激憤,對柯進行切割、攻訐、抹黑。柯文哲的選情未受影響,民氣更旺,年輕族群的支持率不降反升,而民進黨為了在一個虛假口號下保住面子,弄得選情陷入泥沼、自困愁城。

這就是今日執政黨的出息!它在鞏固台灣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的工作上,除了不斷培養一個蒙眼自閉的台灣,將中國人、中國、中共全部等同起來一體切割、憎惡、仇視之外,沒有其他招式。當台灣的年輕世代,或被當前走投無路的經濟困境逼得頻往對岸求學、發展、就業(且人數加速度成長),或以新世代的國際眼界和優異能力、在被中共阻擋的國際場合外替台灣爭取實質形象時,民進黨似乎視而不見,反應遲鈍。它只想著下一場選舉,然後被一撮急獨勢力「道德」綁架――不反中即不道德,把自己變成空洞口號與意識型態的囚徒,繼續浪費著台灣社會累積出來的各種資源與優勢,完全喪失想像和行動的能力,從而自私的拖垮了台灣。

台灣需要務實的、有策略的政治作為和兩岸政策。賴清德院長稱自己為「務實的台獨工作者」,務實很好,但果真如此嗎?他希望中國對待台灣「應該像太陽一樣溫暖」,這樣的言詞如果不是過度無知,就是他仍自認這樣的語言有助於選票。期待中國像太陽般溫暖地接受一個「務實台獨工作者」,是與虎謀皮,痴人說夢。賴清德、民進黨或各式台獨工作者,為什麼不能換個腦袋,讓台灣成為普照中國民心的溫暖的太陽,並映照出中共只能是兩岸人民的北風呢?

回到羅世宏的睿見。「把外交做到對岸去」,絕對是一個台灣翻轉國際劣勢和兩岸不對等關係的具開創性、又非常務實的戰略。中共近年來對台灣以軍事、經濟、外交愈加收緊的高壓脅迫,和例如「31條惠台政策」的軟硬兩手策略,讓台灣政府無計可施,似乎只能坐以待斃;羅文提議的具體戰略和戰術,因為有長期觀察的實證依據,確實是面對兩岸角力轉被動和無奈為主動進擊的有效方案,且同時可以大動國際視聽與支持。生怕我們國家領導人至今沒能弄清楚,兩岸關係裡台灣的優勢與利基為何,遂依我個人的經驗與觀察,補充說明羅文的幾項具體提議。

珍惜良善情感,別只會拿人出氣

首先,羅文建議政府應該立刻解決陸生納保、陸生畢業後短期留台就業,與陸配取得公民身份後在社會的平等待遇。其實,僅是陸生與陸配長期被歧視性對待一端,已充分反映了台灣政府與民間、尤其民進黨的小器格局:在台灣受到中國打壓之後,只有本事拿歧視陸生與陸配出氣。即使短暫來台灣旅遊的陸客,都立刻對台灣社會的秩序、良善與人民素質留下深刻印象,遑論在台灣待上兩三年或更久的陸生。中國大陸青年來台念學位,對他們返回中國沒有什麼好處,只可能是負面資歷;而他們還是願意來台就學的原因無他──他們真的喜歡或嚮往台灣社會,或者實在被中國社會對言論的強控制悶得透不過氣。

台灣自開放中國交換生與學位生的交流以來,這些年我教過許多陸生,有些畢業回國後仍保持聯繫,成了好友。不少碩士學位生的資質能力,兩年畢業乃輕而易舉,但他們之中有些人「好整以暇」不急著完成學位,常拖到第三年、甚至四年修業的最後期限,只因為他們不捨得離開台灣,也害怕得重新面對難以再適應的中國社會。我相信這是許多帶過陸生的大學老師的共通經驗。

這些陸生都是中國未來的社會菁英,他們帶著對台灣的深層情感與認識回到中國,十幾二十年後站在中國有影響力的政經社會或學術文化位置上,還會跟今日那些八路軍或老革命後代的中國統治者的思惟一樣嗎?但台灣政府是怎麼對待這些陸生,和已是台灣媳婦或女婿的陸配呢?

