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不大確定《信任革命》僅僅是一本解析時代經濟趨勢的書,不過,如果你半世紀之後再回頭探查歷史,肯定會發現這是一本十足簡潔、有趣、生動、深入,而且充滿了人情味的,告訴你網路文化對經濟真正貢獻的書。

「經濟」(economics)兩字最早來自希臘字「okinomia」,單純指「理家」,凡關係到家族幸福的一切資源配置,都在其管理之列。那是個自顧自的世界,家族是一切,從「家族」到「民族」甚至「國家」的意識成長,又花上一兩千年,文明人終於承認國家政策對於家族榮枯有關鍵影響。因此,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economics」常概稱為「政治經濟學」,當時仍具有漢學修養的日本知識份子把它譯為「經濟」,意指「經世濟民」,後來清代中國又據為己用。

但越到當代,「經濟」離國家越來越遠,經濟學上慣常以「household」的一家一戶,做為經濟數理的基本計算單位,已越來越不足以說明經濟現象。21世紀初,因為電腦網路的快速擴展,個別的「網民」──換句話說,你和你的電腦(或手機)──已成了創造國家財富的重大起點之一。《信任革命》的作者瑞秋波茲曼(Rachel Botsman),一位出身英國牛津大學的年輕學者,就是要告訴你:新興的經濟型態已經改變了傳統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模式,不然這許多非傳統交易,根本無從完成。

所以,原書名「你能信任誰:科技如何使我們聚合?又為何使我們各自離散?」(Who can you trust:How Technology Brought Us Together-and Why It Could Drive Us Apart?)的著作,中譯本被編輯人改為《信任革命:信任的轉移與科技所扮演的角色》(林添貴譯,遠流,2018)並無不當。只是新的信任模式到底可以帶領文明走多遠,仍是得看人心願意走多遠。

經濟如此,恐怕和信任革命最有關聯的政治亦然。

瑞秋波茲曼在Ted演講共享經濟。點選右下方塊對話框可選擇字幕。

你為何、如何產生信任?

我有個好朋友痔瘡多年,執意不肯去動切除手術,說是網路上流傳該手術雖不危險,術後卻疼痛萬分,且持續甚久。最近他經由一位摯友的介紹,給一位華裔的醫師做紅外線微手術,並告訴我,這位摯友的好幾位摯友,都是由同一位醫師看好的。

我心想,多麼傳統的信任模式,一傳一的好口碑帶來好生意。而最需注意是的是,因為他不是獨派,如果是的話,恐怕還必須是一位台裔的華人醫師才行。

術後不久他又告訴我,醫師說暫時不宜走太多路,他試過確實不行,下次出門辦事一定要叫優步(Uber)才行。我才讀過《信任革命》,不覺莞爾,因為書中寫著,現在大家信任優步,其實我們根本不知道這些駕駛是誰?他開的車究竟車況如何?書中還寫到優步曾有個瘋狂司機達爾頓,在一天中載完客人後去殺幾個人,然後再去載客,完畢後又去殺人。過程中,司機的未婚妻雖曾把該人的照片及開什麼車子貼上臉書,提醒網民注意這位老兄,也有顧客對他生疑中途下車舉報優步總部處理,卻根本沒有人把它當一回事。

我試著想一下,那好友在三項行為中的「信任」依據。他不去動痔瘡手術,是因為看到youtube上一個影片;而決定去做手術,是因為他信任好友的介紹;可是當他需要車輛代步時,又選擇最新潮的優步。一個解釋是,他害怕動手術,youtube影片只是個方便的藉口;人的肛門只有一個,且無法移植,痔瘡手術當然要找親身體驗過的人,方能確定不會出問題;至於優步,既然要貪圖價廉方便,哪裡可能逐一過濾司機背景,更何況,瘋狂司機比例很少,誰會那麼倒楣真碰上了?