我們的政府不但不懂得借重這些愛台的、可以和平轉移中國社會的「潛力股」,反而祭出各種歧視與刁難政策,讓他們對台灣的感情難以為繼。姑不論台灣政府完全缺乏基本人權與人道的不堪,從兩岸政治策略上來看,這種作為只能以極度愚蠢來形容。

有配套的開放交流,可能獲得正面效果

羅文繼續提議,應該開放陸生畢業後的短期留台就業,以及中國人民合法移民台灣的管道。這些當然需要有配套或階段性的數量等管制,但這個提議卻是可以有效回擊中國對我外交打壓和惠台政策的良方。許多我認識的陸生,都渴望畢業後能留在台灣工作,繼續發展他們在傳播或藝術創作上的專業志趣,因為他們知道一旦回到中國,這些專業志趣的自我實踐就不必再想了。

同時,多年來好些位我的中國好友,從大學教授、媒體記者到藝術家,認真的跟我表示,希望能取得中華民國的護照以移居台灣,若可,他們非常願意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護照。我們試著想像這個明日情境:台灣被中國掐掉了所有剩下的邦交國,但是中國公民排隊等著申請台灣護照!準備放棄一本擁有各國邦交但簽證麻煩的中國護照,搶著申請一本沒有邦交國、但全世界大部分國家給予免簽證的台灣護照,這會是哪一邊的外交勝利與國民光榮呢?

對於善用台灣言論自由的優勢,與台灣醫療服務的品質,主動爭取中國思想獨立文化人的發言空間,和一般人民對台灣政府與民間的好感,也是羅世宏在文章裡極有洞見的提議。其實許多流亡海外的中國作家或紀錄片導演,已經先後在台灣出版他們的作品了;以實質鼓勵辦法積極協助中國國內的作家、藝術家、獨立電影導演、音樂人等等在台進行廣泛的出版或展覽,作為對中國的文化進擊工作,在兩岸政治宣傳的成效上,立即可見。

羅文提議的醫療人權措施,更是靈活有效的策略,也是台灣人道主義輸出的極好方法。古巴與美國的國力也極為懸殊,且美國長期打壓古巴,但是古巴的醫療服務進步且免費,麥可.摩爾就在《健保真要命》(Sicko)紀錄片裡,帶著幾位繳不起高額保費的美國人前往哈瓦納就醫,讓長期被洗腦後對古巴有偏見的美國人開了眼界,對古巴醫療與社福政策的進步大為敬佩、自慚形穢。這些也都是台灣既有的社會資產,施行起來並不特別花錢,只是需要在政策上靈活機動、有想像力。而執政黨有這個能力嗎?

也許有。但是恐怕受急獨控制的民進黨政府,自我箝制了一切想像與行動的可能,使它最後恐怕只剩下無能。我要不客氣的指出,「無能」未必真的沒有想像或行動的能力,而是一種心理根深恐懼的結果──害怕對手太過強大鴨霸,於是只能緊閉門窗,躲在房間角落咒罵和仇恨對方以壯膽、降低恐懼感。然而,以高壓手段監控、監禁自己人民的極權中共並不真正可怕,權力無限大的獨夫自己,才是真正內心有巨大恐懼的人。除非我們看到中國的強大軍備與高樓大廈,心理上即先矮了半截,否則台灣人的心理可以比中共強大、健康、自信的多。

別讓台灣的靈活資源白白浪費

羅文清楚指出,中國人不全都是五毛黨或五毛發動的網路酸民;個人隨機取樣的經驗也告訴我,中國的有識之士與期待中國變化的人多的是。台灣可以是那個捲動變化的發動機。可我們若一直活在急獨勢力培育的嘴砲、退閉、恐懼、無知的集體心理狀態,不知彼也不知己,是無限浪費了台灣人靈活資質的懦弱無能的表現。

台灣人真的沒有能力以小搏大?台灣年輕世代超越性的能力和眼界,這些不知今夕何年的政界阿杯們早已搞不清楚。如果藍綠政黨只會比賽無能,無法改變自身以改善台灣處境,那麼就把他們通通掃進歷史文物館,使新的務實政治能夠昂頭闊步出發,讓台灣的主體性,得以有策略、有尊嚴的壯大。

瀏覽次數:1177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文化評論者,政大傳播學院教授,不用臉書或其他社媒。失掉很多資訊也省下不少時間,可以看電影、聽音樂、散步、或泡小酒館。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