可是或許還有另一個解釋,就是他的年齡層。60歲的人介於新舊之間,因此左右他決定的,包括多種信任的途徑,傳統的、現代的都有。

信任模式也見於選舉行為。例如藍或綠的忠心選民,基於過去的經驗與認同,完全不會被各種媒介所惑,比較會相信同好者之間的口耳相傳。但也有所謂中間選民,其接觸的媒體,往往會決定他們的投票衝動。我說的「衝動」,經濟學上稱之「誘因」,至少是表面上看得到的誘因,例如「這個人是賣菜出身的,會比較替農民著想。」或是「這個人既然放棄醫生的高薪,一定是有他的理想。」或是「這個人出自富豪之家,比較不會貪污。」或是「這個人都敢和綁匪面對面交涉了,一定是智勇雙全的人。」等等。

實際上,我們大多數人只是「瞎投」罷了,各種媒體不告訴你,或不可能告訴你的關於候選人的真相,太多太多了。網路上固然看得到一些候選人的訪問談話、演講記錄等,但選舉畢竟不像是網路上購物那樣單純,你看到照片及產品介紹,再掂掂價錢,按下去就沒錯了。選舉是千千萬萬人的協同行為,即使選錯了也無人須負責,不會有那麼多人真的認為自己手中握有「神聖的一票」,非要先弄清楚候選人究竟是何方神聖,才蓋給他。事實上那些去參與政見發表會、要親睹候選人本尊或聽聽他講幾句的、或守在電視機旁邊看候選人辯論的,都算是比較認真的公民,難能可貴了。因此政治學上常有此一譏,說是「選民只有在投票一剎那是自由的」,投完票,就等著那些政客來奴役你了。

如果選舉算是一種決定誰替你做政治服務的行為,投票人經常會發現自己信錯了人,對政治的「消費」血本無歸。這應是網路信任機制極待開發的新領域。

遠流出版的《信任革命》。

那麼,你到底可以信任誰?

波茲曼寫的《信任革命》解析,當人們消費的信任模式因為網路便利性有了大移轉,變得願意相信素昧平生的人時,很多新的消費就產生了。她引用高德文(Tom Goodwin)在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優步,全世界最大的計程車公司,卻不擁有汽車。臉書,全世界最受歡迎的媒體東主,卻不製作內容。阿里巴巴,身價最高的零售商,卻沒有庫存。Airbnb,世界最大的住宿提供人,卻沒有不動產。某些有趣的事正在演進。」

《信任革命》正是以上述三者的成立及壯大,來說明人類的消費模式如何及為何轉移,從傳統不斷製造新產品的資本主義經濟,成為一種閒置資源重新配置的「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ics)或「協同經濟」(Collaborative Economics,亦譯合作經濟)。當然,或許有人會認為馬雲的阿里巴巴不算,因為有了它,生產者更源源不絕的製造新產品,但是他的起心立意,確實也是為了幫忙生產者解決閒置庫存的大頭痛。

在《信任革命》之前,波茲曼寫的《我的就是你的:協同消費的興起》(What's Mine Is Yours: The Rise of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偏重於介紹閒置資源再利用的網路互信行為,有的是交換物件,有的是租賃等等。物盡其用其實是個老概念了,車庫大拍賣及救世軍廉價商店的存在,都是典型例子。現在由於網路發達,加上運輸業、旅行業昌盛,條件俱足之下,原來規模甚小的共享經濟或協同經濟,開始創造前所未有的巨大新消費。

共享經濟不僅是指電子商務。記得前幾年為烏干達、肯亞光腳孩童募集舊球鞋的義舉嗎?數十萬雙舊球鞋使他們免於被沙蚤叮咬而致命。慈善事業無需組織龐大的NGO,任何像發起該募捐的個人,如果能夠善用網路策略,都可以使愛心爆發。勸募,從來就是共享經濟最原始的型態之一。

共享經濟還包括知識及各種人類活動經驗的分享,例如維基百科全書及youtube,提供的是免費且全面的共享,這是網路初興時大家始料未及的發展。

雖然就網路文化論述而言,《信任革命》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新意,不過由於作者對於共享經濟的從無到有,其轉折與精進,寫得特別詳細和精采,不禁說服我們,透過網路上各式信任機制的開發,真的可以改變世界。

【深度觀點不漏接!點我訂閱獨立評論每週精選電子報】

瀏覽次數:998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畢業於文化大學法律系財經組。多年來主業為期刊編輯工作,曾擔任《台灣新文化》、《日本文摘》、《牛頓科學》、《人本教育札記》等月刊及《重現台灣史分冊百科》總編輯,《新台灣》週刊編輯顧問等。著有《終生的反對者》、《人類沙文主義者》、《男人女人懂不懂:後性別時代的情欲觀察》等書,整理有《小驢:凱歌堂講臺.周聯華牧師講道集》、《蘇建和案21年生死簿:蘇友辰律師口述歷史》,譯有《漢娜鄂蘭傳》、《李仙得:南台灣踏查手記》。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